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四十五章 随缘旅途

墨穷的大珍珠,是有炒作价值的,像他这种直接卖,是最亏的一种。

只要有很好地运营手段,包装一番,这么一颗珍珠的价值,可以翻倍。

这也是为何小坤一开始说买不起,后来见墨穷想直接卖,又打算收了。

稳赚不赔,干嘛不收?虽然包装炒作也要成本,但他家这事做得多了,有专门的团队处理。

可能要酝酿发酵两年、三年,但最后肯定是大赚的,不仅赚钱,还赚名声,有助于品牌形象。

这里,墨穷就要感激一下张赫了。

墨穷想尽快换成钱,没钱没势,小坤可以轻易把价格压低,直接按首饰品的规格收,墨穷可能三百万就卖了。

就算墨穷知道这绝对少了,但也没法把价格抬到六百万,更别说张赫最后又强势挤兑了一下小坤,再加到七百万。

张赫就几句话的功夫,帮墨穷多赚四百万。

这就是有朋友帮忙说话的好处了。

墨穷谈好了买卖,回去就有七百万拿,心里顿时美滋滋。

高兴之余,墨穷冲张赫笑道:“谢啦,我水性还可以,下次有需要可以喊我。”

张赫笑道:“这有什么好谢的,请我吃顿饭就行了,我最喜欢在大海上交朋友了,在茫茫大海上相遇就是缘分。”

小坤白了一眼道:“搞半天最后就我吃亏?你谢他干嘛啊?就说了两句话而已,出钱的是我啊。”

墨穷一笑,急忙道:“对对对,还要谢谢金主。”

小坤说道:“我怎么感觉自己是个冤大头。”

张赫切道:“你冤?这东西我七百万收了可能不赚,但你收了一定赚的,自家兄弟少赚四百万会死啊。”

“你就说吧,你能赚多少?这东西要是搞成传世珍宝,你们家拍卖行说不定可以跻身亚洲一流。”

小坤切了一声说道:“还传世珍宝,你以为跟喝汤一样啊?没有真正的大人物去打响名气,它的价值一两千万也就到头了。”

“珠宝这东西,要有买家接手,才算是真正有高昂的价值。只有文物才不愁买家,个人不接手,国家也会接手。”

“全靠炒作附加值可不行,想跻身亚洲一流,非得有真正的文化吸引力,吸引那些大收藏家,愿意拿出自己珍藏的古董出来拍,否则都是小打小闹。”

“特别是那些有文化背景,汇聚古代艺术精华的好东西,都不用太炒作,有的是识货的人,轻松能拍出千万。”

“若是有一件真正的传世珍宝,能拍一亿多,可惜,几年也碰不到一件啊,去年春拍三十八件拍品,才拍出两亿多,我家这是要凉了呀……”

然而墨穷一愣,说道:“多少?”

“两亿多啊,你别看很多,这是三十八件合起来的成交价。”小坤说道。

墨穷道:“不是,我是问真正的传世珍宝,能拍一亿?”

“那肯定了,都说是传世珍宝了,一亿小意思。”小坤说道。

“文物不是应该是不能买卖吗?传世珍宝,应该是无价的吧?”墨穷问道。

小坤笑道:“文物是文物,古董是古董,这东西限制流通,拿出来拍的,都是属于私人收藏的合法之物,不能买卖的,定是地里刨出来的,那属于国家的文物,除非是国外挖出来的。”

“倘若是在境外,有我国文物被发现,国内的博物馆一定会想尽办法买回来,我家拍卖行若能促成这么一桩文物回国,定然名声大振,发达了呀。”

随后看向墨穷道:“你问这些干嘛?你这个珍珠不算,海上捞了就走,谁知道,到了我手上,它的来历瞬间就是公海内发现的了。”

“哈哈。”墨穷笑着,若有所思。

混迹在别人船上,墨穷感觉自己涨了不少见识。

和这些人深入接触,发现张赫和小坤他们家里,虽然不是什么超级有钱,但都人脉宽广。

小坤不必多说,家里开拍卖行,同时还涉及其他许多中介行业,人脉自然是大得很。

张赫家里则是搞投资,管理十几家基金会,持有大量实业与服务行业上市公司的股份,路子只会更大。

这年头,富二代越来越没有继承接班的压力了。

老一辈的以后就算退下来,也不会把产业交给孩子,而是交给专业的经理团队管理。

他们只要不乱插手公司业务,就可以平稳地接班,这让他们可以有闲心的到处玩玩,又没有什么太大的黑心。

琉球王冠,是真正的无价之宝,和它在一起的宝藏,也绝对都是珍贵的文物。

在国内得到手也不好卖,但墨穷发现其在海外,便下决心要将其找到。

但就算在国外,如果不是在属于自己的土地上找到,那也一样属于外国。

墨穷想将其出手,会非常麻烦。

不过有了大珍珠的前车之鉴,墨穷暗想,或许可以借用张赫小坤的路子。

墨穷很清楚,自己没有任何门路,想坐拥整个宝藏,不知道会有多麻烦。

宝藏,有的是,以他的能力,更缺失的是人脉。

若能用这一次的海贼王宝藏,彻底地搭上张赫小坤等人的门路,那对他的好处是多方面的,未来有好东西,也更好出手。

利益与风险,都一起分摊,他们得了利益,关于宝藏的一切自然会处理得比自己好,也更主动……

他不求名,不求势,只要跟着分利就好了。

长远来看,这次的宝藏他就算只喝点汤也赚大了。

……

开采了这么多珍珠,众人没有久留,当即就要离开这里,进入公海。

一路上也遇到了菲吕宾的船只,但他们是游艇,只要不进入领海,是不会受到检查的。

进入公海后,因为大家比较开心,又找了个地方停下,一起躺在甲板上晒太阳。

看着一望无际的海天,嗅着海风中的味道,大家心情都很舒畅。

“小墨,要不要来喝一杯?”张赫穿着裤衩提着瓶红酒过来。

墨穷一笑,接了一杯子。

另一边,几个女生在滋滋烤鱼,还是他淘珍珠时,顺手提上来的那条鲅鱼。

喝了两口酒后,墨穷说道:“啧啧……在大海上肆意漂泊,吹着海风喝着小酒,烤烤鱼,挖挖珍珠,这日子可真惬意啊。”

“哈哈哈!我们都习惯了,不过捞到珍珠倒是没想到,你这运气还真是好。”张赫说道。

墨穷笑道:“这哪是我运气好,昨晚那风暴,把船直接吹到那附近,我们就是找个浅一点的地方潜水,结果我下去游没多远,就发现了一大片珍珠贝,有个特别大,我这一砸开……啧啧,七百万啊。”

“说的也是啊,这就是大海上的惊喜啊!”张赫笑道。

“别说了,你太欧皇了,我也游半天怎么就没看到?你是七百万,我们也就捞点零花钱。”小坤说道。

“随缘随缘,那颗珍珠与我有缘,缘分到了,自然也就找到了。张赫你要找那海怪也是,里皮能看到,不也是无意间发现的吗?”墨穷说道。

张赫说道:“如果我和海怪没有缘分呢?”

“呃……不要强求。我不知道你和海怪有没有缘分,但我觉得我跟你们是很有缘分的。”墨穷笑道。

“对啊,你在茫茫大海上漂流,本来在睡觉,会错过向我们呼救,结果倒好,我们竟然把你的船撞了,这得是多有缘分啊!”众人笑着。

墨穷趁机说道:“要不这样,我们把导航关掉,随便开,晚上关掉发动机,飘到哪是哪,每天捕捕鱼,潜潜水,随缘玩个几天如何?”

“这主意好!我们还没这么玩过呢。”顿时有人响应。

张赫也觉得有意思,故意迷失在海上,一切随缘地玩几天。

撞上墨穷是缘分,发现珍珠是缘分,这种没有目的性地游玩,在大海上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其中的惊喜和刺激,是爱出海的人最喜欢的感觉。

“好!就这么办,接下来不管去哪,我们统统随缘!”

“就让老天爷替我们决定去哪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