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五百九十章 准备洗地

面对苟爷,张世杰依旧觉得自己的招式会被破掉,只不过因为知道此剑仁爱后,那种‘我一定会死’的感觉没了。

所以张世杰见社员们夺了神剑,又把官家按在地上插,虽然感觉出手没用,但还是强行出手了,反正又不会死。

“哈!”

张世杰随便捡起地上一根铁骨朵,狠砸向苟爷,哪怕苟爷现在只是个小女孩的形象。

苟爷被砸破了点皮,伤口迸发出剑气,摧毁了铁骨朵。

张世杰见状整个人都扑了上去,从后面揽住苟爷,强壮的臂弯死死箍住苟爷的脖子。

他比苟爷高多了,这一下直接把苟爷提到半空,苟爷两条小腿连续蹬踹张世杰的肚子也没用。

就见张世杰被剑气冲击着,却没有任何事,他的手臂已经死死地环住苟爷,要强行冲开他,除非撕掉他的手。

因此这护体剑气,不仅没有伤害张世杰,反而给予了张世杰一股莫大的外力,使其勒着苟爷脖子的力道远超乎他本人。

苟爷现在若不把剑松开,竟奈何不得他。

墨穷当即闪身上去,一把捏住了张世杰的肩头。用上巧劲,其整条手臂都麻了。

用力一推,张世杰便摔倒在地,乃至滑行数尺。

他绝望大喊道:“你们是什么人!是什么人!”

反元大事刚刚峰回路转,如今又冒出一群人横加干涉,没了神剑,他们拿什么抗元?

他本想骂这群人是鞑子,可他亲眼见到这群人凭空出现,且一身玄黑作战服,装束修身怪异,又不像鞑子。

墨穷早有准备,朗声道:“我们是墨者。”

张世杰闻言一愣,墨者他当然知道,先秦时期的一个暴力组织,任侠守义,擅守城制械,自独尊儒术以来,被视为小道,已渐渐销声匿迹了。

“墨者这么厉害了?”张世杰茫然。

这个时候,就显现出一个‘小号’的好处了。

尽管蓝白社死不改名,说什么蓝白二字,自有无数社员为其赋予意义。

可在这种时候,墨穷跟张世杰说什么‘收容者’、‘蓝白社员’、‘镇压异常事物’恐怕只能说得别人一头雾水,直道是胡言乱语。

倒不如先给对方一个能理解的身份,再慢慢转变。

如今这里已经成了收容物世界,毫无疑问蓝白社要在这里建立收容基地了,可这里同时也是个封建落后的世界,指望这个时代的国家认可收容事业很难。

他们会视异常为鬼神之力,且非常狂热地滥用。

这个时代的贵族,为了一些子虚乌有的传说,都敢做各种灭绝人性的事。尤其是蒙元,殉葬之风极其恶劣。成吉思汗死后,杀四十名美女及骏马殉葬,且送葬途中,遇人尽杀之。直到最后落葬时,杀了两万余人。

这还只是史书记载的,其秘葬之下,又用了多少为人所不知的守灵、护灵的残忍秘法及邪祀,恐怕是鬼吹灯中的献王墓也无法企及的。

殉葬真的能给他们带来阴间的陪伴,亦或者来生的好处吗?并不可以,至少没有办法证明。

即便如此都做了,那么可想而知,真有一种能让人生前就获得神秘力量的东西,他们又该如何疯狂。

未来地球还有先进的法治与教育,这个时代人心却是野的,他们的贪婪比之未来地球的国际只会更加盲目,尤其是南宋的秩序崩溃,蒙元一统天下,游牧民族的黄金时代,正是对拳头碾压道理最为狂热的时代。

指望这样的统治阶级,会在乎什么代价,实在是妄想,他们要在乎社会稳定,就不会出现那么多次天灾人祸和农民起义了。他们只在乎自身的统治稳定,而不是社会的稳定。

所以收容物本身的危害,在他们眼中,恐怕远不如社员拿着收容物说一句:有不谐者吾击之!

可根据收容条例,他们不可以让收容物明确地为世人所知,必须有所掩盖。

掩盖不了的话,要么封印记忆,要么吸纳为外围。

一般时候,直接催眠把他们用神剑的记忆封住就好了,但这次不行,因为神剑之威蒙军一万多人也都见识了,不仅如此,后面无限膨胀之际,又有更多的人感受到了神剑的威势。

张弘范惨败,总得推卸一下责任,定然更加大肆宣扬神剑的存在,当然,他不可能公开宣扬,那是找砍头。可暗中把消息传得人人皆知,转移皇帝对他的兵败责罪,还是极有可能的。

所以当神剑没出现过是不可能了,只能尽可能模糊化神剑,把张世杰的奇迹胜利中出现的神剑,变成一种政治宣传,是当权者为了维护法统而故意编撰出来的。

如此就算这时代的人深信不疑,但一两代后民间也就成了传说。未来研究这段历史的人呢,更会把这事当做运气:宋军最后关头,凭借突然恶化的天气,甚至是海啸,反败为胜,当时人以为宋军有神助,继而士气崩溃,惨败于崖山。

缔造了一场堪比‘汉光武天命所在,陨石天降,致两千义军大破四十万新军’的奇迹胜利。

真实情况谁知道?

前有汉光武陨石天降,后有张世杰海啸退敌,又能如何?这并不会影响社会的前进与文明的进步。

所以张世杰和这七十名宋兵,不仅不能死,更不能忘记这场胜利,还需要将错就错,顶着‘有如天助’、‘绝地反击’的名将头衔,继续抗元大业。并且帮蓝白社引导舆论,以当事人的身份,给世人最权威的说法,以及在史书上留下对后世最为有利的记录。

至于什么还原历史,蓝白社才没那么闲得蛋疼,只有发生过的事才叫历史,没发生过的,那叫可能性。

所谓的崖山宋军大败,是他们那个地球的事,跟这个地球没有关系。

“我墨家从未消失,只在暗中默默发展,我们不事君王,只钻研事物自然变化的道理,此剑不谐,类此之物,当拘之以墨,概莫能用。”

“此剑乃天赐,你们褫夺此剑,意欲何为?”张世杰虽被打倒在地,却正气凛然。

众人很头疼,跟这种执拗的人很难解释什么是收容物,牛头不对马嘴,张世杰对为什么此剑不谐,都没有好奇心的,问也不问一下,可见墨穷他们无论说什么,他都只认为是要褫夺此剑。

不过事实也的确如此,反正最后是要拿走此剑,那也甭废话了。

墨穷只得说道:“此剑我们要了,你意欲何为?”

“……”张世杰惨笑一声,说道:“墨家已经投奔鞑子了吗,你们要杀官家,且先从我尸体上过。”

说着,捡起地上的蒙军弯刀,同时七十名兵卒也列队挺枪,把他和江城护住。

他明知这群人如鬼神一般强大,亦是要死保江城,可把江城感动坏了。

“不,我们不会杀他,相反,他是我们的人。刚才只是他被神剑迷了心智,我们帮他清醒清醒……他还要感谢我们呢,是吗?赵孟溁?”墨穷说道。

张世杰一怔,看向江城。

江城从这群时空管理局的人自称墨家时,就意识到他们在撒谎。

不过他并不可能去揭穿,只因神剑被夺后,他又被打回原形,根据他的行为,这群人随时可以要他的性命。而且他也深知,张世杰绝对不是这群人的对手。

江城听了墨穷的话,立刻就想承认,并且帮蓝白社圆谎。

可苦于语言不通,只能拼命点头。

墨穷见状屈指一弹,把一物半空中突然用贝斯特金属裹住,同时精神连接让江城张嘴。

就见一物骤然落进他嘴里,正是翻译魔芋。

这玩意儿之前不给他,是为了防止江城意识到这并非科技可以实现,毕竟这东西连人家临时创造的新语言都能翻译,完全不符合科学数据库翻译的原理。

现在没关系了,这世界已经进入收容物时代。

被暗中告知翻译魔芋的效果后,江城先是一愣,随后说道:“没错!我一直是墨家弟子!为士族所不容,所以隐瞒至深。”

张世杰懵逼,据他所知,赵孟溁是典型的文人,可现在却亲口承认自己假意改信,其实暗中是墨者。

天哪,大宋的宗室,现在的官家是墨者,这让满朝士大夫情何以堪。

不过他倒是不是很所谓,他又不是士大夫,他是小兵出生,一路凭借军功做到当朝枢密副使的。

至于‘满朝的士大夫’,该降的降,该凉的凉。

右丞相文天祥被俘,左丞相陆秀夫跳海,如今这流亡朝廷,就只剩下他和七十个小兵,外加一个新立的官家了。

他认江城是皇帝,江城就是皇帝。

国难至此,哪管什么儒家墨家,能恢复山河就行。

“你们到底要如何?”张世杰有点摸不清楚这伙人的目的。

只见亚当斯说道:“你们加入墨家,我们保南宋不灭,至此南宋成为墨家外围组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