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一日成婴

“还继续?”

东野伯玉惊骇,看着萎靡的墨穷,心说人都这样了,还不知其中凶险,这群人怕不是傻子吧?

只见墨穷被拖进了屋内,直接呼呼大睡起来。

墨穷用壮士断腕的方式,割舍心神,中断融合,已经是属于自残保命了。

据他估计,墨穷已然伤了根本,一辈子也只能休养个八成,没有灵丹妙药,想要彻底休养完全是不可能的。

这群人是流民野修,愚昧无知,不撞南墙不死心,他倒是能理解。

可如今都撞了南墙,撞得头破血流,还不死心,那就是脑残了!

“你嚎什么嚎?别吵他睡觉!跟我来,咱们聊聊修仙界的事!”苟爷带着东野伯玉去到审讯室。

一路上,东野伯玉苦劝不休,疯狂想说服他们不要再作死了。

那苦口婆心的样子,仿佛他不是个俘虏,而是他们亲朋好友一般。

对此,众人虽然也忧虑,但却也不是太担心。

邪王那篇炼化道果的法门,他们入道之后就研究过了,具体方法已经烂熟于胸,就是没实际运用过。

之前一直手头上没有元神元婴之类的道果,现在一上手,就直接越级炼化元婴,要说没有风险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们忧虑,生怕墨穷出了岔子,把自己炼死了。

不过墨穷也不是铁憨憨,事不可为不会强求,精神被污染得几乎崩溃之际,果断把污染的部分集中起来割舍出去,这是贝塔社员的基本操作!

要知道当初开启精神力,在基地里训练用法时,社里别的都不强求一定要学会,但这种哪里污染切哪里的法子,却是一定要精通的。

毕竟与生物型收容物、怪物型衍化物之类的东西打交道,社员的精神力经常被污染。

这种保全精神纯洁的方式,每一个开了精神力的社员,都能信手拈来。

如此自残,在这里是根本不现实的。

元神之力是精神力与灵气的融合产物,灵气好补充,天地间到处都是。但精神力就不同了,它只能由人心孕养出来。

除了个别灵丹妙药,没有东西能直接补充精神力,那精神力自然珍贵。

可是七日赌的精神力,看似和其他世界的精神力差不多,却有着本质区别——它是通用特性的产物。

特性就是特性,哪怕再一般,也总有一个角度,是绝对性的,是凌驾规则的。

它会损伤,会被污染,会有强弱之分,但在休养上,却是如设定好了一般:睡觉回血。

这就是它最不科学的地方,只要没死透,一觉睡足,精神饱满。

只要有精神力,那元神之力就是生生不息的,因为灵气到处都是。

而只要元神之力不枯竭,持续保护,元神里的灵魂就不会损坏,继而能再接再厉,直到把他人道果生炼融合为止。

这一觉,墨穷足足睡了九个小时,随后精神饱满,神气完足地走出来。

“啊!爽,感觉精神力又强壮了一些,修为也精进了好多。”墨穷笑道。

此时苟爷已经审问完了东野伯玉,了解到许多关于修仙界的事。

见墨穷休养好,也是放下心来,问道:“没什么隐患吧?”

“没有,根据这法门所述,低境界炼化高境界,理论上其实是可以的,我只要能把这元婴融合,我就是元婴期了。只不过从古至今,无人能做到罢了,没有那么厉害的精神恢复力。”墨穷说道。

苟爷哈哈笑道:“那太好了,他的师门最近两天就会来人,他们若想杀我们,我们也不用害人家性命,取他们道行就是了。”

一旁的东野伯玉,呆滞地看着墨穷,他自然看得出来,墨穷精神饱满,很明显是休养好了。

“开什么玩笑?这才过多久!”东野伯玉不敢相信这份事实,墨穷心神上几乎一辈子都养不好的伤势,竟然半天不到就好了!

丹药!一定是服用了顶尖的养心丹,否则没法解释!

“可恶,他们竟然有养心丹,是了,他们肯定是发现了仙人遗迹,那黑铁和奇特的蓝白之道,恐怕也是从中获得。”

东野伯玉哪里想得到他们睡觉就能恢复精神,纵然只言片语提及到了,他也不会那么想,只以为是偷偷磕了药。

一群流民野修,连黑铁那种奇异的材料都有了,连不惧掌心雷的抗性都有了,又有孕养心神的顶尖丹药也不是很奇怪。

“这怕不是一群挖了宝藏的乡巴佬吧!”东野伯玉痛彻心扉,心说自己怎么没有那么好的命?

只见他眼睁睁看着墨穷再次炼化,时不时地割舍出混乱精神。

纯粹以自残的形式保全自己不被他人思维影响,这使得炼化速度更快,基本上两分钟就吞噬了剩下的一半元婴。

这可比邪王炼化快多了,这哪是修炼啊,这是自残!

完全不把自己的心神当一回事,墨穷在那疯狂吐血,眉心激射完全崩溃损坏的心神,夹杂着无数记忆糟粕。

糟粕通过‘一刀切’的方式抛弃掉,再用特殊法门把感悟精华留下,并融合法力。

墨穷拼着自己精神恍惚,道宫不稳,几乎崩溃,可总算把元婴彻底融合了。

东野伯玉绝望地看着墨穷,踏入元婴期。

“孽畜!魔头!”

“我的元婴啊!”东野伯玉气急,一口血喷出,软倒在地。

百年道行,为他人作嫁衣裳。这份打击,某一刻他甚至感觉:你还不如杀了我!

本命元婴被彻底炼化,他算是再无希望修仙了。

此刻绝望地躺在地上,痛苦不已,再也无法保持从容。哪怕师尊把他救回去,他也是凡人一个了。

领略了修仙者的滋味,又被打回凡尘,他顿觉了无生趣。

成仙是他的梦想,也是每一个修士的初心,绝断仙途,足以教人心死。

“哈哈哈哈!”东野伯玉虽然在笑,却泪流满面。

他脸色几番变换,神色复杂。

再看墨穷,又晕倒了,就算是元婴期,也是最虚弱的元婴。

此刻立刻被人抬进屋里睡觉去了。

当然,东野伯玉不知道只要睡觉就好了,还以为这是抬进去嗑药了。

他心想,一日之内养好心神重伤的丹药,那是珍贵至极的,这些人就算有,肯定也没有太多。

哪怕多达几十粒,也最多让这群人快速炼化别人道果,达到元婴,最多最多达到元精。

而他师尊乃是四象境大能,有一千八百年道行,这些人终究是必死无疑。

“你们夺我道行,已经不是私仇了,而是清流之敌。如此魔头,人人得而诛之。不说你们口中的秩序,单凭这一点,便是与十二仙门为敌。”东野伯玉缓缓站起来说道。

他并没有大家预想中的憎恨,此刻竟是非常平静地阐述他们之后要面对的后果。

东野伯玉已经是彻底修仙无望了,没有灵魂,哪怕泥丸宫是开着的,也修不了仙。

此刻的他,其实就相当于地球的克隆人、人造人。脑死亡的那一刻,没有灵魂消灭的过程,会同时间意识彻底湮灭。

这样的凡人,就算还能活几十年,也不会被修士瞧在眼里。

师门就算顾及颜面把他救下,以后也是扔回老家自生自灭,彻底拜别仙途,曾经的道友定然不再问津。

在看到墨穷融合他元婴之后,他已经对自己的未来心知肚明了。

至此,他与仙途再也无缘。

可他的思想,终究不是纯粹的凡人,百年来的生涯历历在目,一番回想下,突然有种彻悟。

怨恨,咒骂,又有何用?哪怕把他们全杀了,自己活着也不过是了此残生。

此番失了道果,断了念想后,反倒比之前元婴期时,更有修仙者风度。

“你们要杀便杀,成仙终究是一场大梦。”东野伯玉平静道。

不等苟爷说话,亚当斯就嬉笑道:“你想死?”

东野伯玉微微摇头,看着庄园外熙熙攘攘正在搭房造屋的流民,轻声道:“人终究是想活着的。他们为了一口饭,可以不要命,但也是为了活命,才想拼命吃上一口饭。”

“生老病死是自然之理,但乞活惧死,也是人之常情。人为了长生久视,便要逆天修行。这江山风雨岁月山河,无数修仙者前仆后继,为了长生可以在刀光剑影中拼死争夺,生绝死地亦敢舍命一闯。”

“这到底是顺天求生,还是与天夺命?”

“人活于世间,正是在顺境中逆天,逆境中顺天。不过都是人说的,谁真在乎过天意?”

东野伯玉眯着眼看着满天繁星,笑道:“他说……人心即天意,当真是至理名言。”

“咦?”苟爷惊讶地看着他。

东野伯玉也看向他道:“你们不杀我,也改变不了结果,你们的修行,是他们眼中的魔道,你们要做的事,与天下为敌。无数修士会来阻止你们,就算我师尊亲来,也不是为了救我。我想活,但我之生死已不由己……不,从来如此罢了。”

“人人都在俗尘中挣扎,修仙者也未有例外,不过是自诩超脱。有人未曾看破,有人看破不说。我的性命已不再我手中,无论我想不想死,你们若要杀我,我也无力反抗,正如这生如蜉蝣般的流民。”

“身处浊世,不见大道,波及而死,又能如何?”

亚当斯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你沦落凡尘,反倒比之前更像修仙者!”

“你心境未毁的话,倒是个不错的理论修仙学家。”

“来来来,我有一篇道德经!”

“???”负手望天的东野伯玉不解地看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