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十五章 钱不是那么容易拿的

想通此节后,墨穷有些无语。

人体有一部分荷尔蒙,甚至就是专门传递关于性方面的生物信息,是吸引异性的。这部分则称为费洛蒙。

这些本来是自然散发的信息素,因为能力的缘故,现在会全部集中传给一人……

显然杨芷因为他的近距离命中,而接收到了这份集中的魅力。

生理影响着情绪,让她对墨穷产生了冲动,继而比以往热情得多。

这还是她男朋友就在旁边,若是两人独处,只‘浸泡’在他一个人的费洛蒙下,估计杨芷会更加大胆和主动。

“验证一下?”

此刻大家都在看节目,台上是舞蹈社的妹子们。

他随便挑了个妹子,就开始盯着她看。

一开始还没有什么,但过了一会儿,那在台上转圈圈的妹子就突然盯着他了。

明明台下许多观众里,墨穷并没有多出众和鲜明。

可她就是,在人群之中,不禁多看了一眼。

一眼,一眼,又一眼,她似乎沉陷在了某种感觉中。

整支舞跳下来,几乎只要一有机会看向台下,便是偷看向墨穷。无论她如何转圈,最后转回来时,视线依旧是落到了墨穷身上。

墨穷见状,干脆直勾勾地盯着妹子的眼睛。

妹子优美的舞姿下,她与墨穷对视着。

一个台上,一个台下,目光交汇。

盯得久了,妹子突然脸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舞作毕,她低着羞红的小脸退入台后。

“果然如此啊……”

墨穷哭笑不得,从妹子的反应上就能看出来,他真的能把荷尔蒙集中散发给一个人……

他才不信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呢,他虽然个子高,但相貌一般。

显然在荷尔蒙的辅助下,情人眼里出西施,普通的相貌也会特别耐看。

在她眼中,台下只有墨穷特别吸引自己,魅力高度集中,而其他人相比起来,则如同背景空气一般,是那么的……没往心里去……

……

节目一个接一个,到了八点钟也就结束了。

剩下的时间,该吃吃该喝喝,玩玩游戏。

相熟的社团会凑在一起玩游戏,帮助学弟学妹迅速融入社团氛围。

规则有时很简单,但实际玩起来,一百多个人互动,气氛会很热烈,人越多越好玩。

一些老油条,不想玩的,就在一旁喝酒聊天。

当然,还有些老油条明明已经玩腻了,但如果对某个学妹有想法,也会凑进去玩。

一般这个时候,墨穷就随便找个地方一窝,混混时间也就撤了。

但今天,王雄带着大家直接去包围了罗青。

罗青刚刚过来,身上还穿着球衣,见到王雄大摇大摆地走到旁边坐下,便脸色一黑。

他已经听说了,下午校队赢了体校,还是4:0。

这不扯呢?谁都知道校队实力如何,他们嘲讽校队的段子都能编成合集了。

为此,他毫不担心地与王雄作赌,王雄这人有点直,脾气上来明知必输也不会认怂。

明明是他稳赢的事情,哪知道竟然是校队赢了?

若是小胜一球也就罢了,五万块钱随手就打发给他,还能说是他们侥幸。

可偏偏又是大比分获胜,碾压对手。

过去他一直踩校队,如今要给这二十万,却是相当憋屈。

老老实实给钱,承认自己看走眼了?里子面子全没了,这不是罗青的脾气愿意接受的事。

“钱我今晚就转过去……”罗青说道。

听到这话,王雄嘚瑟一笑,墨穷混在人群后方,松了口气。

他是真的穷,心里有许多赚钱的想法,但手头上只有一百多块钱。如今若能分到两万块钱,可以省去他大量的时间。

怎料,罗青话锋一转道:“到时候你打个报告,跟主任要去吧,理由就是你们进了四球,一球五万。”

“什么?你不直接给我吗?”王雄气道。

这钱要给了学校,那还有他们什么事?那就是社团经费,毕了业都不知道能不能用完那二十万。

他话都放出去了,这笔钱给墨穷他们十个人分的,吹来吹去最后拿不到钱,他王雄以后没脸再在大家面前装老大了。

神特么申报理由是一球拿五万,这理由他敢写,校队队长就做到头了。

韩当等人顿时不善地看着罗青,这忒无耻了,大家都是同学,既然暗地里赌了就有点信用,硬扯到老师那里,宁愿把钱捐给社团,也不想给王雄,要不要脸?

人群中的墨穷眉头一皱,见罗青神情自如,便觉得以罗青的面皮,不至于做这么无耻的事。

虽然很符合规矩,但在学生的圈子里会为人不齿。

果然,罗青紧接着说道:“没办法啊,我也想直接给你,但我这一路过来,已经听到无数人谈论这事了,你把这事到处说,我也很无奈啊。”

“我们暗地里作赌,我输了就把钱直接给你就是了,但你偏要搞得人尽皆知,我哪还敢把钱给你?”

“这可是赌博,咱们两个学生干部还赌这么大,这要是有个眼红的捅到主任那里,你不怕处分我还怕呢。”

一番话说下来,王雄直接傻眼了。

确实,他赢之前,这事谁也没说,包括墨穷他们几个队员都没告诉。毕竟他也觉得稳输,接了赌约后暗自后悔来着。

可是,这冷不丁赢了,还是大胜,他就太嘚瑟了,感觉终于扬眉吐气,到处跟人说这事。

十几个社团,都知道罗青嘲讽校队,结果输了二十万的事。

他以为这能让罗青憋屈,哪知道罗青借此反将一军,一下子让王雄坐蜡:不是我不给你,你闷声发财就是了,但你偏要到处宣扬,这钱就只好赞助给学校了,反正最后也是用在你们社团身上。

王雄气势一弱,急忙说道:“你直接把钱给我,对外我就宣称你没给这钱,这个赌约只是开玩笑的,这实际地转账我们就别让外人知道。”

此话一出,罗青脸色一变,凝重道:“开什么玩笑?认赌服输,钱我一定要给,二十万已经准备好了!”

“这钱我出了,但谁也不知道,外人还以为我罗青赖账。我不要面子的啊?你把这事搞得人尽皆知,最后得了钱,还要坏我信用?”

罗青的话咄咄逼人,一时间旁边篮球社的人都对王雄怒目而视。

王雄这话说得反而不地道了,他又拿钱又赚了名声,罗青反而又出钱又失了信?哪有这种事?

“这……”王雄一急道:“那你说怎么办?”

这话一出口,主动权易手。

“完了。”墨穷在人群里扶额,无奈摇头暗道:“王雄啊王雄,你被人牵着鼻子走啊。”

果然,罗青说道:“这样吧,我给社团赞助的二十万不变,我个人再给你二十万。这额外的二十万,属于同学间的互相帮助,是我们的私事,学校也管不着。”

王雄一愣,众人皆心说:罗青就是有钱啊,这真是没有钱不能解决的问题。

“可以啊!”王雄说道,他这答应的倒是挺利索。

墨穷在人群中苦笑:我去,王雄,有这么美得事吗?人家多出二十万是白出的?

“我这二十万不能白出吧?”罗青果然说道。

“呃……”王雄以及队员们都看向罗青,看他怎么说。

罗青说道:“我给社团二十万,又给你二十万,这就四十万了。我凭什么出四十万?难道你们进了八个球吗?”

“没……”王雄说道。

罗青说道:“那就是了,你们进四个球,我凭什么出八个球的钱?我之所以多出这钱,全是因为你大嘴巴到处说,把事情搞砸了。可我为什么要给你擦屁股?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到处说,想多坑我二十万?”

“我若这么被你坑了二十万,人家还以为我人傻钱多呢。”

王雄憋屈道:“你到底要怎样?”

罗青笑道:“说好一球五万,之前的二十万我会转给学校,这就四个球的钱了,想让我出八个球的钱,你们得给我把差得那四个球补齐了。”

“可下次比赛还早呢,而且……”王雄无语,天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再进四个球,墨穷的状态未必一直这么神勇,如按照他们队以前的成绩,等累计进了四个球,估计都明年了。

罗青说道:“放心,我也不想拖。足球太麻烦了,你们直接挑五个人跟我们打一场篮球,你们只要进球超过四个,这二十万我就给了。这不是赌博哦,不过是同学之间增进友谊的比赛而已。呃,你们不会连四个都进不了吧?”

这话说的,真像是故意给机会。

因为篮球进四个球太简单了,一场比赛下来进二三十个都是小意思,四五十个也不少见。

足球社的人进四个就给二十万,等于送钱。

但事情真那么简单吗?墨穷知道,整个事情的节奏,已经被罗青带走了,他成功把一个认赌服输的事情,扭转成给王雄机会,挽回王雄搞砸的赌约。

赞助社团二十万,解决了干部赌博的隐患,又再出二十万,证明自己不是不想给王雄钱,几乎半送地给王雄。

他成功挽回了自己的面子,甚至还有的赚。

多给二十万是小意思,在篮球场上,以王雄等人的技术,罗青打下个一百分都不是问题。

到时候,王雄等人可能也就拼死拼活进几个球,拿到这二十万。但分数上,天知道会被罗青刷了多少,场面上定是难看至极。

这边十来分,对面一百多分,这二十万拿到手,还能嘚瑟吗?

罗青故意半送二十万,挽回了整个局面,打压下了王雄之前的气焰。事后外人还会觉得罗青这事做的讲究。

“进四个就行了?你真以为我们足球社连四个都投不进吗?”王雄说道。

墨穷无语了:大哥,这不是重点啊。

王雄终究还是答应了,可以说从对话开始,他就被罗青的话牵着鼻子走,让出了主动权。

所谓王雄大嘴巴,到处宣扬赌博的事,虽然确实是太嘚瑟了,主任知道了肯定会处分。

但不是不可挽回,王雄若可以硬气一点,直接说:算了,废话什么?我们之间的事还把老师扯进来了,不想给就不想给,找这么多借口干什么?这钱我自己出了,那个赌约就当个玩笑吧。

这样,罗青就没办法了。

主动权就在王雄手中,他直接自己出二十万贴给大家,便是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而赌约可以说成是玩笑,学校也不会真的处理。

反观罗青,不管他的理由说得多么正规,他们学生中的事,却把钱给了学校,那都成了借口。

因为同学们的圈子里,是不会把这事当成玩笑的,没给就是没给,故意给学校恶不恶心?最后还是王雄讲究,自己补了这钱,不愧是队长。

甚至于,罗青也是体面人,他若是被王雄这么抢白,事后一定会挽回信用地再给二十万。

最后同样是罗青出了四十万,但受益者却截然不同,节奏风向也完全不一样。

只能说,王雄根本想不到这么多,差罗青远矣。

墨穷站在人群里,虽然想到了,但却不能站出来说。

因为这二十万不是他出,他也出不了。他总不能站出来说:罗青你不给就不给,这赌约就当是个玩笑,王雄你把这二十万出了给我们分吧?

这是什么话?

尽管王雄虽然没罗青有钱,但也是出得起二十万的,否则他当初也不会接这个看似必败的赌约了。

可他有钱归有钱,涉及到出钱的事,必须王雄自己想到,墨穷不能帮他说。

“钱不是那么容易拿得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