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剑道的至高境界

输了就是输了,持有神剑的江城,就是没打赢持有贝斯特金属的墨穷。

偏偏战后,表现出这般煌煌之威,以彰显祂的力量无穷无尽,之前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威能……

甚至还送了把剑给墨穷,搞得好像祂是什么前辈高人,在勉励对手。

“早干嘛去了!”苟爷心态异于常人,很快反应过来,毫不客气地吐槽。

然而吐槽归吐槽,这把剑的持有者败北后,祂竟开始疯狂显摆自己的强大。

众人看着,这剑悬立于空,剑威竟如无穷尽般膨胀。

大地开始龟裂,海洋正在掀起滔天巨浪,天空亦发出令人感到压抑的怒号。

所有人惊悚地看着神剑,不知道祂到底还要强到什么程度!

天空中已经横贯出一道看不到边际的剑痕,这由云层所构成的天之痕,仿佛是这把剑给老天爷留下的伤口。

“怎么办!没有持有者,祂更恐怖!”姜龙惊呼。

墨穷当即说道:“人!人是可以制约祂的实力的!不然祂也不会在脱手之后才出现这般无限强大的剑意。”

神剑就这么悬在那,也不主动择主,或者说,根本没有任何人配祂主动凑上去。

眼看着崖山几乎四分五裂,山岩崩塌,地震海啸都冒出来里,苟爷当机立断地冲上去,元神一把握住了神剑。

然而,没用!

苟爷握住祂,祂竟然轻轻一震,把苟爷脚下的大地震得爆碎,无数沙尘如冲击波般扩散。

“轰轰轰!”一道剑气斩了下来,直接把崖山的山脊劈开,分出了一道千米长的峡谷!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无敌了!你是无上至高神剑!他输了是他菜!跟你没关系!”苟爷福至心灵,连忙大吼。

祂终于安分下来,停止了剑威膨胀。

“原来如此……我可以镇压祂。”苟爷似乎理解了什么。

然而话音刚出口,神剑再次剑威大震,苟爷连忙道:“不是镇压,不是镇压,我的意思是侍奉你!我根本发挥不出你的威力,是我菜!是我菜!”

当苟爷接纳了神剑给予他的无穷自信,认为神剑在手天下无敌后,神剑这才勉为其难又安分下来,维持低能态。

并退回到之前张世杰、江城持有时的那较为‘弱小’的剑威。

社员们这哪还看不出来,此剑傲娇至极。

无人持有时恰恰是最危险的,相反,只有‘脆弱的人类’持有祂时,祂才会相对安分,不疯狂地膨胀剑势威压。

眼看着苟爷‘镇压’了神剑,墨穷冲上去说道:“你之前干嘛不躲!”

“你肯定能帮我挡住啊,躲毛啊。”苟爷元神笑道。

“我要是挡不住呢?”墨穷无语道。

“那你只能去灵岛看我了……”苟爷说道。

墨穷抿嘴,他知道苟爷是逼他出手,如果他当时还在因为‘觉得出手没用’而看着他形神俱灭,那么他会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尤其是苟爷的遗言是:墨穷,你看着我。

墨穷无法做到看着他死,所以那一瞬间,他拥有了明知必败还要去做的勇气。

果然,事实证明,他所认为的必败思想,是神剑的特性,墨穷的绝对命中,与贝斯特金属的绝对无敌,还是强势地击败了神剑持有者。

尽管墨穷拥有轻易杀死苟爷的力量,此刻依旧觉得,苟爷才是真正的强者。

他是真特么不怕死,亦或者他无匹地相信队友,他有一种‘是生是死,与我何加焉?’的强大内心。

这样的内心,让他之前被植入必败思想,硬敢拿头撞神剑。包括此刻为了镇压神剑,接纳了神剑植入的必胜信念,亦能与众人平等对话,而未狂傲地失去自我。

似乎无论天下无敌还是身如蝼蚁,苟爷都是苟爷,此为大自在。

“植入这种绝对自信,没什么大不了的。神剑只给予人对敌必胜的信念,而由此而来的威服天下的狂傲与自负,是人心自己的欲·望。与神剑无关。”

“别说我,张世杰不也降服心猿了吗?”

苟爷向众人解释此刻手持神剑的状态,是,强无敌!内心充斥着一种‘我剑无挡’、‘无坚不摧’的对神剑的信心,盲目信从于:敌人是神是鬼,也挡不住我一剑。

可那又如何?纵然有这样的力量,也不是什么都要去做的。

有所为有所不为,只在于克己。

张世杰,便做到了,明知自己可以持剑自立,天命至尊于天下,亦恪守了一个忠字。

不谈对错,但以这份克己的强大内心,就胜过千万人了。

苟爷也轻而易举地做到了,他现在唯一做不到的,是‘不崇拜神剑’。

是的,他已经没有办法觉得神剑死傲娇了,他之前必须彻底接纳被神剑植入‘此剑无上至高’的概念,必须真的当神剑舔狗,才能让神剑保持低能态。否则神剑会一直展现更加强大的自己,直到持有者低头。

苟爷为了镇压祂,只能选择低头,当神剑舔狗。

“好像哪里不对劲……”苟爷看向坑中,似乎意识到什么,但因为做了神剑舔狗,却又一时想不到关键。

“什么不对劲?”众人问道。

只见苟爷持着神剑,元神钻进坑中。

刹那间他就灵肉合一地跳了出来,衣服虽然没了,但身体竟然完好无损。

“仁者无敌啊,若不是神剑手下留情,我的肉身恐怕已经灰飞烟灭了。”苟爷感慨道。

“啊咧?不对吧?”亚当斯觉得奇怪,就算手下留情,也不至于皮都没破吧?苟爷的身体又不是贝斯特金属!

墨穷一怔,连忙问车芸道:“你呢?我记得你被荡了一剑!”

“我肯定是没死的,确实手下留情了,只教我知难而退吧。”车芸说道。

最初被射来的就是车芸,上来就踢了江城一脚,然后被一剑震飞。

之后墨穷就跟她融合了,然后就被神剑之威所慑,却忘了问车芸伤势如何。

因为融合太快,车芸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受了多重的伤,只是看融合后的样子,似乎也没受什么伤。

“你也没受伤?”墨穷立刻想将车芸分裂出来。

车芸连忙道:“别!我应该没有衣服……”

墨穷低头一看,身上的衣服只是自己原本穿得,意味着融合前车芸确实衣服被摧毁了。

于是用法力制造了一层朦胧遮掩,分裂出车芸。

车芸披了件袍子后说道:“我没受伤。”

苟爷说道:“第一剑只是教你知难而退,用剑意震飞你罢了。”

亚当斯白了一眼道:“你别说话,你个舔狗!斩他一剑!”

说着,他指向已经断了手的江城。

江城脸色灰白,见这群时空管理局的人这么强,此刻神剑易手,再没有之前的意气风发。

躺在地上见让苟爷砍他一剑,更是吓得快要魂飞魄散。

苟爷被骂舔狗,怒不可遏,狠狠瞪了亚当斯一眼。

亚当斯也心惊肉跳,生怕苟爷控制不住给他来一剑。

只见苟爷哼了一声,随手一剑斩下,正劈中绝望的江城。

“不!”江城惨叫一声,登时一声巨响,地表裂开数尺,冲击波涤荡出三丈远。

江城躺在深坑中,双目暴突,四肢疯狂挥舞,惊恐至极。

可随后,他就停下挣扎,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胸膛,呆愣地看着苟爷。

苟爷一怔,看了看神剑,又斩了下去。

“轰!”

“啊!”江城吓得闭眼,陷得更深,可一睁眼,却还是没事。

江城还在想怎么回事,却见苟爷突然变成了小萝莉,踩踏空气跳到高空。

剑意如盖世剑皇,浩浩荡荡,随后他反向蹬踹,一个高速俯冲,如流星般轰下来。

如此从天而降的一剑,别说是神剑,就算是一支钢笔,在苟爷这加速度下,也足以戳穿江城了。

“轰!”

众人眼前发生巨大的爆炸,尘土腾飞起十数米高,冲击波刺激的众人睁不开眼睛,社员们有所准备,稳住了身体,但张世杰等宋军却被吹得在地上打滚。

待尘埃落定,就见地上一个巨坑,苟爷踩在江城身上,双手握着神剑在身前向下杵着,直插在江城心口。

然而江城看了看剑尖,又瞧了瞧持剑的女孩,竟一扫对神剑的恐惧,转而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

苟爷默然不语,一个轻盈地后空翻,跳到地上。

只见神剑无尘,华光四溢。

苟爷淡定道:“砍完了。”

“你咋没砍死他?”墨穷忍不住说道。

苟爷说道:“仁者无敌。”

“神特么仁者无敌,不是无上至高神剑吗?绝对锋锐无挡,无坚不摧的至强之剑!”亚当斯说道。

苟爷高深莫测道:“剑道至高的境界,便是不杀!神剑的天下无敌、无上的剑意,正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亚当斯无语,终于明白了什么,于是冲苟爷道:“你把剑拿下再跟我说话。”

苟爷将剑插在地上,顿时再次爆发了剑气冲霄,天摇地动,山哭海啸,煌煌之威荡平天地间的异象。

然而苟爷却破口大骂:“尼玛,这剑绝对砍不死人!”

他第一剑砍不死江城就意识到了,只不过迫于被神剑植入神剑无敌的概念,只能说神剑的无上剑意,正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委婉说法。

松开神剑后,他可以不当舔狗了,当即能直言指摘此剑的仁爱。

众人无语,这剑给人的感觉这么强大,任谁见了,都知道祂是旷古烁今,天上天下无上至高神剑。

持之横行无敌,敌对者会觉得什么招式对祂而言都无意义,并强制体会到自己会被此剑如屠鸡宰狗般秒杀。

却不料,祂还有个特性:不杀生。

“再试几次,也许是命中敌人多少剑后,直接秒杀呢?”墨穷说道。

毫无疑问,即便大家都看出来这剑恐怕杀不死人,但实验对象,依旧得是D级人员。

正好,现场有个现成的江城。

苟爷再次握剑,压制住膨胀的剑威,冲着江城唰唰唰疯狂连斩!

江城似乎已经不再畏惧,被砍到地下,又被连招到天上,身受数百剑皆视若等闲。

似乎,一旦当对方意识到此剑仁爱后,也就不会再觉得‘这一剑下来,我一定会死’了。

苟爷也能意识到这一剑下去,不能杀死对方,可却得当做是神剑的仁爱。

他发现,哪怕不用神剑,苟爷以他莫大的力量,掐着江城的脖子,竟然都掐不死他!

伤害归零!

也就是说,无论持有者多强,只要握着神剑,就怎么也不能杀生。

“靠……”墨穷无语,这哪是什么生平最大危机啊,分明是生平最没有危机的收容。

“当真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