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三十七章 控水

人贩子全部落网,孩子也都找回来了。

墨穷神色轻松地走出警局,只想着赶紧回去,实行他的出海计划。

在外面,秦政秦治两兄弟开心地哄着孩子,尽管秦梁非常排斥他们。

秦梁已经完全没有对亲人的印象了,毕竟两岁就被拐走,对他而言,秦家人才是陌生人。

此刻虽然被父亲紧紧抱着,但没有任何回应。

秦治不管是喂水还是零食给他,他都不吃。

不过,这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对于这种抵触,尽管心里很伤心,但大家都没表露出来,反而越加地宠爱。

秦政感慨道:“孩子找回来就好啊,现在只是六岁,还来得及弥补。”

六岁的话,孩子还算小,经过这次的事情,秦家人肯定会倍加地关爱他。

让他感受到真正家的温暖,总会融入家庭的。

对于秦家人怎么对待这个孩子,又会怎么教育他,墨穷作为外人,也管不着了。

当秦雅拉着墨穷上车时,墨穷推脱道:“我还有事,就不跟你们一起回去了。”

秦雅一愣,急忙说道:“有什么事?我们可以等你。”

墨穷一笑,他的装备还在山里呢,花了他十万块,总不能不管了。

但说却不能这么说,于是随口道:“我制服了那伙人贩子后,就直接赶来了,却是有东西落在了抚州。”

说着,从兜里掏出长命锁,笑着挂在了秦梁脖子上。

墨穷继续说道:“你们不用等我,好不容易找着孩子,肯定要尽快带他回家。”

听到墨穷这么说,秦雅欲言又止。

想让墨穷跟她一起回去,但又不知怎么说,梁梁肯定要先送回去的。

秦政见状,笑道:“既然这样,那就不送你了,你回去之后一定要去我们家做客,我们要好好感谢你。”

墨穷推脱不过,只好答应,约好去秦雅家吃饭后才离去。

他走了之后,在车上,秦政通过后视镜看着一直望向窗外发呆的女儿,不禁笑道:“你这同学很优秀嘛。”

“老爸也这么觉得?”秦雅说道。

“还用我觉得?来时我和你二伯,就听了一路你对你这同学的褒奖,什么又聪明,又会运动,还对人很好之类的。”秦政笑道。

秦雅认真道:“这是事实!”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小雅啊,你从来都不吃鱼的……他能让你去尝试甚至接受曾经不愿接受的东西,这才是真有本事。”秦政笑道。

秦雅不说话了,羞涩地低下头。

她听出父亲的调侃,这不是什么有本事,而是绕着弯子说她喜欢墨穷。

见她不说话,秦政问道:“你们关系到什么程度了?放心,我不管你,这孩子挺好的,我就是问问。”

听了这话,秦雅突然有些失落,她和墨穷什么关系也没有。

“我没有!我不是……你别瞎问了!”

秦政面色古怪,他哪里会信秦雅和墨穷只是普通同学?更不知道,他们两个仅仅只认识了几天。

此刻见女儿如此反应,还低头逃避话题,顿时觉得这怕不是关系处到极深了,深到极点?

“嘶……这,女儿啊,老爸我别的不管,但只有一个要求。”

“你还太小了,还不能同居知道吗?”

秦雅听了,哭笑不得。

极力解释下,也只是让秦政相信了她和墨穷没有做过什么。

但秦政也始终相信,以自己女儿的动情程度,估摸着也快了。

……

第二天凌晨,墨穷独自飞回了登州。

“噗通!”

他不断用轻呼的慢速气体让自己减速,直至滑翔落入了海里。

与其在郊外无人的地方降落,然后找车回学校。

还不如直接跳海,然后游回去。

为什么他如此期盼于海中闯荡?很大一个原因便是海水天然的隐蔽性。

在海水里怎么飞,都不会有别人看到的。

“不过,落点出了海面,还是很违和啊。”

墨穷看到身边的海水猛地鼓起,紧接着一缕缕海水犹如水蛇升天一般,扶摇而上,脱离了海面。

他每一次踩水,甚至是触碰到他的海水,都会飘起来,涌向天空。

这些海水速度不快,也就几厘米每秒,缓缓飞到天空的某处后,突然自由落体,被风吹成细碎的水珠,散落下来,犹如雨水。

雨水落下,有的归于大海,而有的再次淋到墨穷身上。

墨穷甩了甩头发,许多水珠溅射,又维持着一定速度,飘向天空。

随着墨穷待在海上的时间越来越长,则碰到他的海水越来越多。

升天的海水连绵不绝,不一会儿,竟形成了环绕他周身的水阵壁。

水阵壁连绵不绝,在月光下不定形地扭动着,那晶莹的海水连成一片,缓缓飘荡的迷离姿态,仿若液体极光。

墨穷一笑,又看向身后。

顿时周围不再有升天的海水,源源不断的飘向天空了。

转而是一部分在海里,形成暗流,涌向墨穷背后的方向。

还有一小部分,则贴着海面,破开附近的海水,逆着浪流而去。

大家都是海水,触碰墨穷的,却偏偏能逆浪数十米,才重新融入大海。

“液体和空气一样,与我体表接触的部分,一旦脱离,立刻进入绝对命中状态。大海看似紧密连接,但它的密度却可以被我施加的力量轻松分开为若干份,并不会整体为一个发射物。”

关于水,墨穷平时洗脸刷牙就注意到了,若没有注意,也会如空气一样,被时刻弹射体表的部分。

不同的是,水是可见的,他能以此清晰看到,自己呆在可触发能力的介质环境中,那时刻触发能力的样子。

此刻周围海水的模样,大概就是平日里空气在他周围的样子了。

只不过,空气没有足够的速度的话,那几乎不会有什么触感。

“掌心……”

墨穷再次更换落点,这回海水乖巧地飞出海面,飘向他的掌心。

到达落点后,一些水从掌心溢满,顺流而下,从他手上滑落。

可滑落之后的水,却又拐了个弯,转了回去,

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海水加入进来,形成一种循环,就是不回到海里。

无数水线从各个方向汇聚于掌心,越来越粗壮,越来越丰满,环绕其掌心构成一个正在壮大的多环类球状几何体。

最后,当它不在壮大时,表面的空隙已经被填满,墨穷的手完全被海水包裹了,里面有无数的暗流涌动。

当然,还不断地有气流涌入,然后在完成落点后,被海水挤走。

这让墨穷仿佛手插进了一个浮在空中,不断冒泡的不定形水团似得。

水团犹如果冻般变化着表面形状,上方是瘪的,其下端最为畸形,仿若吊着数十根章鱼触须。

更多从脚下升上来加入的海水,没有再留在他的手附近了,因为撞击他掌心落点后,恢复自然的水没有再与它的身体接触,所以滑落后直接没入海中。

“换只手……”

墨穷又把落点顶到左手,顿时海里新升起的水线涌向了左手,而右手的水球也有小部分横飘过去,转移给了左手。

他来回切换落点,一会儿左手,一会儿右手,一会儿甚至是头顶,乃至前胸背后。

最后,不断飞舞的水脉,在他周围流逝,螺旋,撞击,涌动。

随着他在海面游动着,用力划动的水也加入了这诡异的运动中。

“咕噜……”

猛地,墨穷扎入了海水中,完全沉下去。

周围暗流涌动的同时,还有少量气流也跟着进来。

他呼出一口气,就看到吐出的气流撞在掌心,随后形成一个气泡被弹飞。

但是,那原本应该浮出海面的气泡,突然绕了弯子,又撞回了掌心。

“果然,随着介质环境变化,空气被水挤压成气泡,于是气泡整体在我触碰下都被视为发射物了。”

墨穷用力一拍,掌中的气泡顿时追向另一条路过的鱼。

那鱼似乎感觉到身后的异样,猛地加速游走,就见这气泡也潜在水中,一路追击远去,很快墨穷就看不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