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五百八十二章 惨痛

江城的地点是粤省的海丰县,反穿越者是三个月前提供的画面,与当初反穿越者提供的情况不同的是,这里现如今已经是尸山血海。

现在已是1279年正月,此地最后一支成规模的陆地抗元势力覆灭,文天祥已被生擒。

江城爬起来时,本能地缩了缩身子,周围是一片荒野,散布着许多军民的尸骨,血液早已干涸。

可以看出来这都是零星溃军的尸骨,现场痕迹表明他们都是被骑兵追杀致死。

“……”

江城颤抖一下,左右看看,这一看就见了远处尘土飞扬,有一小队蒙军经过,那群蒙军身上带血,显然杀了不少人的。

都是小股小股的,显然蒙军四散打草谷,现在正在回拢。

他顿时头皮发麻,往尸堆里一钻。

不过对方毕竟没有经过他这,过了一会儿也就瞧不见了。

“应该是往崖山去的吧……是了,各地的军队都在往那里汇聚,宋蒙将最后打一场大会战。”

那队士兵虽然走了,可他并没有放松,江城已知自己身处于山河破碎的世道,行事需极为小心。

尽管蒙军要彻底灭亡南宋了,但蒙军也并没有实施什么安抚政策,这也使得各地反弹极大,蒙军基本是一路从北杀到南。

所过之处凡是遇到反抗,就无论军民,屠戮一空。

仅有部分望风而降的,才不被屠城。

他现在的打扮是读书人,毕竟他长得细皮嫩肉的,扮成农民也不像啊。

尽管他不修历史,学的是生物,但也是大体知道一些蒙元南下的情况。崖山是历史上一场惊人规模的海战,他不可能不知道,他只是对1279这个年份不敏感。就好像随便说个1127年,很多人根本对这个年份没有概念。

江城清楚,蒙军对读书人也是丝毫不客气的,攻克长·沙时,岳麓书院被上下屠了个干净。

当然,南人如果直接投降的话,或表示顺服的话,还是有活路的,可问题是,江城深知自己和蒙军是语言不通的,别说蒙军,他和汉军交流都费劲。

这种情况下,他就算想法儿让敌人知道他顺服,恐怕也不会被当一回事,对方直道这连个话都不会说的人是个什么东西?

“要不把舌头割了,装哑巴?”江城看着地上的断刀,想心里发发狠。

可是看着层次不齐有各种缺口的断刀上,那许多烂掉的腐肉和污血,直教人心里恶心。

“不不不,我不说的同时,我也听不懂啊。”

江城很快打消念头,随后发现,他和四周尸体的装束不一样。

军装不谈,他和地上一看就是农民的装束差别不小。

“对了,我挑的好像是士人的衣服……”想到这,江城连忙想把身上的士人装束给脱了,暗想挑衣服时,选这么一套宋人服饰简直扯淡。

这衣服真不是随便能穿的,太平时候穿了恐怕都会惹祸,何况这时候,他装成下里巴人更好些。

“这里正好有平民的衣服,上头又脏又有血,我换一身假装流民。蒙军现在调动密集,忙着汇合,看到我孤零零一个,想来不会为难我。”

江城连忙去扒地上死尸的衣服,然而就在这时,他眼角瞥见后方有滚滚烟尘而来,竟是一队骑兵要从他这路过。

“靠!”

江城这时候再趴在地上装死已经晚了,对方肯定已经看到他这唯一站着的人影。

来不及扒死人衣服了,江城灵光一闪,想到流民颠沛流离,连套衣服都混不上很正常,脱光上衣,下身裤腿一卷,不穿鞋,不就像了?

他一边瞧着蒙军骑兵的距离,他看不清对方的装束,那对方自然现在还看不清自己的装束。

江城连忙趁着这时间脱自己的衣服,可是弄了半天,除了把靴袜脱掉以外,竟是怎么也解不开自己这身衣服。

“诶?从哪脱来着?”

他急得满头是汗,他穿得时候就麻烦的很,因为这边是冬天,一层叠一层穿得又多,他勉强解开了最外面一层,就浪费了很多时间。

眼看着蒙军逼近,江城又发现脱光不行,因为一撸袖子就瞧到自己白得扎眼的皮肤。

这白花花的身子,细皮嫩肉的,别人说不得还要盘问他是不是流难的权贵呢。

“走一步算一步吧。”江城苦笑,干脆把衣服再系好。

蒙军小股骑兵已到近前,就见他顺势一跪,双手高举,立在道旁。

江城呼吸紧促,直接跪地投降,自然是知道跑不脱的,若是跑可能反而引来追杀,此刻顺从地跪在路边,也许不会管他。

果不其然,他听到蒙军一阵扎耳的笑声,打马从他面前如风般掠过。

还真的不停下!

江城惊喜,看着面前掠过的骑兵,只盼着他们赶紧走。

然而一连已经过去七八骑后,却见一道马鞭狠狠甩来,啪得一声砸在他脸上,顿时疼得他满地爬。

他又听到一阵笑声,打眼望去,打他一鞭子的蒙元骑兵已经冲过,似乎只是顺手罢了。

接着,这队骑兵末尾的一人见他疼得打滚,竟故意微微偏马,从他身上踏过。

不过毕竟是临时起意,马蹄只踩到江城的腿。

即便如此,这一下也是疼得他当即嚎叫,直感觉马蹄深陷进去,把肉都踩烂了,骨头也给踏断。

江城在地上痛得惨叫连连,这队骑兵却一刻也不停,似乎很急,如风一般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

不过是顺手给了他一鞭子,又踩了一马蹄,直教他在这痛不欲生。

“妈的!我日你……”江城痛得发汗,双手死死箍住大腿,那里已经鲜血浸透裤子和衣摆了。

他破口大骂,怎么难听怎么骂,似乎这样可以减轻疼痛。

一边骂,他也不忘包扎,一些个急救措施他是相当精通的,高中就会了,大学时更是系统地学了还考过。

只见他很快就用上衣中层的干净布把腿给包扎的好好的,并把和皮肉粘在一起的破布给割下来,然后还切了两块破烂的裙甲片一块缠绕,固定住骨头。

做完这些后,他累得满头大汗,也骂累了,躺在地上头发晕。

他一边休息,一边想接下来的出路。

被这么一打,他咬牙切齿,心里恨极,一度兴起了驱虏救世的‘大志’。

通过这一次他知道,散布于粤省的各处部队大多都赶着去崖山,蒙军统帅召集主力,要和宋军最后打一场决战。

若不如此,刚才他投降估计也很难活,尽管大部分其实对他没有杀心,但只要其中一个人有,就够了,人家顺个手就能弄死他。

“可是,这场决战,宋军必败的……”

江城知道这是游牧民族的黄金时期,崖山就算赢了也没有用,顶多杀回来再偏安个一省两省之地。而蒙元坐拥广袤国土,别说输这一场,就算再输几场也不动摇什么,东征扶桑,连败三场,又能如何?

他躺在这,刚燃起的大志,又摇摇欲坠,怎么想都觉得只能当顺民。

江城在这胡思乱想,却没有注意到,一支数量庞大的步卒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并浩浩荡荡地到了他这。

等他回过神来时,大军已近在眼前。

……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