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剑威无挡

自虞夏以来,中华未有此沦丧。

一般来说,京师被破,皇帝被俘虏,基本就亡国了,残余势力传檄而定。

哪像现在,投降的皇帝多次诏谕各地投降,各地不听号令,依旧抵死反抗,宁愿扶宗室继续抗元,成立流亡政权。

蒙军一路屠城,流亡朝廷一退再退,都退到海上了,还抵死不屈。

可惜哪怕他们再心有不甘,也无法左右这天下兴亡。

一君死又立一君,一帝又死,再立幼帝。

如今幼帝又死,张世杰本都还不想放弃,哪怕他心里很清楚,大势如此,赵宋没救了,可他却还是想着突围另寻赵氏抗元。

然而崖山潮水如那滚滚大势将他推向敌军,这最后的天意,彻底击碎了他内心那一丝侥幸。

天意如此,我奈天何?

这本是神州陆沉的最终时刻,大宋已亡得不能再亡的这一秒,却不料天数有变!神器出世!

张世杰发现他未遭天弃,相反,这是天意让他执掌神器,荡平敌虏啊。

手中宝剑当场变异,犹如神助,雄威赫赫,气盖山河,教天地变色。

值此绝境,张世杰哪能不多想?刹那间历代先帝的影子在他心中刷刷掠过,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那云天之上,定有列祖列宗,诸天神佛相助。

“谁能挡我!”

张世杰回过神来,仗剑大吼,头上青筋暴起,状若疯狂!

“啊啊啊啊!”他身后的几十个士卒也歇斯底里地咆哮,士气冲天。

“杀!”

张世杰一剑斩下,就见天上乌云当场崩碎!仿佛只是剑意就具有莫大威能,其剑意裂开云天,贯穿天际,导致浓厚的乌云上纵横出一道巨大的剑痕。

“轰!”

剑本身不过三尺来长,但却迸出三丈剑气来,直接斩断了挡在张世杰前面的一艘战船。

海水激荡出滔天巨浪,又荡开了无数舟船,直教上千战船排斥开一条路来。

数十名蒙军从断船上被震飞,更有无数蒙军吓得仓皇跳海,拼命朝岸上游去。

但现在正值涨潮,海水潮涌连绵,许多水性不好的蒙军相互拖累,与殉国的宋军一样淹死了。

“啊啊啊!”

“快跑!”

“宋军有鬼神相助!”

他们哪里见过剑气,哪里又见过如此神威?

一剑决浮云,裂沧海,斩断舟船,教人深知:此剑绝非人力可挡!我一定会死!

无数蒙军哭爹喊娘地溃退,有的在舟船上借助浪潮冲上了岸,有的吓得跳海却被淹死。

岸上一座立着帅旗的高台上,蒙军元帅张弘范脸色惨白,神色颓败地看着海上那气势惊天地的身影,其一剑在手绝天裂海,心里不禁绝望。

“赵宋之天下已亡,焉得神助?”

“岂非天意不绝炎汉?”

他呆呆地看着蒙军溃败,曾纵横天下不可一世的无敌大军,仓皇如败狗,丢盔卸甲,连滚带爬地逃跑。

士气直接崩溃到了冰点。

“我不信!大元席卷天下,灭国无数,当为天下主,岂会……岂会……”

张弘范强行提起一口气,想要拔剑号令,重整崩溃的大军。

可他手中的剑仅仅拔出三寸,就僵住了,直感觉在那剑意下,万剑俯首!

此剑在前,天下无剑。

“我怎敢在祂面前拔剑?”

张弘范瞬间惊悚,仿佛有一种夭寿了的感觉!

吓得他唰得一下又把刚出了三寸的剑锋插回去了,如触电般将手中剑给扔掉。

就见他那把御赐的宝剑,在地上不住地颤抖,随后一声脆响,竟自断于此!

“神……神剑之威,乃至于此?”

张弘范不住地颤抖,惊恐至极。

又见海上的张世杰再次举起神剑,已经荡破四百余艘蒙军舰船,杀到了岸上。

神剑上岸的瞬间,背后海浪高腾,如见涛山,天上风卷残云,风声涛声如鬼哭神嚎。

张世杰一剑横扫,空气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仿佛天公怒号。

好在剑气只有三丈,这一剑只扫灭岸上营盘军帐,蒙军跑得太快,竟无一人死。

可兵败如山倒,死于践踏和自相残杀的蒙军倒有不少,他们已经惶惶如丧家之犬了。

惨败!败于一人一剑。

“元帅!快跑啊!”还有亲兵存着良心,值此危亡时刻,还不忘拉着张弘范逃跑,在乱军之中护着他。

“撤……撤……”张弘范如泄掉浑身的气力,任由自己被亲兵拉拽。

张世杰身旁还有七十余宋兵,此刻士气如虹,尽管也十分畏惧张世杰,与其拉开距离,但因为他们是张世杰手下的缘故,倒也没有吓得逃跑,反倒借助这威势,吃着长矛疯狂追杀蒙军。

这顺风仗打得,硬是被这七十余人杀出了千军万马的感觉,一路掩杀着蒙军,杀敌无算。

张世杰也怕误伤自己人,上了岸后很少挥剑,只是在找蒙军元帅张弘范的身影。

“张弘范在那!穿红袍的就是!”有宋兵见到了大喊。

张世杰当即须发皆张,举剑看去,目光在人群里搜寻。

吓得张弘范连忙脱掉红袍,藏身于亲兵之中。

然而他不是曹操,敌人也比马超恐怖多了。

“弟兄们闪开!”看到张弘范,张世杰举剑吼道:“贼子受死!”

“张世杰!赵孟溁在此,你敢擅杀宗室吗!”

眼见张世杰狂冲几步,就要荡出一剑,这距离已在三丈之内,张弘范内心惊悚到了极点,只有一个念头:这一剑下来,我一定会死!

本已绝望之间,忽见到一同被乱军裹挟逃窜的江城,连忙扑了上去,把江城按倒在地,并以此为质。

江城面对着剑威浩荡,他瑟瑟发抖,心说凉了。

他见这大变局,正好顺着败军一同溃逃,一会儿趁无人管他时,偷偷离去。

没想到被张弘范看了个正着,直接拿在手中,要挟于张世杰。

江城心说,这不扯淡吗!人家都特么成仙了!一剑在手,天下我有。还在乎个屁的宗室。

他也同样恐惧,只觉得要被剑气绞死了。

却不料,张世杰听闻他大名,惊道:“可是和州宗室,江西招讨都督府,文丞相麾下咨议赵孟溁?”

江城看着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他没见过你!我教你怎么说……”墨穷那边已经做好了降临的准备,可这收容物太猛了,能温和手段搞定张世杰自然最好。

张世杰没有不管不顾地一剑扫来,似乎有的谈。

江城得了指示,立马口音古怪道:“孟溁死则死矣,少傅不必管我,我与丞相兵败被俘,少傅当速杀鞑帅,去救丞相!”

说完江城都要哭了,神特么死则死矣,我想活啊!

张世杰见他神情激动,还道是准备就义,所以口音有些变形。

只见他当真犹豫,剑气引而不发:“世子节义无双,卑职必保您周全!”

随后冲张弘范怒喝道:“天意在此,教你大败,还不束手就擒?”

江城懵逼地看着张世杰,心说他竟然真要救自己?

“忠臣啊!”江城第一次觉得这种死忠是如此可爱。

有这神剑,什么蒙元,什么赵宋,还在乎它干什么?

可张世忠偏偏在乎,直到这份上,还要奉赵氏为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