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去钓鱼城

“胡说八道!”张世杰绝不同意。

但江城说道:“少傅,为了复国,忍一时又有何妨?”

“官家他们让你做傀儡!”张世杰决不妥协,他宁愿带着江城现在去跳海,也不做什么墨家的傀儡。

墨穷连忙道:“你误会了,我们不干涉你们治理国家,甚至于复国,我们都不管。你们七十二人有本事自己去复国,我们只是要你们负责发布一些‘官方说辞’。”

江城一愣,就只是这样?

“我们有什么资格作为什么官方?”

墨穷说道:“你是皇帝,这就够了。张世杰认为你是皇帝,未来所有抗元人士都认为你是皇帝,忽必烈也认为你是皇帝。你说的话,就是代表着尚未灭亡的大宋。”

“你这个皇帝,哪怕没有一州一县,哪怕连个街道都管不上,也属于流亡政权。”

江城顿时无语,尼玛,我比南明还惨。

皇帝这杆大旗,是非常重要的。

别看山河沦陷,蒙元横扫江南时,张世杰、李庭芝、陆秀夫等人各种不尊重皇帝命令,强行反抗。

那是因为给他们命令的皇帝,已经投降了。实际上他们依旧非常尊重皇帝,尊重正统。只要还有一口气,随便拉一个宗室,也要延续这正统。

很矛盾,但这是事实,陆秀夫带小皇帝跳海,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在另一个地球,南宋朝廷彻底灭绝后,各地反元势力很快就被平息了,因为旗子倒了。

崖山败亡的消息传开,浙·江有十万士人自尽殉国,福·建也有五万。各地很多人的心火就灭了,至此放弃反抗。

如今崖山赢了,局势瞬间突变,想来反元大业将会愈演愈烈。虽然无异于以卵击石,但只要江城不死,南宋就没有彻底灭亡。

谁一统天下,蓝白社管不着,并不会帮助他们复国。但崖山因为收容物的因素赢了,这后续的舆论,他们必须给圆下去。

江城和张世杰,将以幸存者的面貌,把崖山的‘真相’给传扬出去。

表面上是皇帝,实际上是D级人员。就算张世杰不认也没关系,不强求他作为外围人员,因为他效忠于江城本身,就已经够了。

当然,真要有本事,他们自己复国了,蓝白社也没话说。

“天命在你,崖山绝境之时,幼帝殉国,十万军民投海,感天动地,致使天色突变,狂风骤雨扰乱了蒙军船队,海啸袭来冲跨了蒙军,时值宋军元帅张世杰仅率七十余人,拔剑乘风突入敌阵,浴血奋战,借势掩杀,连斩数十人。蒙军以为张世杰有神助,遂士气大崩。”

“张世杰大败蒙军两万人,溃兵逃出三十里!”

听了墨穷和亚当斯的说辞,张世杰一脸茫然。

这是何苦?崖山绝境感天动地,致使天命神剑,和致使天命海啸,有什么区别吗?

随后他又想到,还是有区别的,海啸是一次性的,神剑则不是。

有神剑在,宋军可一路反击,越聚越多,士气如虹,驱逐鞑虏。

但海啸,也就让崖山这一次胜利,蒙元无伤大雅,他们这七十人旦夕可灭。

可这有什么用,不过是骗自己罢了,蒙军是知道的。

“你们想拿走神剑,所以想借我的口来掩盖神剑吗?没有用的!那一万蒙军早已把消息带了出去,蒙元依旧知道是神剑的威力,依旧会来找我,找你。”张世杰道:“唯有高举大旗,聚集义士,携神剑之威,荡平鞑虏,复我山河。”

“不不不,我们不是为了现在掩盖神剑在我们手中,你们尽管这么说就是了,跟蒙军的记载矛盾也没有关系,后人见不到神剑,自然会有选择性地相信你们。”墨穷说道。

“至于现在,他们来找我们就来找好了,神剑既然被收容,就没有交出去的可能。”

听到这里,江城盘算了起来。

他发现自己是维系这群人与张世杰之间的枢纽。

宗室不足为奇,他甚至还是假冒的。但张世杰已经奉他为帝,以这家伙的性格而言,除非他死了,否则是不会更改的。

而自己又是死刑犯,这伙人随时都可以处决自己,这一点在穿越协议上写的很清楚了。

可相应的,他们既然这么尊重协议,那么只要自己听话,他们肯定不会再麻烦地找一个本地土著来为他们做事。

亚当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们要在这里建立一个名为墨家的组织,当然名义上这个组织已经存在很久了。

但作为穿越者,他知道这伙人在这里其实是没有根基的,如今他们要引导舆论,并且说以后还会有类似的东西,都要‘拘之以墨’,那么毫无疑问,他们必须扶持一个势力。

崖山一方的幸存者,见识并使用过神剑的张世杰及他等人,无疑是最好人选。

张世杰很难接受这样的事,他宁愿战死。

可江城愿意啊,能活着就行了,暗地里做个墨者他无所谓的。

张世杰心里嘴巴都不承认他们的政权是个什么外围组织,可实际行动上,他却得听江城的。

“可是,他们为什么说南宋亡不亡无所谓呢?扶植一个国家难道不是最好的选择吗?”江城心中奇怪。

他把这个问题问出来,墨穷说道:“我们不会帮你们复国,我们的力量只用来收容类似神剑这样的事物,你可以理解为,帮助你们复国违背了原则。”

江城抑郁,怎么个意思?他这外围组织,是个天地会呗?

“但我们没了神剑,甚至活不过明日!”张世杰冷声道,他听不懂,干脆就不管墨家为何如此了,只知道现在必须要让江城活下去,并且收复山河。

“我们墨家的机关术数已达世人所难以想象的地步,你想抗元,可以把火器改进一番,没必要依赖这把剑。”墨穷说道。

说完,甩手一枪,子弹从张世杰耳边掠过。

张世杰神色凝重,看着墨穷手上的铁疙瘩,直感觉这一击比劲弩还强,却没将这东西和他们的突火枪联系起来。

他看了这群人战斗,实力亦如鬼神,且敢于攻击神剑持有者,打破了神剑不可战胜的神话。

这跟机关术数有什么关系?难道那把会飞的黑铁,就是传说中的木鸢?只是改进成了铁鸢?

“你给我们提供这个?”张世杰说道。

“我们只提供知识。”墨穷说道。

江城欲哭无泪,搞笑吧,他们七十二人,屁都没有,给他们知识有毛用。

“你们真的一城一地也不帮我们争取吗?天下之大,根本没有我们立身之地啊!”江城无语道。

“你们还有立身之地啊。”墨穷说道。

江城和张世杰都愣了,哪里?全国都沦陷了啊。

“别告诉我是海上!”江城急道。

墨穷白了一眼道:“钓鱼城。”

两人错愕,张世杰略有所思,江城却惊道:“钓鱼城还在守?”

墨穷笑道:“当然!钓鱼城是崖山海战宋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去之后,才以莫伤城中百姓的条件,投降的。”

“也就是说,崖山的胜利,会让钓鱼城继续坚守下去,他们已经孤军孤城守了三十六年,你只要还活着,他们会一直守下去……若是再守八十七年,大明就来了……”

江城眼睛一亮,钓鱼城,是啊,还有一块地方在坚守。

有一块地方就好办了,这就是立身之本。

“可是我们怎么过去呢?千里之遥啊!”

墨穷捡起一杆长枪说道:“我们会护送你过去,以史书可以接受的形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