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五百四十二章 要死得有节奏

原来这个女孩早已是九头蛇崇拜者,甚至反倒觉得人类长得太恶心了。

“觉得恶心还吃人!”徐宁吼道。

亚当斯摆手道:“不一样,她终究还和那些蛇怪不一样。”

“她虽然早已在心理上认可自己是九头蛇,但是因为某些原因,她变不了……所以她还没有继承真正九头蛇的生理感受,因此不能像九头蛇一样喜欢吃人。”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就好像人类觉得虫子恶心,不会想吃,甚至还很怕。

但如果变成鸡,就不会觉得食物恶心了,世界上不会有怕虫子的鸡。

“陈艾只是崇拜了九头蛇,却依旧只是人类而已。”

徐宁奇怪道:“为什么她变不了?那些医生通晓所有文字不久后,就也变成了蛇怪啊。”

“因为白血病吧……”亚当斯说道。

“白血病?”众人陷入沉思。

亚当斯拿出一份资料,这是孔维维医生变异之前对病人做的体检报告。

“病人的变异,是从心理开始,逐渐转向生理的。首先是粗浅地爱上令他们疯狂的旋律,因为相性的缘故,只能理解出欢乐颂,而为了更接近神秘之音,他们将音量放到最大,使其无比嘈杂,音质失真,震耳欲聋。这样,也许就稍稍要接近一点那复杂恢弘到极点的神秘之音吧?”

“如果手头上没有耳机,他们就会自己哼唱,本能性地填补内心的空虚。”

“之后,随着神秘影响越来越深入,异常者能在内心隐隐感受到某种恶心的意志,当然,接纳它之后,也就不会再觉得恶心了,这一阶段,审美已经被改变,认知已经被扭曲。而相应的,会得到一些禁忌的知识。”

“这种禁忌的知识了解的越多,则意志越发脆弱,对九头蛇也会越发的认可,乃至热爱,崇拜。”

“为了力量、为了知识,或者仅是单纯为了摆脱内心的空虚和不适而无所谓地去接受。无论是哪一种,人们会越陷越深,再坚强的意志也会随着时间而被消磨,最后放弃身为人类的尊严。”

亚当斯指着资料道:“当内心彻底臣服,就开始转变身体。这种改变,首先就从血液开始,需要身体提供大量的能量去造血,九头蛇的血。”

“然而很可惜,克隆性白血病细胞在你的体内大量增值积累,严重破坏了身体组织和器官,同时抑制了你的造血功能。”

“你的身体,是个‘残次品’,不具备创造新血的条件。”

陈艾神色中泛出悲哀。

亚当斯说道:“对你而言可能很悲哀,因为从你们的角度来看,变异是一种恩赐。而你,因为身体的缘故,得不到这种恩赐。在九头蛇眼中,你就仿佛是人类中的残次品,连成为他们同类的资格都没有。”

事实胜于雄辩,陈艾还是个人类,意味着变异成蛇怪,并不是某种强制改造,也许只是信奉到一定程度后,崇拜者会获得一种‘定向转化’的知识或咒语。

这个咒语,能把自己转化成‘伟大’的九头蛇怪。

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成,是人们求着想变成蛇怪的。

可惜陈艾缺乏一个基本条件,她的造血功能被抑制了,使得她哪怕得到了那个知识的恩赐,也没法利用这种知识转化自己。

亚当斯说完之后,众人久久不能平静。

陈艾悲哀道:“这个病折磨了我一辈子……我本以为自己将得到救赎,却没想到,白血病人不可以进化……”

“这算什么进化!”徐宁怒道。

亚当斯笑道:“我能理解这种无间的折磨,你是人,却热爱九头蛇。但是九头蛇却厌恶你,你甚至厌恶你自己。你被夹在两个种族之间,这比死还痛苦。”

“你自己选吧,你可以遵从自己的内心喜好,而当九头蛇的舔狗,但他们不会领你一分情,因为你只是食物。”

“你也可以忍耐自己的喜好,帮助你眼中很恶心的人类,至少,你可以活下去。”

这是个很简单的选择,无论是做人还是做怪物,生存都是很重要的。

“陈艾,人类是不会因为同类有认知障碍,就杀掉的。也许在你眼中我们如蛆虫一般,但你终究还不是九头蛇,你在我们眼里不仅不恐怖,反而还很漂亮。”亚当斯笑道。

陈艾突然说道:“仔细听……这个咒语可以帮助你们。呜吼西里古阿萨……咩。”

话音刚落,众人手中的枪械和餐刀就统统弯了下去,包括周围的桌椅板凳柜子床架之类的,也全部蔫了下去。

“卧槽!”徐宁甩了一下,就感觉手中的刀仿佛一条蛇一般软不拉几的。

“不好!她要杀了我们!”

拉贝尔见状连忙把手中的东西扔过去。

哪知亚当斯制止众人道:“不用紧张,她如果有直接杀死我们的咒语,刚才就说了。而且,她手无缚鸡之力,就算把我们的武器卸了,也对付不了我们。”

说完,他冲陈艾笑道:“你是在教我们咒语吧?”

陈艾叹道:“虽然你长得很丑,但你说的话却很动听。”

亚当斯噗嗤一下笑了,说道:“刚才的咒语我记住了,不过没什么用,我想知道变成蛇怪的咒语,以及蛇怪到底能不能逆转化。”

陈艾摇头道:“进化有两种,一种是与伟大的主融为一体,只需要剪掉舌头,在体内注射含有大量杂质的水就好了。但只有聆听过主的声音,才能这么做。”

“像我这种间接得到福音的,只能进化为九头蛇,成为主的仆人。”

“这是不可逆的,成为仆人后,连选择第一种的资格都没有了,更何谈退化?”

亚当斯问道:“咒语是……”

“啾啾毕佳达。”陈艾说道。

“呃……”

亚当斯光是听听,就感觉极度不适,内心某种渴望与疯狂在冲击理智,但还是很容易就被压制下去了。

条件没有达标,是不会转化成蛇怪的。

柳叶的心灵还没有彻底扭曲,进度还不到,所以暂时还没事。而连她都没事,其他人就更没事了,只是理智又被消磨掉一些。

“奇怪……到底怎么杀死九头蛇?欢乐颂没有意义吗?”亚当斯想着,此时幕后的墨穷等社员,也都在快速思考,并用抓走的九头蛇,试验各种可能性。

“我知道了!给九头蛇注射污水,他们就会与伟大的主融为一体,在这个世界就显示为死亡。”徐宁突然欣喜道。

“笨蛋,都说了成为仆人后,无法再与主融为一体。”拉贝尔说道。

徐宁冷笑道:“你相信她?她只是为了活着而帮我们,但实际上内心也是想保护九头蛇,故意这么说的!”

“肯定是这样没错的,你想啊,我们第一个学到的就是禁锢技能,这不就是游戏让我们能给九头蛇注射吗?”

亚当斯皱眉,道理是这样没错,但很可惜,墨穷他们早就想到了,并且做了实验。

在怪物研究模拟器这款游戏里,他们用污水注射丝毫不能影响九头蛇。

其实更深入想象就知道,与主融合,还有一个步骤,那就是把舌头剪成叉状。

变成九头蛇后,舌头已经是蛇信子,确实如陈艾所说,无法再走第一种进化了。

“我们现在分为两队,陈艾,你如果想活下来,就必须帮我们,你下楼,用咒语禁锢楼下的九头蛇。然后我们再下去,给它们注射污水!”徐宁兴奋道。

亚当斯直接泼冷水道:“被禁锢一样可以施法,最终就是我们都被钉在那……谁也做不了事。”

徐宁一愣,脸色变白。

“那怎么办……”

“对啊……这么说的话,生路一定是一种远程方式?”拉贝尔说道。

亚当斯突然瞪大眼睛,惊喜的看着拉贝尔。

拉贝尔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只见亚当斯惊喜道:“你太聪明了!”

只见亚当斯又盯着陈艾道:“其实徐宁说的没错,为了内心而保护九头蛇,为了生存而帮助人类,这是完全符合你纠结状态的,所以你的话应该半真半假。”

“但是,你并没有撒谎,注射污水确实没有用对吗?你是用另一种方式保护九头蛇。”

“仔细一想,陈艾,你为什么要用咒语软化我们的武器?这毫无意义不是吗?看起来在帮助我们,实际上我们根本不需要这样一个咒语,除了内讧的时候有用以外,九头蛇根本不用武器,我们这技能学了有何意义?”

“你只是让我们失去枪械。”

徐宁说道:“你是说,杀死九头蛇还得靠枪械?可是没用啊。”

“是方法不对,一定有某种方式,用枪就可以击杀九头蛇。比如按照特定的旋律……”亚当斯说道。

“旋……旋律?”徐宁愕然。

“欢乐颂……咪咪发嗖嗖发咪唻……”亚当斯说道。

“啊?”徐宁懵逼。

亚当斯说道:“这是相性,这是神秘之音的一个侧面,在人类世界所能被理解的一面。不管是表世界也好,我们这个维度也好,它具备代表性。”

“其实任何武器都可以杀死九头蛇,因为它们吃任何伤害不是吗?用刀,用剑,用枪,用炮,它们也一样会受伤,会被摧毁。之所以杀不死,是因为没有符合相性。”

“我们必须要让九头蛇死得很有节奏,用死亡谱写这段音符,它们才会彻底湮灭。”

拉贝尔问道:“这个想法有点意思,到底怎么做?”

“九头蛇嘛,也许就是九根弦,按照欢乐颂依次爆头咯。也即是33455432……”亚当斯说道。

徐宁懵道:“等一下,那其他头不管了吗?”

亚当斯说道:“请脱离人类的思维,不要用普通思想去揣摩那神秘之音的主人。谁说九个头都要摧毁的?它们在地球也许就只是一部分,我们所见到的怪物,只是在我们表世界的侧面,我们摧毁这一部分就行了。”

“仔细一想,描述中那种宏伟复杂到不可思议,甚至无法理解的声音,应该是超出人类理解范畴的。说不定对方是九音音阶的生物。比人类多两个音阶。涉及到九个头的旋律,应该是用来杀死游戏背景中那不可知的神秘的主。人类应该是做不到的,也不用做到,我们的任务又不是干它。这个任务,欢乐颂已经足够了。”

超出人类认知的颜色,超出人类认知的形状,亚当斯都见得多了,有超出人类理解范畴的音阶,也不算什么。

亚当斯坚信这局游戏里,欢乐颂一定是有巨大意义的,因为一切的起源,都是因为小镇里的人听到了一段神秘之音。

也许,所谓的九头蛇之灾,仅仅是某个无法用人类思想揣摩的家伙,制作的一个乐器。让人类把他们所有理解出来的一部分,弹奏一遍。

而在所有世界,都重复这样的事情,最终每一个层面的世界的生物,都贡献一小部分,便在一个超高的领域,合奏成了一段极度宏伟的乐章。

“啧啧……这么一想,不过是个闲的蛋疼的神明,想收集音乐,只是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是灾难罢了。”苟爷冷笑道。

墨穷问道:“现实中这种事发生过吗?”

“有过,盖亚就是这样的家伙,只是没这么会玩而已……盖亚之神,喜欢用陆地板块做跳舞机。”苟爷漠然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