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五百四十六章 洗劫尸体

“很多住户不开门,不过我用心神检查过,里面要么没人,要么人都是安全的。”姜龙一边检查一边汇报。

“动物呢?”悠姐问道。

“这房子很结实,整个小区连土壤都没有,全部是没有缝隙的地砖,更也没有蚂蚁、蟑螂老鼠之类的东西。另外烤鸭是跳楼下去的,之后立刻就被死者捡走了,所以除去一楼以外,楼上这些住户家里都没收到影响。”姜龙说道。

“太棒了,我喜欢这种房子……你们不用考虑微生物的问题,还有植物、真菌、原生生物都不用管。我已经确定了,这些都不会被感染。”悠姐确定道。

“这就好,那么什么程度的尸体会被感染?”姜龙问道。

悠姐试验了半天才说道。“好像是……只要尸体还有咬人或叮人的能力,就会转化。”

除去瞬时性的尸体畸变场,丧尸还具有咬合感染能力。

这是他们唯一感染活物的方式,仅仅只是咬而已,抓挠或血液接触等都不会感染。

被咬一口或叮一口的动物,会在两分钟左右死亡并变为丧尸。

不过因为有纳米膜,所以暂时还没有第二人造成咬合感染,皮皮虾之类的根本没威胁。

除了被狗咬死的那人以外,其他人只是受到惊吓。

这多亏了当代科技的进步,纳米膜的廉价普及。这可是解决了枪击案频发的大功臣,对付一些动物啄咬,不在话下,只要别把能量耗尽。

墨穷心神一扫,脸色剧变说道:“不好……有蚊子。”

“不可以放走任何一只蚊子!”悠姐凝重道。

墨穷发现这栋楼里有蚊子,心里就凉了半截。

每家每户都有一种杀蚊的装置,里面会落有许多死蚊子,定期清理。

墨穷就发现好几家的蚊盒里都有死蚊子。

至于一楼几个遭到感染的人家中,因为一番混战,导致皮皮虾都复活了,死蚊子自然也苏醒了。这些蚊子现从一楼的几个蚊盒里飞出来,在楼道里乱飞,攻击大家。

“还好……我封锁了整栋楼的通道,窗户也都是关着的。”麦迪说道。

“但是在你关之前呢?有没有蚊子复活?”悠姐问道。

“不知道……”麦迪说道。

丧尸蚊子若在麦迪控制现场前有一只出去,那就是大麻烦。

大自然中具备变异条件的尸体太多了,基本上随便一个尸体,丧尸蚊子落上去就直接转化了。

一旦开始扩散性影响,必然会引发一场难以收拾的灾难。

因为这些丧尸根本打不死,数量一旦多起来,会以几何倍数增长,最终席卷全球。

它们的传染性太独特,若真的大规模扩散开来,恐怕除了人类,没有多少动物能活下来。

而丧尸,只有被活物咬才会变成尸体,但是这种尸体本身还有畸变场,若是两具尸体连一块,他们前脚咬死后脚又爬起来了。

所以咬死丧尸的同时,还得把它们的嘴巴给毁掉,或者干脆整具尸体都毁掉。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变回尸体后不会再被二次激活。

这么麻烦的击杀方式,效率定然不高。

“墨穷,你的境界最高,给我扫!丧尸是死物,发现没有生命特征还在动的就是了!”悠姐说道。

墨穷连忙大规模扩散元神之力,很快覆盖了半个城市,与此同时,他的道果也在剧烈衰弱,不断降级。

“呼……没有……除了这栋楼里,外面没有任何丧尸。”墨穷说道,他的道果一口气跌到了元神期,消耗了大量的元神之力,终于确定了外面没有丧尸。

“除非飞得更远,或者那丧尸蚊子飞出去刚好被另一只活蚊子咬死了,尸体落在了某处。”姜龙说道。

“这不现实,时间不允许,丧尸的习性也不允许。”墨穷指着空中在追着人叮的许多蚊子道。

丧尸会主动攻击附近的动物,人类似乎是最高优先级,所以这其实反而是个好事,意味着确实不可能先有丧尸跑了。

如此,确定了没有继续扩散就好办了。

这么小范围内的丧尸,他们完全能解决。

只见墨穷超大范围凝固空气墙,微微一震,就把楼道里的蚊子全给射进了储物袋中。

麦迪也搞定了一楼所有的丧尸食材,将尸体扔进储物袋。

可光这样还不行,虽然感染其实只局限于一楼,但保险起见,整栋楼任何一个尸块都不能留,毕竟谁知道会不会有某一个尸块,会像刚开始的丧尸肉一样具备畸变场?

因此,他们开始洗劫整栋楼的‘尸体’!

“开门!”

“你谁啊!”

“嘭!”墨穷直接用贝斯特金属斩开了门。

住户目瞪口呆的看着被切开的安全门,心说这真的是用剑斩开的?怎么可能?

只见墨穷进去之后二话不说,直接把餐桌一掀。

就见桌上的菜无论荤素,都精准地飞向墨穷手上的大麻袋,墨穷张开大麻袋,就这么装走了这家人的午餐。

“你特么!嗯……随便拿!随便拿!要钱不?”住户还想发脾气,结果被墨穷一剑划过,强势划断了他一根头毛!

那一剑,发出凄厉的破空声,隐约还有荧光闪现。

住户看着自己被斩断的毛发,大惊失色,不敢阻止。

因为墨穷能斩断他的头发,意味着能破开他的纳米膜!

他并不知道什么叫法术伤害,罡气附着的攻击物理防御并不能抵挡全部。

因此用冷兵器砍开纳米膜,在住户眼里这简直不可置信,但事实胜于雄辩。

一旦纳米膜不能给予安全感,当代人立刻就怂了。

于是乎,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扛着黑色大剑的强盗,在他家翻箱倒柜,装走了所有剩饭剩菜,又打开了冰箱,把一堆食材翻了出来,装进麻袋。

他很奇怪,这强盗都搜些什么破玩意儿!

看着墨穷甚至把蚊盒都找出来,倒了一堆死蚊子进麻袋里,一脸懵逼。

“不是……你要钱不?我就这么点现金。”住户胆战心惊地拿出一小撘钞票。

“别吵!”境界降低后,墨穷的心神得省着用了,因此检查地很仔细。

确认没有任何可以作为感染源的东西之后,提着一袋‘泔水’扬长而去。

整栋楼杂七杂八一切可疑物,他们都得带走。

然而,外面的警方,并不想给他们时间。

若不是有亚当斯在楼上开枪警告,差点就让警方的飞机从楼顶着陆了。

这里的警方武器非常精良,楼顶直接被扔上一块次声波炸弹,一般来说,换成别人那是必然昏厥的,甚至会死。

但亚当斯无所谓,次声波而已,他天天当歌听的。

警方见楼顶藏的‘匪徒’中了次声波炸弹,还能鸣枪示警,直升机这才退后,再做打算。

“都给我退远点!不然老子撕票了!”苟爷挟持着人质,在一楼隔着窗户拿扩音器嚷嚷道。

“退后!”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时代不一样,警方虽然不敢攻坚,但脾气特别硬。

各种防爆盾和防爆车把这栋楼围得水泄不通,就是不退后一步。

苟爷知道,在这个距离下,对方有能力直接热力扫描内部的景象,确定他的位置。

“我汗毛都炸起来了,肯定被狙击枪盯上了,墨穷帮个忙!”苟爷喊着,同时疯狂走位,摆脱那种被狙击枪锁定的惊悚感。

对此,外面的警察一脸懵逼。

“这哪来的匪徒?抢劫公寓?而且就这点装备?这枪声一听就是土枪啊。”

“也不差了,他们的防护能力很强,次声波炸弹对楼顶那人无用,楼下也不敢用,有人质。”

“他们的举动太奇怪了,狙击手能不能解决?”

“不行,这人晃得我头晕,我怕击毙人质。”

“换麻痹弹!准备攻坚,对了,谈判专家怎么说?”

“毫无诚意,那个自称老子的要我们送五亿现金,还要给他们一架直升机,他们才肯放人。”

“什么?这年头还有匪徒敢抢现金?他们不知道可以通缉钞票的吗?”

“所以我说毫无诚意,应该是在拖时间。”

很快,狙击手们换上了麻醉弹,准备尝试饱和射击,将人质匪徒一起击倒。

然而突然之间,一颗子弹飘到狙击手的枪上。

“嘭!”

那子弹穿透了掩体,斜刺里命中了枪身,镶嵌在了枪膛上。

“卧槽!”狙击手吓了一大跳,连忙离开狙击点。

与此同时,其他狙击手也是如此,他们几乎同一时间,遭到了敌方狙击手的攻击。

其中最惊悚的,每一枪都打在枪身上,并且是同一个地方,刚好镶在一个字母Q的位置。

“长官!我们被打了!”狙击手们惊恐地汇报。

“嗯,对方狙击手吗?我看到了,就一个人,开了几枪,他的位置完全暴·露在我们眼中,你们搞定他。”长官说道。

“不是啊!我们枪给打坏了!而且他用的是小口径的手枪子弹……”狙击手说道。

话音刚落,就见开枪那人,又伸手探出窗子,连续开枪。

随后缩回去,把窗户关好。

这几枪挤碎了防爆盾,打在了车上。

“退后!退后!这不是土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