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四百八十二章 拦不住的箭

“是何变故?”

上界中央戊土八百里四方城突然被自下而上的一股力量戳破了一角,导致太素之气泄入下界,顿时惊动了附近的炼炁士。

数百名炼炁士齐聚天漏之处,发现不只是四方城的地基被戳破,还有承载四方城的那囊括整个下界,隔绝天地的天维被打破了。

虽然天维只是破了一个窟窿,但上界浓郁的太素之气至此有了宣泄,贯穿而下,扩大了破口。

顿时犹如天河倒倾,灌冲大地。

数百名炼炁士对此束手无策,天维不是他们能修复的。

这是两千年前十二名真仙一齐布下的结界,毕竟太素之气越来越少,而众生越来越多,若不合理规划,任由亿万凡夫俗子、草木蛇虫随意汲取,怕是大道无期。

太素之气中含有的太素物质,是宇宙原始之时,混沌变而成形,形而有质,而未成体的状态。

这是成仙的基础,到了现在,这种物质已经极端稀有,仅有仙人能从其他星球提炼一丁点回来,整体上一直趋于越来越少的势头。

若想供应所有生灵修炼是不可能的,最后只是谁也窥不到仙途。

稀有资源自当集中在一小嘬人手中,只有尽可能地限制分配资源,最大化效率地培养出更多的仙人,才能更多地从其他星球提炼太素物质。

因此十二位仙人隔绝天地,将所有太素之气拘押在天上,让大地之上的人再也不得成仙。

想要来上界,必须踏天路,考量各种标准,非惊才绝艳之辈不可上天。

那些下界的修士,上不了天,就只能守着日益消耗的那么点太极灵气修炼,一辈子最多也就止步于两仪境界。

“竟然漏了这么多太素之气,到底是什么戳破了天维?”

“看!那是何物?”

众人能看到,有一抹模糊的奇物冲天而去,似乎是刚才从地上冲上来的。

“可恶!还想跑!”

“给我收!”

有一人取出一卷霞布,急速追上,信手一抛就缠住了那直冲太阳而去的奇物上。

“我锁住它了!咦?”

那人用法宝牵引住了奇物,却不料奇物冲力极大,速度丝毫不减。

他本人反而因为牵引,被拽向天穹,直朝天外天而去。

“我来助你!”一名剑眉星目的少年追赶上去,以极快得速度拦在了奇物前方。

他这才看清,那奇物是一团爆碎的残渣,而其原本应该是一支箭?

总之这已经毁坏的残渣,有着明显的人为加工痕迹,且材料奇佳!

虽然不知道为何没有一丝一毫的法宝气息,但应该原本是非常可怕的法宝!

“放肆!下界有人胆敢射破天穹!”

那少年怒吼着,眼里绽放出一抹金光,双手挥出一清一浊两道气浪对轰向那奇物残渣。

“轰!”

“哪来的后力?”少年惊异万分,他看奇物速度一般,想来对轰之下,可以阻挡。

却没想到,那奇物呼啸而过,强势地挤开了他的法术轰炸,贯穿了能量冲到眼前!

“噗!”少年连忙躲闪开,却被刮破了面皮,鲜血淋漓。

反观奇物,经受一轮轰炸,只是稍微更碎了一些,仿佛碎不碎它都是这么强!

“我来!”一名身着红衣的青年飞来,祭出一方巨钟,罩住了奇物,想要镇压住它。

可紧接着,巨钟就脱手而出,把他撞开,在天上翻了两个跟头。

再抬头,就见巨钟直冲天日,离他而去。

“啊!我的宝钟!”

那青年似乎极为宝贝他的巨钟,连忙追上去死死抱住。

于是乎他随着巨钟一块强势升空,轰得一声,撞到了天维外壁。

天维笼罩大地四极,浑圆如鸡子。其实就是包裹了整个星球,在八千米到两万米之间,两层天维屏障形成了上界。

若破了天维外壁,就是天外天了,死寂的虚无之地,便是太空。

那奇物,破了下苍穹还不够,还要破上苍穹!

这若给它撞开,岂不是上界两头漏气?

“快快拦住它!”一众炼炁士大惊,但他们手段用尽,却怎么也无法阻挡这强势冲锋的诡异法宝碎片。

“天维非真仙不可破,莫非是下界所有修士联合起来破天?”

“没有啊……”

他们有人遥望下界,想找出罪魁祸首。

然而下方不过是原始丛林而已,充其量有些许妖物,但肯定也都在刚才的天塌之祸中丧生。

若有人强轰天维,他们不可能感应不到的,而且现在看来,也不像是一大群修士合力行事,反倒明显是某人操控法宝独立破天。

能如此无声无息射破苍穹的存在,只能说明破天之人修为高深,且一瞬之间就完成破天,根本没有任何僵持与拉锯。

天维结界一丁点阻挠都没有,就被可怕的力量冲开了。

如今,看样子,还要再破一重天?

“到底是谁!”

众炼炁士震怒地看着顶着巨钟的奇物轰到上苍穹,顿时天维崩裂,紫光冲刷下,巨钟更是化为齑粉!

倒是破天奇物因为被巨钟笼罩,又兼自身材质奇佳,反倒没什么损伤,直冲进了天外天虚空。

那抱着巨钟不肯放手的青年,在撞击时还是放手了,那紫光可不是开玩笑的,乃是仙人禁制。他若敢撞上去,必然形神俱灭。

“快!快去请老师补天!”

众多炼炁士找不着罪魁祸首,又奈何不得那破天奇物,只能顺着苍穹破洞,仰望星空。

眼睁睁地看着那东西在虚空中飞行,朝着太阳而去。

他们的老师,正是十二真仙之一,号巨鹿。

巨鹿是暂时唯一留在天上的真仙,早听闻天漏气了,此刻已经驾一方庞大印台飞来。

他稳坐印台,抬手放出一阵阵紫光,顿时止住了气浪宣泄。

那紫色的天维屏障一阵波澜后,恢复平静,化为无色,似是被修复填补了。

“啊!拜见老师!”

“老师,破天之物飞走了!弟子无能!”

众人悲戚着,而那巨鹿举手抬足就弥补了天维,从头到尾面无表情,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这位仙人虽然闭着眼睛,却对周围情况了如指掌。

虚空中飞行的破天之物,他瞬间一个闪烁就追了上去。

他稳坐着拦截,闭着眼睛就一掌拍去。

掌中绽放金光,顿时化作百亩大小的金掌,石破天惊地拍上那奇物。

众人仰望天外,直觉老师修为深不可测。

“好久没见老师出手了,这一掌道韵妙不可言。”

“轰!”

巨鹿的金掌狠狠地拍下,本想着管它是什么法宝,没有什么法力波动,纯粹是蛮力而已,自然可以轻易镇压。

他甚至还以为这东西是惯性使然,导致的去势不减,因为他根本没感觉到有谁的心神在操控此物,所以这才用手去抓。

却不料一掌上去,顿时一股钻心的剧痛袭来。

“嗯!?”巨鹿猛然睁开眼睛。

这哪是什么惯性使然?

巨鹿仙人明显感觉到一股绵绵不断,生生不息地冲击,硬是挣脱了他的金掌束缚。

甚至那材质奇硬,在这强势地冲击力下,还击破了他的金光防御,伤了道体。

在对方寸步不退的情况下,他用力越猛,反而伤得越重!

破开金光有大半的功劳,反而要归功于他自身这沉重一击的力道。

“噗!”掌心爆出一团能量涡流,破天奇物洞穿手掌而去。

虽然彻底碎成了粉末,但莫名其妙地还要向前冲,前进不息!

“是何道理!”巨鹿仙人双目圆瞪,眉心一点小珠在皮肉下直跳,正是他的太素道果在泥丸宫内惊得发颤,道心不稳所致。

他直接从印台上跳了起来,祭出一个瓶子,呼得一下将那奇物收入瓶中。

见瓶子安稳回来,他这才松了口气,降回天维内。

“老师……”炼炁士们头皮发麻,老师道体被伤他们都瞧到了,这可是不得了的事。

好在老师祭出法宝,终究还是镇压了那个奇物。

不过,巨鹿仙人回来后,却盯着宝瓶沉默不语,怔怔发呆。

他们不知道,此刻巨鹿仙人泥丸宫中道果在狂颤。

“东西呢?”

他本以为自己收纳了那破天奇物,却不料仔细一查发现,奇物并不在玉瓶里。

或者说,是进去之后,瞬间消失了。

有人无声无息,瞬间收走了被封禁在他宝瓶里的东西?

这怎么可能?就算是同为仙人的其他十一位也做不到。除非境界高于他,达到了他苦苦追寻的太始道境。

“师尊,下界有人射破苍穹!吾等定将群起下界,找出此人,天雷正法以儆效尤!”炼炁士们冷冽道。

巨鹿眼皮子一跳,说道:“不要大动干戈,青阳,你下界一趟。”

青阳正是那毁了巨钟,一身红衣的青年,听到老师点名,茫然抬头道:“啊?老师……我貌似奈何不得破天之人。”

他说的是实话,人家一箭顺带毁了他的宝钟,又伤了仙人老师,他一个人下去顶什么用啊?

巨鹿摇头道:“非是让你捉拿他,只需明察暗访,看看下界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人物……刚才的奇物你也见到了,找出与此物有关的人。”

讲道理,他身为仙人,硬是看不出幕后之人这一手用得什么门道!

就算不是什么可望不可即的太始道境,起码也是一尊仙人,下界没有太素物质,还修出了仙人,极可能是走出了一条前人所未有之路。

对方想要太素物质,却又不走踏天路,反而偷偷以奇物破天,估计是忌惮上界的十二真仙。

如此,可推测出对方还没有超越仙人。

巨鹿现在一个人坐镇上界,不想大动干戈,相反想结识对方,毕竟若真有不需要太素物质就成仙的方法,那真是太好了。

还有,那破天的奇物,虽然毫无法宝炼制的痕迹,但材质却是极高,他闯荡外九洲,哪里没去过?却生平就没见过那么好的材料!

可是对方一箭破天,却不露面,显然是不想见他。既如此,还不如派个修为和下界顶尖修士差不多的弟子下去先找出对方,他再从长计议。

“青阳,这玉瓶赐你,我下了三道自行触发的法门,你可使用三次。”

“若有入瓶还能逃脱者,定与破天之人有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