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克苏鲁的恐惧

“克苏鲁已经醒了?”悠姐说完,突然脸色一变,仿佛被某种强大的意志所窥视。

骤然之间,神殿前的时空,出现了一个破洞。

是的,仿佛时空被戳破了一个口子似得,一条巨大的,带着古怪吸盘如章鱼触须般的东西蔓延了出来。

它非常悠然,卷向悠姐,似乎要将其抓走。

千钧一发之际,墨穷直接一个神勾,将悠姐拽到了旁边的电脑中。

触须失去目标,晃了一下,又扭向旁边的高俅。

高俅惊声尖叫,他看到这触须第一眼,就要疯了。

一切发生地太快,等墨穷再次出勾时,高俅已经被卷进了时空破洞中。

隐约间,众人能透过时空破洞,看到那一头,黑暗之中那无可名状的轮廓,吞噬了高俅。

“咻!”

墨穷的钩子,当真顽固,强行跨越不知道多少隔阂,杀进了那黑暗之中。

下一秒,高俅被勾了回来,然而他已然只剩下半个身躯,并且肉如烂泥一般稀烂,表皮还生锈如绿铜。

死了,而且没有复活!

墨穷一查看,发现他连灵魂也没有了!

“啊啊啊啊!”看到克苏鲁吃人,徐宁等人直接癫狂了,匍匐在地上伸出双手,疯狂摇曳。

好似身子骨都软成面条,一丁点尊严也无。而体表,潮湿得竟然也出现斑驳的锈蚀痕迹。

亚当斯强忍着一种超认知冲击,使用了净化项链,终于令众人回过神来,平静如初。

但是冲击感去得快,来得也快,触须再次伸出,他们就立刻又陷入一种仿佛大脑被塞进了庞大数据的强烈冲击与肿胀感下。

关键时刻,苟爷动了。

她娇小的身躯挡在众人身前,手上拽着一具尸体,塞进了触须的吸盘上。

那赫然是一具蛙人的尸体,触须似乎也来者不拒,抓着蛙人就往回拉,卷在嘴里就吃了。

“克苏鲁只是饿啦噜!”

苟爷能理解!在能与克苏鲁进行某种沟通下,他瞬间理解了这种举动,并不是恶意的攻击,只是饿了。

“祂好饿……好饿啦噜!”

苟爷一边给众人解释着,一边抓来蛙人的尸体塞喂给触须。

蛙人横尸遍野,这些尸体起码能撑一段。

可之后呢,对面那庞大而黑暗的轮廓,一看就不是这点尸体可以喂饱的。

亚当斯痛苦地捂着头说道:“我也能听到祂的嚎叫,祂仿佛饥饿无数载……祂想出来,祂想吃光七海!”

时空破洞越来越大,可以蔓延出来的触须也越来越多。

尽管苟爷还能保持理智,甚至拖延克苏鲁。

但现在的状态,似乎是封印在一点点地开启更大。

也许克苏鲁此刻仅仅只是刚苏醒的迷蒙状态,等祂稍微再醒得更深一些,时空破洞更大一些,祂就要整个都出来了。

“完了!我们死定了!”

“高俅被吃了,到现在还没复活……”

尽管平克曼等人没看到墨穷把高俅勾走,但他们却猜对了,被克苏鲁吃掉的人,无法复活。

哪怕墨穷的钩子无解到强行从克苏鲁体内把目标勾了出来,死者也灵魂彻底湮灭,复活技能都无效。

这是相互妥协的产物,收容物游戏尊重了墨穷植入的复活效果,但复活道具也得尊重收容物游戏的设定。

“我们错过了好多!错过了太多了!”

“传说有一本拉莱耶文本,也许里面就记载了一些关于克苏鲁的情况,但那本书的影子我都没见到过!”

“也许这时候有一种加固封印的方法,但我们根本不知道啊!”

平克曼时而疯狂,时而又因为净化项链而恢复。

再加上他自己恐惧于克苏鲁即将解封,他们无可奈何,眼神中透出深沉的绝望。

“我能听得到祂在说话!我能听得到祂所有的声音!我们可以直接问祂!”

关键时刻,亚当斯突然吼道。

也许他们缺失了很多线索,也许他们根本不能理解克苏鲁。

但是亚当斯不一样,作为社员,他能理解所有语言,作为聆听万物声音的男人,他能解析全频带的声波。

只要克苏鲁说出来,无论用什么没法理解的声音,他肯定能听得懂!

这一点,亚当斯早就想到了,当初九头蛇任务里,得知一切起源于某种神秘之音,仿佛复杂到极点,人类只能理解一部分的时候。

他就在想:我,亚当斯,能不能听懂全部?

是的,可以的,就在刚才,亚当斯就听到了克苏鲁某种频道上的嚎叫,嚎叫中用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语言,传达出了很多意思,其中就有祂好饿的事。

以及……祂被囚禁了无数载,连祂自己都不记得囚禁多久。

是某个让祂敬畏、崇拜、恐惧的存在,将祂封印的。

“是谁!是谁封印了你?”亚当斯咆哮道。

时空破洞越拉越大,一种无比阴冷的气息吹了出来,众人被吹得七零八落,还是墨穷用技能帮他们稳住身形。

但是,各种技能,却无法抵挡一种腐蚀,让人仿佛生锈般的侵蚀。

“是谁!你说啊!怎么封印的你!我能听得懂你!”

“克苏鲁!你特么回答我!”亚当斯吼道。

错失了前置提示,那就直接问!

然而克苏鲁根本不理他,还在那自顾自地摇晃着触须,可以被延伸出来的部分已经越拉越多了。

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怖正在众人眼前慢慢揭开,若不是有净化项链,众人早就疯了。

“祂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祂根本就没注意到你啦噜!”

苟爷说着,她是场上唯一不受影响的存在。

或者说,她的钢铁意志,让她能直面眼前深沉的疯狂。

也许那种潜移默化的心灵扭曲,最终会消磨掉苟爷的抵抗意识。

但克苏鲁这种直截了当地超认知冲击,却反而可以一点也不当回事,因为钢铁意志下,意志绝不会被外来干涉摧毁。

不怕敌人一波爆发,就怕慢慢消磨。

“我们是蝼蚁!我们是细菌!祂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的存在!”平克曼惊恐地看着阶段的触须从面前掠过,嘶声大叫。

“克苏鲁!你看着我啦噜!”苟爷娇小地身体塞了几个尸体给克苏鲁后,猛地跳到了一截触须上。

与此同时,作为蛙人能与克苏鲁意志隐隐沟通的状态下,她终于呼唤到了克苏鲁。

触须瞬间一卷,就要把苟爷抓走。

墨穷眼疾手快,连忙又救下苟爷,并说道:“祂只能听得懂苟爷内心的呼唤!”

苟爷保留内心正在被扭曲的状态,成为了场上唯一能引起克苏鲁注意的东西。

尽管克苏鲁还是把他当成食物,但至少苟爷内心的呼唤,克苏鲁能给出反应。

“直接问祂怎么封印的!这家伙喜欢自言自语!你们听不到,但我能听到的!”亚当斯吼道。

他和苟爷,正好一个能说,一个能听。

克苏鲁竟真的好似有些疯癫,开始低沉呢喃亚当斯让苟爷询问的问题。

尽管那些低喃,人类根本听不到,顶多听到一小部分。

但是亚当斯却能听个完整,并用翻译魔芋的效应,去理解那疯狂宏大到根本不可能理解的语言。

“祂说了!祂说了!”

“祂一直在歌颂、膜拜一个存在……可恶!我听不清……”

亚当斯非常痛苦,祂全负荷地去解析克苏鲁的语言,但那语言太宏大了,他就好像要用一个凡人的脑力,去解析一个量子计算机才能分析的问题!

若不是他的特性保护他能解析,他会被信息量直接挤傻。

然而即便如此,他分析到归分析到了,却无法向众人描述,甚至于他自己都没法思考别的事了,满脑子都被巨大的信息量所充斥。

太多其实是无用的信息,只是如苟爷所说‘啦噜’那般无意义的东西。

另外好像克苏鲁同时在回答好几个问题似得。

他要从中挑出克苏鲁回答他的问题的那句,非常困难,更何况还要从这些呢喃中,思考出游戏给祂的死路,那就更困难了。

对此,亚当斯一时半会儿回不过神来。

“是什么?祂说了什么?”悠姐焦急问道。

但亚当斯呆愣着,痴痴傻傻地,好像没听到悠姐的话,整个人的反应都无比迟钝。

墨穷在现场疯狂地攻击克苏鲁,各种技能将其轰杀成碎渣,亦没有意义。

其恢复速度甚至比眨眼还快,下一帧就仿佛什么攻击都没受到一般。

“名字本身……祂就会畏惧啦噜!”苟爷突然说道。

他再次突破禁忌,通过与克苏鲁的意志交流,得到了一些知识,可也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此刻苟爷全身许多斑驳的锈蚀,并且站都站不起来,下半身仿佛烂泥一般。

亚当斯得到提醒,瞬间明白了。

克苏鲁畏惧的不只是那个存在,还有那个名字,所以只要用克苏鲁会注意到的语言呼唤出那个名字,也许就可以了。

“我再听一遍!然后你复述我的话,用克苏鲁能听到的方式!”亚当斯说道。

苟爷微微点头,意识深处观想着那恶心的轮廓,随时准备传达亚当斯的发言。

而此刻,诸多触须已经缠上了亚当斯,但亚当斯是破局的关键,墨穷听到亚当斯的要求,只能把手放在按键上迟迟不动。

只见亚当斯一边听着,一边被拽向时空破洞,一边艰难道:“锁?锁之主?”

“秩序唯我者?无限全知全能者……无上蓝……蓝白境?光辉之体?一为无限……无限唯一……”

“究极存在……凌驾与超越之理……终焉意志……”

“妈的,都不对吗?哪有名字啊!”

突然亚当斯一愣道:“啊……难道是这个?”

只见他爆吼:“波!罗!歌!”

下一秒,克苏鲁的触须仿佛触电般松开,亚当斯摔在地上。

暗想果然有用,亚当斯立刻大吼道:“以波罗歌之名……”

“克苏鲁,你给我滚回去!”

克苏鲁的触须,顿时如退潮般缩了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