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五十八章 你紧张什么

“谢谢老板,要不接下来几天我都住你那里吧。”女演员欣喜道。

“不用了,你走吧。”墨穷摆手道。

女演员正要离开,墨穷突然又叫住她:“你会游泳吗?”

“不会……”女演员道。

墨穷说道:“嗯,你有了钱,也不要瞎忙活了,自己待在房间里等到船靠港,回老家过日子吧。”

“嗯……”女孩有点感动。

与她分开后,墨穷回到五楼餐厅,微微叹气。

墨穷看向阳台那边的袁少,此时他已然打完电话,神清气爽,似乎有什么开心事。

“花两百万买一块破木雕,还那么爽快,绝不是钱多了烧的。”

墨穷暗想,这家伙昨晚应该也做噩梦了,不过就算两个人都做噩梦,比较容易让人感觉奇怪,他也不应该那么快想到这是木雕导致的才对。

女演员显然就没把噩梦和木雕联系起来,这种事,只有内心首先就对超自然事物敏感,并且习惯性往超自然事物上考虑的人才会想到。

墨穷也是从车芸那了解了这些,才会考虑到有一件超自然物品,继而想到是木雕。

为什么那个袁少也想到了?

“又是个外围人员吗?”墨穷心说。

毕竟像车芸那样的外围人员,才会关注这种异常的情况,并想那么多。

他们就是找这种东西的,专门收集这方面情报的,所以思维模式是和一般人不同的。

“不过昨天套话时,车芸内心潜台词有说过,这个船上就她一个外围人员。”

“应该是她不知道还有别人,蓝白社的眼线真是厉害啊,近在咫尺的两个外围人员,彼此间都不认识对方。”

“说不定我从小到大,认识的人里,就有外围人员……”

墨穷摇摇头,感慨万千。

他不可能对那个女演员怎么样,这个女演员的说法已经是对他最有利了。

如果她出了什么事,反而会引起注意。

木雕既然已经落到蓝白社的手上,就算了,墨穷又不是没研究过那东西,确实是没什么好研究的,真是一块纯木头。

“小墨!”

张赫突然走进来,坐到墨穷身边。

墨穷笑道:“你起的真晚。”

“别说我,你昨晚如何?林焌找你麻烦了吗?”张赫说道。

墨穷摇头道:“没有。”

“哈哈,那看来在船上是没事了……对了,那你昨晚岂不是爽了?”张赫笑道。

墨穷知道他问的是女演员的事,顿时笑笑没说话。

张赫也没追问,过了一会儿,来这的人越来越多。

毕竟五楼的这个海景餐厅,是整艘船最好的餐厅。

只见车芸走进餐厅,看到墨穷后,直接往他身边一坐。

“嗨。”车芸打个招呼。

其内心说:好久没这么轻松了,竟然催眠了自己十七个小时……精神好好啊,这时候喝杯牛奶就更舒服了。

墨穷一愣,心说她还会催眠?

会催眠的人竟然对他开放心声?怕不是走火入魔了吧?

“嗨,睡得怎么样?今天没什么事,就起这么晚啊。”墨穷说着。

他又跟车芸聊起来了,车芸正觉得自己睡得好,所以墨穷的话直接是说到她心里去了。

甚至于,墨穷顺手点了三杯牛奶,更是让车芸眼睛一亮。

“你怎么知道我想喝牛奶的?”

墨穷摸了摸喉结道:“啊?我自己想喝,因为早上起来喝杯牛奶很舒服的。”

车芸也是这么想的,顿觉亲近。

这时,张赫突然叹了口气。

墨穷顺着目光看去,就见林焌走了过来,直接坐到了这桌。

周围好几桌的人都看向这边,对墨穷的目光有些不善,显然大家都知道了昨天的事。

“诶?这兄弟起的够早的,昨晚不是拍电影来着吗?”突然有个人说道。

“什么拍电影?”

“当然是跟那个小演员在床上拍电影啊,还要为了她投个几百万呢,真够客气的。”

正如张赫所说,一觉醒来,突然所有人都开始排斥他了。

昨天他当着这几个人的面跟个女演员客气了一下,当时他们还只是笑而不语,今天就突然拿出来说了。

墨穷暗道林焌的面子真够大的……

张赫看了一眼那群人道:“你们跟谁说话呢?”

“没什么,我们就聊聊。”有几个人立刻住嘴了。

张赫虽然和他们家里差不多,但这个人中二,特别能死撑。

一般来说,夹在两人中间,肯定是选择站在对自己帮助最大的那边,而舍弃掉拖自己后腿的。

可中二的人不这么想,一旦觉得谁是兄弟,信别人就往死里信,不考虑后果。

对于不怕吃亏的人,除非做绝,否则还是不要惹,他真敢为了一个外地人跟所有人发脾气。

此刻,墨穷淡定地喝牛奶,注意力却放在袁少身上。

袁少听了众人讲的名字,顿觉耳熟,不禁问道:“哦?那女的昨晚在他那吗?”

林焌笑道:“应该是吧,我不是很清楚。”

随后对墨穷问道:“那个小演员昨晚是不是在你床上?”

墨穷看着林焌,知道这家伙什么意思。

无非是觉得他跟车芸太亲近了,当着车芸的面故意这么说,想以此让车芸知道,他昨晚睡了个小演员,让车芸讨厌他。

对此,墨穷只是笑道:“我跟她什么也没做,晚上回去看到她脸色不好,可能不舒服,就让她走了。”

袁少听了,只是一笑。那女的后来到他那去了,他自然知道女演员昨晚确实脸色不好。

但林焌不信,他并不知道后来那女的去到袁少那里。

“哈,你把别人请到床上,什么都不做又让人走了?”林焌说道,他以为墨穷想狡辩。

在场只有袁少知道墨穷说的是真的,不过他不会站出来说昨晚那女演员到他那去了。

墨穷说道:“不行吗?她不舒服,你还想怎样?”

林焌说道:“那如果她身体没问题,你是不是就跟她玩一夜了?”

“是啊。”墨穷说道。

“哼……你,嗯?是?”林焌一愣。

众人皆怔,他竟然承认了。

墨穷有什么不能承认的?喜欢车芸?不过是他人一厢情愿,他更多对车芸背后的未知感兴趣。

林焌自以为将他一军,却不料墨穷根本不在乎,不过是林焌自作多情。

“你看上了那个小演员,若身体没问题,肯定就和她上床了。”林焌说道,看向车芸。

然而对此,车芸只是默默地喝牛奶。

至于墨穷,则奇怪地看着林焌:“哦。”

“……”林焌没话说了。

墨穷笑道:“她身体没事,我昨晚肯定就把她留下来了,你这不是废话吗?你要把她叫到你床上,你会什么都不做吗?”

林焌面对反问,愕然了一下,发现车芸也很好奇地看着他,顿时道:“当……当然什么都不做了……”

“那你好棒棒哦。”墨穷笑道。

“哈哈哈……”林焌的朋友都有些尴尬,唯独张赫毫无顾忌地大笑。

林焌瞪了张赫一眼,张赫稍微收敛一下,却说道:“人家晚上干嘛,你们闲操什么心?”

众人皆不语,有几个更是无语地看着林焌。

大家都看出来了,墨穷并没有在追车芸,否则哪里能如此大方地说这种事。

可他们从林焌那里听来的情况不是这样,却是枉做了小人。

车芸把一切看在眼里,笑道:“你们几个别再我面前谈这种事好吧!”

同时,墨穷能从车芸的心声里听出来,车芸反而对他更亲近了。

本来她偶尔也会想墨穷是不是和林焌一样的目的,但林焌相当于直接帮忙排除了墨穷的目的性,让车芸觉得墨穷只是单纯地跟她聊得来,是林焌自己想多了。

墨穷一笑,他了解车芸,这女人不是什么单纯的大家闺秀,对于林焌等人的想法,心里跟明镜似的。

她游走与多个上流圈子,见过的世面多了去了。

林焌以为他不懂的东西,其实她都懂。

这里大多数人干过什么,家里是靠什么起家的,她都知道。

此刻,林焌异常尴尬,脸色难看,突然招呼旁边的一个嫩模去喊那个女演员。

“去,把她叫来,我有话问她。”

墨穷一愣,就见袁少惊道:“你叫她干什么?”

“我就不信,他昨晚什么都没做,虚伪。”林焌说道。

袁少道:“做没做有意义吗?不用问了,那……女的昨晚在我房里!”

“什么?”林焌怔道。

袁少也没办法,他虽然跟林焌关系很好,但此刻只好说了,似乎不想让那个女演员过来问话。

这时,那嫩模说道:“不好意思,她回去就睡了,但一直在做噩梦,叫醒来之后都不敢睡觉了,整个人精神状态很差。”

“是吗?怎样的噩梦?这么可怕吗?”车芸好奇地问道。

墨穷面色一紧,却注意到袁少也同样面色一紧。

“咦?他也不希望车芸关注这事吗?他难道知道车芸是同事?不想被分功劳?”墨穷感觉有些奇怪。

心中暗道:我紧张一点也就罢了,你紧张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