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二十八章 吹上天

到了河肥,他先一步去找了长命锁的位置。

毕竟那就在市区,而且是一家废品回收站。

墨穷找了一圈,近距离的话,纸片锁定一下就够了,很快就找到了那个长命锁。

“果然啊……这些东西早就从小孩身上摘下来了。”

只见长命锁在一堆杂物里,这些杂物有很多小孩子东西,乃至衣服,蒙尘已久,看来是很早就被扔在这了。

这秦雅口中,收藏品级别的老物件,此刻就犹如垃圾一般,扔在这不起眼的角落。

在一旁,墨穷还发现了自己射过来的GPS,顺手一起回收了。

“这里,肯定也是那团伙会停留的地方之一。”

墨穷暗暗记下,急忙连夜赶去附近的县城。

直到半夜,他又在县里把另外五个GPS一一收回了。

这五个GPS都集中在一家旅行社二楼的走廊上。

“诶,你到底是住房还是找人啊。”一个肥胖的妇女跟着墨穷上了楼,狐疑地看着他问道。

毕竟墨穷进来后,登登登就往楼上跑。

“住房啊,不过总要看看吧,你这有点脏啊。”墨穷笑道。

要说这家旅行社和那个团伙有所联系,那是肯定的。

拐卖团伙绝对不会随便找家不相干的地方住着。

不过墨穷没有多问,嫌弃一番后直接离开了。

墨穷从潍坊赶来,也不过花了四个小时。GPS也没有被人发现,这里却人去楼空。

毫无疑问,孩子应该被正常转移了,或者说开始运去其他的地方,河肥这里,也不过是路途中的一个站点而已。

“四个小时前的位置是在这个走廊,现在人已经不在了……说明当时他们正带着小孩离开。”

墨穷皱着眉头,四个小时的话,已足够他们走离很远了。

走到哪里了,墨穷需要用GPS追踪。

若随便扔个纸,他固然追得上纸,但天知道什么时候追得上人。

也就是说,他要使用活箭。

可是,大晚上的,都快零点了,上哪买蝙蝠去?

就算蝙蝠买到了,也追上去了,可对方停停走走,又继续运送小孩呢?

他追击需要时间,等他到那,人又走了,难道继续追?最后很可能在终点站才真正追上。

若是到时候五个小孩分散运送了,那就更麻烦了。

“啧……其实最好的活箭不是蝙蝠。”

“而是我自己啊……”

墨穷一笑,他自己以高速追击目标的话,是可以随时打断的。

毕竟他不能自己射自己,肯定是利用载具,而他只要推开载具重置落点,便能中断对前一个落点的绝对命中。

单以灵活性,可操作性上来说,没有比自己更完美的活箭了。

唯一的弊端是,一个大活人飞在天上,比动物异常多了。

海里还能潜水,陆地怎么办?总不能遁地吧?

不过夜晚的话,倒是可以直接飞。

他穿的是一身黑衣,飞得够高,且不是在灯火通明的城市里的话,就没关系。

……

在县城的角落,他找到一栋公寓。

跑到顶楼,发现去往天台的门是锁着的。

不过没关系,他趴在走廊尽头的窗台上向外眺望,锁定了天空中的一朵云。

只见他随手朝着窗外扔了一根棍子,接着就拽着棍子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

不过,他却没有掉落,身体随着那根棍子被举高高,奔向云端。

越过天台的高度后,他直视天台找了个落点,又随手扔了一支笔,并迅速拽住。

与此同时,他松开了握着棍子的手,整个人便被笔带向天台。

吧嗒一声,他放开笔,便落到了天台,而那根棍子因为被他重置落点,也已经先一步飞落于此。

“呼……还是有点慌的。”

人人都有点恐高,区别只在于有的人是病,有的人只是怕死。

刚才那一番操作,墨穷原本打算只用那根棍子的,但是做到一半时,还是用另一只手扔出了笔,做了最保险的操作。

“这里不错,很开阔,周围也没有别的高楼建筑。”

墨穷天台上,又试了几次跳楼,都轻松地又飞回来了,确定了自己没有恐高症。

随后将自己背后的背包取了下来,轻轻向前一推。

虽然随便扔件衣服都能飞,但太不方便了。

他要形体比较牢固,且随时能方便他重置落点的骑行物。

背包就相当不错,可以坐着,可以吊着,可以趴着,甚至可以躺着。

把肩带备好扣住,再把腰带一锁,便能让墨穷与背包紧密锁扣在一起。

而必要时若想脱离背包,也可以很方便。

这背包是他找到一个半夜还在外面厮混的初中生买的,随便掏了三百块钱,对方就美滋滋地把书全倒了,背包给他了,甚至还帮他回家拿了几个扎实的帆布袋。

此刻,只见那背包向前飘着,保持着十厘米每秒的速度缓慢飞行。

随后墨穷跟着背包走,又穿好肩带,并把腰带扣紧,将背包穿在了正面。

抱紧背包,墨穷把腿一收,脚顿时离地了,身体压在背包上悬浮着。

飞是飞了,但以这个速度,就算是飞,墨穷也还不如蹬自行车呢。

“接下来是空气加速……”

飞机上担忧的情况,即是祸,也是福。

对于密闭舱室而言,确实很危险,但如果只是半包围的热气球结构,那就是个加速器了。

趴在背包上,墨穷取出了帆布袋,双手缠紧,凑在嘴前,用全力吹出一口气。

“呼!”

霎时间帆布袋猛地鼓起,向前一蹿。

墨穷双手一痛,差点没拉住。

人呼气的初速度一般也就十米每秒,所以墨穷平时呼吸时并没有搞出任何大动静来。

可是,如若全力吹气,单以初速而论,人可以吹出十二到十三级台风。

大约可以是三十二米到四十米每秒的初速度。

当然,说是台风,也不过是个类比,吹出的气,速度会在阻力下急速衰减。

可是墨穷的气箭却不是,它会保持出口速度,毫不衰减地命中目标。

这就是个恒定的,持续性的推进力了。

因为路径一致,背包让墨穷飞行,帆布袋让墨穷加速。

此刻他正以每秒三十五米左右的速度飞向孩子们,换成时速为126km/h。

这个速度,已经比高速路上的车还要快了。

但相对的,墨穷也感受到台风糊脸的滋味,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不过不晕诶……果然自己飞就没事么……”

“这次先凑合吧,若这回拿到了钱,回家时一定要搞些好装备。”

“一个背包,一个袋子,还真是太简陋了。”

墨穷脸皮扭曲着趴在背包上,耳边的呼啸声特别大。

身体破空而行,挤开的空气也全都控制着飞进帆布袋,以此始终维持着加速。

甚至于,只要细心控制一番,他身体挤开的空气还能形成气流撞击自己的腿,腹部,胸口。

以此由下往上,形成气流托举自己。

这让他在半空中,不必完全重心压在背包上,身体其他部位也有着轻微浮力,仿佛下方始终有气流涌动吹起他。

不过,因为他自己不会飞,所以除非他买一套翼型服,否则单独靠空气浮力,顶多是个缓落术,没有背包他还是不可能漂浮。

“咻!”

破空飞行的墨穷,位于高速路上方,借助夜色掩盖,一路追击。

不过因为是他亲自追,所以他不可能知道自己追得是哪一辆车,但不要紧,根据已知的情况推测,那个团伙是一站站地送人,不是一口气将其送到目的地。

否则开上十个小时,若一直在车上,大人受得了,小孩也受不了。

夜里出发的那伙人,肯定快到白天的时候就会停下,然后在某个市县里再次停留一天。

“咦?”飞了大约一个小时,墨穷发现自己渐渐看不到路了,越来越偏离高速路,开始翻山越岭。

“这是快到了?不,应该是他们到了,他们离开了高速路,横向行驶,我的路径就会越来越偏。”

飞着飞着,墨穷眯着眼睛发现前方的小山上,有一棵大树阻拦。

如果继续这么飞,他一定会撞上那棵树。

“等会儿……不打算绕开吗!”

墨穷一惊,急忙一只手松开帆布袋,放走了气箭。

然后朝着斜上方吹了口气,口动调整方向。

惊现地绕过这棵树后,墨穷急忙继续升高,一路升到几百米的高度,才再次重置气箭。

“这个高度可以了。”

被冷风吹了许久,墨穷已经感觉浑身冰凉。

不过,对方已经停下,他现在是直奔目的地,坚持住绝对可以追上。

大约又坚持了近四个小时,墨穷感觉自己应该快到了,而眼前,正有一个小县城。

“这哪儿……”

墨穷急忙重置速度,趴在背包上以只有几米每秒的速度漂浮。

取出手机,定位了一下现在的地方,发现在赣省某市的下辖县。

墨穷无语道:“我靠……我又跨省了,飞了五百多公里。”

快要进城,墨穷慢慢飘落下来,找了一处地方降落。

“差点没冷死……回去的时候可不行,赚到钱,先搞一套装备。”

墨穷搓了搓手臂,点了根烟,开始跟着烟雾寻找目标具体的地方。

他神情疲惫,又没睡觉,忍不住深吸了几口烟。

若是以前,他过肺直接会被呛到,但这次竟然无意间成功了,不禁精神了一些。

他一路从登州出发,舟车劳顿,经历火车、飞机……乃至自己飞行。

此刻看到烟雾钻进一间破旧旅馆时,不禁感慨,赚点钱真特么不容易。

只见他叼着根烟就拍响了底下关上的大铁门。

“谁呀!关门了!”楼上传来吼声。

墨穷不理,继续踹门。

楼上的人急忙跑下来,开了门扫了一眼墨穷,刚要赶他走。

却见墨穷吐了他一脸的烟,这烟直往鼻缝里钻。

“咳咳咳……”那人呛了两口,就感觉墨穷把他挤开直接闯了进去。

“开间房我要住店。”墨穷说道。

那人急忙追上,在客厅拉住他道:“站住,还没开门呢。”

“这天都快亮了,还不开门?”墨穷叼着烟径直走着,那人身体精廋,竟完全拽不住他。

被拖了两步,眼看着要上楼,那人无奈道:“好好好,我给你开。”

墨穷跟着他来到柜台,扫了眼房间分布图。

只见那人说道:“204吧,大清早的别吵了,还有客人呢。”

墨穷摇头道:“我不喜欢4,就205吧。”

“205不行,有人住了。”那人神色一变道。

墨穷吸了口烟道:“没事,我去跟他说,保证他们跟我换房。”

说着,又开始往楼上走。

那人拉着说道:“别别,206怎么样?”

“不要,我不喜欢6这个数字。”墨穷任性道。

那人鼻子都气歪了,瞪眼道:“你特么找茬呢吧!”

听到这话,墨穷顿住脚步。瞥了他一眼。

那人还以为墨穷消停了,哪知道停顿了一秒多后,墨穷猛然暴起。

“嘭!”

墨穷一脚踢飞了几十斤重的柜台,把烟往地上一摔。

“我这暴脾气的,说我找茬?你想打架?”这冷不丁地一爆发,把那人吓得连退三步。

那人真被墨穷吓到了,他没见过这么横的!根本不讲理。

“你……你特么的……你敢动我一下,我就报警了!”那人威胁道。

墨穷乐了,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110。

那人脸色一变,急忙去夺手机,同时大喊道:“快下来,有人闹事!”

楼上似乎一直有人听墙根,听到这声喊,立刻就好几个人的脚步声登登登地下来。

墨穷冷笑,这就对了。

他追了一夜,冷得快面瘫了,正想活动活动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