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五百二十章 不想回家的仙人

墨穷这边,将精神力瞬间就送了过去,连接上巨鹿。

而这,对他是轻而易举。

“如何?”墨穷询问道。

很快那边就给出确切的回答:“我真的到了!就一刹那……不过他们正处于高速移动中……”

巨鹿将那边的情况一说,墨穷哭笑不得。

很显然对方误会了什么,仔细想想也是,人家在空旷的太空正飞着,突然一个东西砸在脸上,那还不得吓了一跳。

这并不是胆小,宇宙中充满了未知,三百年求索中,他们一定也遇到过许多危险。

不出所料的话,总得有个人心神遍布四周,进行警戒扫描。

虽然心神不能像电磁波一样,长距离探查,可中程距离下却是比什么都好用,若有什么陨石,或高强度宇宙射线经过,都避不开他们的灵觉。

然而巨鹿的出现,却是绕过了他们的警戒线,凭空出现在脸上。

并且因为李释天处于高速惯性运动下,航线一偏,顿时刷得一下就离队一百多公里,让他根本没扫清楚撞他的是什么,只知道是个类人型生物。

这突如袭来的变故,对方惊疑不定地先来一发相当正常。

好在这只是个小小的误会,无声的能量碰撞在巨鹿面前,并没有伤到他。

与此同时,巨鹿也连忙把心神蔓延出去,想与对方沟通。

然而,似乎是出于不想被找到位置的考虑,李释天熄灭了自身的光源,并与大部队一起换了个方向绕开。

巨鹿在那里搜索了半天,完全找不到同伴们的踪迹,黑暗的太空中,不放光的事物很难看到,尤其是人类这种小不点,对方还刻意避开他。

墨穷哈哈笑道:“没事,你再看。”

说着,他看着撑天黑幕上连绵的琼楼玉宇,法力一卷,仿佛半透明的大手,将其抓进贝斯特仓库。

之后他自己再进去,封好仓库大门将那些琼楼玉宇,玉璧飞檐,石柱石板,一个接一个的送走。

如此墨穷将之前开天时,所有落到黑幕上的东西,就这么扔到了李释天脸上。

黑暗的太空中,李释天等人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连绵不断地东西砸到脸上。

“梆梆梆!”

尽管无声,但这一下又一下砸脸,却也是砸在李释天心上,砸得他小心肝跳得梆梆的。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到哪都被砸?简直是天降横祸。

当然,这点程度的伤害,他能轻松化解,但莫名其妙地被狂砸,换谁也慌。

“是谁砸我!”

李释天这回相对速度较慢,倒是看仔细了,这竟全是当年他们在母星上界建设时的材料。

上界是他们十二位仙人合力建造的,这些建筑风格烂熟于胸,一眼就能认出。

“这不是我家吗?”李释天发现几百块自家的玉瓦墙砖,顿时懵逼了。

“不好!我们可能陷入了幻阵!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被我自己家砸了!”李释天惊疑不定道。

一名绿发仙人说道:“胡说八道,这不是幻阵。”

他捏碎一块砖,汲取了其中的灵气,稍微补充了一下自己,顿时确定这不是幻阵。

如果真的是连这都能彻底模拟的话,那他们也可以放弃了,这阵无解。

“原来砸你的是我们自家的东西……那之前呢?之前砸你的莫非也是?”有人说道。

大家这么一想,顿时心神连接过去,不连也不行了,因为他们现在周围一片光明。

因为墨穷扔过去的无数上界残垣断壁中,有许多会发光的家具法宝,这已经把他们的位置给标注地一览无遗。

于是乎,两拨人终于相认彼此。

“是我啊!”

“怎么会是你……”

发现巨鹿在这,可把众人看傻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等一下!有问题!绝对有问题!”不是巨鹿还好,是巨鹿反而更恐怖。

他们在这遥远的太空中,宁愿见到一个陌生人,也不想看到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巨鹿。

“真的是我,有人用大挪移手法,把我从家里送来了!”巨鹿见到道友们一个不少,都还活着,非常高兴。

他们自有一种印证之法,巨鹿很轻易就证明了自己。

然而李释天还是不可置信道:“开什么玩笑!你知道这有多远吗!”

只见他指向太阳,巨鹿回头看去,随后也瞳孔一缩。

太阳,在视野中,仅仅是个绿豆大小的点。

尽管非常明亮,但视直径上明显就只是个大一圈的星星,一颗夜空中最亮的星。

“我的乖乖……”巨鹿懵了,他多次太空航行,当然知道视野中太阳变得这么小意味着什么。

他们每次在太空中不管怎么流浪,太阳都是很大的,一回首,总能看到清晰而闪耀的太阳,以及那美轮美奂的光晕。

这往往,都会给予他们莫大的安心。

但现在,太阳都变得这么小了,这得多远了?再飞下去,万一和群星分辨不出来了怎么办?

“你怎么做到的?这是把我送出多远了?”巨鹿在心中问道。

墨穷估算道:“你们周围真的那么黑的话,至少距离我这里四十亿千米吧!”

“四……四十亿千米!”

一瞬四十亿千米,这个世界的仙人还没发明这么大尺度的挪移技术。

巨鹿呆滞片刻,连忙对同伴们说道:“不要继续下去了,你们已经距离母星四十亿千米了!”

几人对视一眼,淡定道:“我们知道,但做事岂能半途而废?我们已经寻找了三百年,无论如何也得找到水星。”

听到这话,墨穷瞬间出现在巨鹿脸上,周身由法力保温恒压。

“说得好。”

“你是谁!”众人虽然大惊,但这次没有像之前那样敏感了。

墨穷一笑,和巨鹿一起相互补充,把母星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听到这家伙把天给戳破了,还奠定了一套蓝白社秩序,李释天等仙人无动于衷,甚至还有点想笑。

“你们不信?”墨穷问道。

李释天笑道:“不是不信,而是你口中的秩序,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和广袤无垠的宇宙比起来,凡人太微不足道了。我们愿意在这空寂的虚空中游荡三百年,你觉得我们会在意一个小小的人间?”

“凡人朝生暮死,不过如宇宙中的一个泡泡,一个人的一生,所能掀起的风浪,还不如这里任何一块石头落下来的动静。”

“我们已拥有长生,人世间的一切皆如浮云。只愿用这漫长的生命,去探求这大到难以想象的世界的奥秘,见证无穷尽的风景。”

“水星只是个小目标,找到水星,我们还要找到木星。找到木星,我们还想看看,这满天繁星中每一个明亮的光点,是否都是个太阳,囊括了一片乾坤。”

“在这三百年间,其实我们已经发现过第四行星,只不过它不是水星,它根本没有水……可是我们依旧感受到了愉悦,我们意识到,无论五行星体分布论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当我们付出行动得到一个结果时,证明和证伪同样快乐。”

巨鹿愕然苦笑道:“我等了你们三百年,你们既然发现了第四行星,为何不回来?”

“因为他们还没找到水星。”墨穷笑道。

巨鹿怔住。

李释天笑道:“没错,说好了找水星,就非得找到它不可。尽管证明了五行星体分布论是无稽之谈,但宇宙这么大,水星一定存在。”

墨穷点头道:“一定存在,也确实存在。表面完全被海水覆盖的星球,在这广袤的宇宙中,甚至还不少呢。”

他发现,这些人三百年不回来,不是遇到了危险,而是上·瘾了。

黑暗的宇宙就像是一片沙漠,每一个天体都是绿洲,也许它一片荒漠,也许它极端恶劣,也许充满了危险。

但它们千奇百怪,各有自己独特的奇异现象。

也许找到的不是心理预期的那一个,但发现本身就是快乐的。

他们找到了第四行星,证伪了金星外面是水星的推论,可一个猜想,无论是证明还是证伪,都是付出努力后得到一个答案。

对于这些有着漫长生命,已经脱离低级趣味的仙人们而言,这就是他们生命的乐趣所在。

他们不想回去了,五行分布论是错误的,意味着宇宙中的天体属性,有着极大的随机性,不可能用简单的五行模型,或八卦模型就囊括。

正如同曾经迷信牛顿的人发现,经典的力学不可能推算一切运动的奥妙,拉普拉斯妖不存在。

仙人们正是意识到:水星的存在,你不去找到它,是不知道的。

宇宙的复杂,不是坐在家里冥想就能算出所有的,它充满了未知。

于是乎,‘水星’成了一个目标,一个‘大秘宝’,它存在于这片无尽宇宙之海的某处,等待被人发现。

而在寻找大秘宝的过程中,他们已经可预见性的知道,自己将会面临无数的惊险,可这并不能阻止他们,反而更令人期待与兴奋。这之间会见证多少风景,光是想想,就不愿停下了。

巨鹿也意识到这一点,他一开始听李释天说,不找到水星就不会去,还没理解什么意思。

但现在,却赫然明悟:为了找水星,他们可能不会再回家了。

也难怪他们如此敏感,一点意外都让他们如此惊疑。

那是因为,他们已经把自己当做了无根之人,一群永远不回家的探索者。

“可恶……你们把我丢下了!”巨鹿愤怒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