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六百零一章 我给你一个承诺

忽必烈惊道:“这就是那把崖山神剑!”

他当然知道真相,无论是从亚当斯口中还是从阿术的汇报中,他都得知了崖山的真相。

不得不说,原本不怎么相信神明存在,只相信手中刀的他,已经严重动摇了自己的信仰。

宋人到了绝境,崖山天降神剑,致使绝地反击,这不是天命是什么?

忽必烈之所以还没有公开否定或承认这把剑,乃是因为宋人的态度非常古怪,竟没有趁势反推,反而隐藏了神剑,说是什么海啸所致。

他对那神剑又忌惮又渴望,如今得知这把剑就在亚当斯手上,惊得要跳起来。这就说得通了,宋人神剑被夺了,自然不敢说有什么神剑,否则岂不是天命被夺?神器更易?

忽必烈稳住屁股道:“你要拿此剑威胁于我?”

亚当斯摇头道:“要威胁我早说了,何必跟你废话了两个月?”

“那你是要帮我了?”忽必烈说道。

“也不是……”

忽必烈奇了怪了,既不是帮他,也不是帮宋,难道真的是为了故事里的事?

而且看亚当斯的态度,似乎不管他这个大汗支不支持,他们都要干。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忽必烈说道。

“我的意思,这两个月表达的非常明白了,只是你不愿意相信而已。”亚当斯说道。

说着,一直在微微颤抖的黑铁开始一层层剥开,显露出一把神彩曦曦的剑,把昏暗的房间照得通明。

原来他用贝斯特金属做鞘,因为鞘也是剑形,所以黑铁一直在抖。

不过抖归抖,在神剑擅长的特性上,贝斯特金属给面子而已,想震断贝斯特金属是不可能的。

而且贝斯特剑鞘也是藏不住神剑锋芒的,包裹的时候,剑意等气势依旧会笼罩四周,包裹的越严实,它反倒更来劲。

还必须有人持有,它才不会太过暴走,只隔着贝斯特金属,在外面显露少许的威势。

所以亚当斯从头到尾都握着它,剑鞘直接连手带剑地裹着。

此刻剑鞘剥开,神剑的威风一下子就把忽必烈镇住了。

无论他之前相不相信,在见到神剑的这一刻,都会相信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强的剑了。

忽必烈内心涌现出贪婪,可他却丝毫不敢轻举妄动,震惊地站起来后,就呆立在那。

只因这一刻,他感觉在这把剑面前,任他什么人间帝皇,世界征服者,四海的霸主,都是一剑就死。

“世界上怎会有如此神剑……”忽必烈不甘地想着,这把剑若是他的,世界上再也不会有谁敢反抗他。

可惜现在却是他,不敢反抗亚当斯。

“休要伤大汗!”旁边的太监抖若筛糠,还是鼓起勇气地喊道,并舍身站在了忽必烈身前。

人不怕死,岂能以死惧之,这太监也不知道是忠心至极,还是知道此刻没有动作,事后忽必烈也会杀他。

总之是他克服了神剑的威压,站了出来。

“如果我不支持你,你会杀了我?”忽必烈心中惊惧,却强自镇定道。

亚当斯笑道:“不用紧张,我们怎么说也是认识两个月了,大汗,我给你一个承诺吧。”

忽必烈冷汗直流道:“什么承诺?”

亚当斯看着他道:“我向你承诺,永远不会用这把剑杀人……永远!甚至也永远不允许其他人用这把剑杀人!”

忽必烈浑身一震,突然有点感动。

因为他现在完全不敢动,亚当斯明明可以威胁他,却偏偏要给他这样的承诺,不管这承诺有没有用,至少这么说就意味着亚当斯没想伤害他。

亚当斯并没有给予他太大的压力,提着剑走出了紫阁。

“此剑在宋,则宋霸天下,此剑在元,则元霸世界。它的存在,足以引起无休止的血雨腥风,你觉得呢?大汗?”亚当斯说道。

忽必烈心说这不废话,此剑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弱宋得之,可以掀翻如日中天的大元。这东西在敌人手中,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亚当斯说道:“这何尝不是第一种灾难呢?先不说拿到它的人会造成怎样的动乱,光是真正意义上‘得之可得天下’这一点,便足以让所有人都活在这把神剑的阴影下,持有者无法信任任何人,而任何人都有可能要想方设法地得到它。”

“大汗,倘若这把剑随机存在于这世界的某一处,你会不会宁愿它从不存在呢?”

忽必烈笑了一下,说道:“此剑不能为我所控,那还是不要存在的好。”

除非是自己拿着,否则绝大多数人还是希望世界上没有这种神剑的,因为太打破平衡了,得到它可以胜过人的无数努力,谁愿意他出现在别人手里?

“但是此剑无法销毁,甚至持有者除非心智极为坚定,否则很容易在强烈的自信下膨胀。所以世界上必须要有一群人,愿意带着它避世,不让它再现于世人眼前。”亚当斯说道。

忽必烈眼睛一眯,苍老的脸藏着讥意道:“你要说你便是这样的人吗?那你何不带着它出海,将其弃之深渊呢?”

亚当斯说道:“因为如果松开它,就会这样……”

只见他把神剑插在了宫殿外的广场上,缓缓松开了手。

神剑凭空升起,悬立之余,震荡出强烈的威势,立刻搅动风云,让天空中出现旋涡状的异象。

一股无上的剑意扫过皇宫,向整个大都扩散开来。

皇宫中许多嫔妃从睡梦中惊醒,无数守卫惊骇莫名地往紫阁跑。

可是到了一道宫门外,他们又踌躇地停下,唯有一些太监敢冲进来。

他们看到,广场上已经遍布裂纹,地砖被剑气撕扯地仿佛无数细碎浮冰一般。

“它的威力会无休止的膨胀下去,以彰显它的力量无穷无尽,表达一种‘虽然在人手中也很强,但其实只是我最弱的样子’的这种感觉。”亚当斯说道。

是的,不会有别的解释,就是这样,因为所有人在见到无人持有的神剑时,就自然而然地领悟出这层意思。

此刻剑气已经比人使用时强大多了,其自发地绽放出去,就削掉了一座宫殿。

“轰!”

宫殿的立柱与墙壁被摧毁,砖瓦跌落下来,无数太监惊慌失措地叫喊,然后拉扯着忽必烈逃开。

忽必烈狼狈地趴在广场上,眼睛死死地盯着神剑,一度想冲上去握着它。

可就在这时,一道剑气咻得一下竟朝他这个方向飞来。

“我竟要死在自己的皇宫里……”忽必烈这一瞬间,脑海中有他东征西讨的戎马生涯,灭大理,伐南宋,从经略漠南,到兄终弟及成为大汗,无数画面闪烁而过。他发现,老天已经待他不薄。

千钧一发之际,亚当斯隔空一脚,用空气震飞了呆愣的忽必烈。

那道剑气擦着忽必烈掠过,又轰出一片废墟。

无人持有的威力,比人持有要厉害得多,而且,还在提升!

“快把它收起来!”忽必烈险死还生,再没有贪念,连忙大喊。

他意识到,自己拥有的已经够多了,他是世界上最大帝国的皇帝,就算拥有这神剑,又能如何?无非是让帝国更大一些。

相反,这把剑的存在,反而让他坐拥如此大的帝国,似乎也变得毫无意义,这把剑才不认识他什么大元皇帝呢。

这把剑不该存在,没有它,他忽必烈就是最强大的皇帝,孛儿只斤家族将永远屹立在这世界之巅,没有谁可以掀翻他们的统治。

亚当斯当即握住了神剑,温声哄剑道:“你太厉害了,我受不了,快收了神通吧,剑爷爷。”

神剑被他握住,不再膨胀威力,又归于初始的仅散发剑意的程度。

忽必烈怔怔地看着亚当斯,问道:“这把剑,是神明赐予的吗?”

“如果这把剑摧毁了你的帝国,你会觉得它是神明的恩赐吗?”亚当斯反问道。

忽必烈了然道:“不会。”

“正是如此,你可以接受被强国击败,可以接受被民意推翻,但你不能接受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一举摧毁掉你的所有努力。”亚当斯说道。

怎料忽必烈说道:“我都不能接受。”

“……”亚当斯哑然。

随后微笑道:“好吧,总之我和你讲的故事,都是真的,并且随时随地,会发生在这个世界上。这把剑就是明证,它突然地出现在崖山海战中,致使宋军绝地反击。未来也可能有别的什么东西,出现在你其他敌人手中,当然也可能是你的势力下。”

忽必烈说道:“你们真的不为任何国家效力?你们组织的名字是……”

“墨家吧……”亚当斯随口道。

忽必烈无语,什么叫墨家‘吧’?随后惊异,墨家他当然知道,却从没想象过一个色目人会是中原一个没落学派的成员。

“总之,我很明确的告诉你,无论是蒙·古人还是汉人,亦或者波斯人、斯拉夫人……任何国家、任何宗教、任何个人统统不允许持有超自然事物。”亚当斯说道。

忽必烈说道:“除了你们?”

“舍我其谁?”亚当斯认真道。

“哈,狂妄!”忽必烈皱眉道。

亚当斯平静道:“北地诸王叛乱,危机大都,你仅留三万大军拱卫,调二十万大军南下去征钓鱼城,难道不怕大都沦陷,你兵败被俘吗?”

忽必烈傲然道:“些许叛军,我视之如待宰猪羊,翻手可灭。由我坐镇大都,纵然只有三万军,叛军又能耐我何?南人……才是大敌。”

亚当斯说道:“当年辽国天祚帝也是这么想的,完颜阿骨打起兵反辽,天祚帝不以为意,反调大军去剿灭远在上京的耶律章奴,只派少许兵马去平金人,结果你知道……金人屡战屡胜,连胜数十场,打出了前所未有的自信,最终一举灭辽。”

忽必烈一怔,随后飒然一笑道:“天祚帝怎么能和朕比?他在位期间,游畋享乐,无所作为,导致朝政腐败人心涣散,朕灭金征宋平大理,朝野清明,布扬威德,朕既然这么做,当然是自信于大都不会有失。”

“朕的雄才伟略,岂是他人可比?”

亚当斯微笑道:“哈,狂妄!”

忽必烈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