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秘巫之主 > 第七百一十一章 刺激的生活方式

真实又蒙着一层迷离色彩的空间,唐奇听着身侧的马丁·西姆斯吐出了那句他在许久前便听过的话,当时爆料的是第二腐首,他说马丁·西姆斯曾大骂圣修女特蕾莎是没人要的老女人。

那时围观的一众强者们都惊诧于圣忏悔者的毒舌,可现在,唐奇听到了“原话”。

“和第二腐首粗俗的形容相比,西姆斯的原话更加伤人,这老头实力的确是最强大的,否则这种性格……早就应该被打死了。”

心底默默吐槽,唐奇旋即退出这涂鸦场景。

若是在闲暇时分,他对于八卦类隐秘知识还是很感兴趣,并且很乐于阅读之后,与自己的三五好友分享。

但现在,他对于这类八卦兴趣寥寥。

没有再多耽误,他很快选定另外一团色块。

那看起来,像是一具具扭曲的躯体,在进行战争,或是某种聚会?

如之前那般,手掌探入。

无声无息,色彩爆炸,将唐奇扯入又一个真实迷离空间。

唐奇以为自己会看到激烈的战争景象,事实上这么形容也没有错,但该战争却是另一种层面的躯体碰撞,激烈且让人不忍直视。

尽管从细节、动作张力,那画面都充满了艺术感,有着让人无法自已的冲击力。

如果完全化为一幅“油画”的话,那么它将获得以下注解:“这是一幅伟大的作品,它描绘了爱情与欲望之神歌莉丝与祂的属神们的欢聚场面,祂有着不可抵挡的真实魅力,足以让任何人放开心底对欲望的束缚。”

“失误失误!”

带着无奈,唐奇欣赏了几秒便退出画面。

观察了数秒,手掌快速探入身侧的另一团色块,这次显现出的,却是单独一道身影,只是显得有些臃肿、丰腴。

“一位神秘的女神?”

带着洞悉学习新万灵知识的目的,唐奇进入该画面。

下一秒,他的面前,的确出现了一位他未曾见过的女神。

这是一位身着薄纱的丰腴女性,身上散发着让人动容的圣洁光辉,如果祂的怀中抱着一个绽放圣光的婴儿,那么唐奇会认为祂是“光明之母”。

但很可惜,祂怀里的确抱着婴儿,不止一个,足足一排婴儿。

约莫十几个左右,每一个都小小的,形态不一,有些与人类相仿,有些则长着一些羊角、牛角,或是魔怪尾巴,或者干脆就是异域生物的幼年模样……仿佛这是十几个异域混血种。

而正敞开胸膛的陌生女神,是祂们共同的母亲,祂正在哺育着祂们。

画面,既让人感觉圣洁,又有一种根本无法掩饰的诡异感。

唐奇脑海,一团似是由极乐亲自讲述的话语自动涌入。

“一次观察星空,见到一位伟大存在路过,祂像是最伟大的母亲,孕育着所有子孙,不论多么丑陋,多么残暴,祂的圣洁始终照耀。”

话音落下之后,唐奇认真凝视了十几秒,最终摇摇头退出空间。

极乐的描绘已是无比真实,但毕竟不是真的现实,唐奇无法洞悉那位女神到底是神秘之上万灵中的哪一位?仅仅凭借外形,也无法从记忆中找到符合者,只得暂时放弃。

不过这数次尝试之后,唐奇对极乐有了一点小吐槽。

“所以,即便心灵已有唯一寄托的情种,在无聊寂寞选择的消遣方式,也会表现出某种倾向。”

唐奇面色无奈的,下了一个论断。

旋即,他开始谨慎挑选起了下一幅作品。

“我还是一位单身人士,不应该经常阅览哪一类画面,我渴望……知识。”

吐出一句,唐奇的目光最终略过了那些未被干扰的色块。

他直接看向了前方,一团正不断蠕动、旋转,以灰黑为主色调的色块,里面所描绘的任何画面,都无法被提前预知,色块不时崩解,又重新组合。还未进行阅览,唐奇便感受到了强烈的眩晕感。

而这感觉,在他将手掌探入瞬息,加剧了何止百倍。

“轰!”

“正在遭受未知污染……?”

爆开的色块内,一幕定格的、让唐奇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心跳剧烈,平静神色即刻被打破的画面,狂暴展现。

画面背景,是无垠的虚无神秘。

一个巨大裂缝崩开,仿佛要将整个世界吞噬的旋涡中,一道巨人身影正在掉落,祂有着不可知、不可视的伟岸身躯,任何人注视过去,都只会获得一个概念:那是一尊伟大的、神秘的巨人。

但这一刻,唐奇的目光,完全被巨人头颅所吸引。

那里,有着让他感觉无比熟悉的景象。

祂的头颅中央处,出现了一个空洞,仿佛是祂的眼睛被……挖掉了。

即便如此,祂似乎还能看见神秘中的一切,祂在坠落大地之时也依旧高昂着头颅,看着那神秘之上,一只只伟岸的巨人手臂伸出来,试图透过裂缝,将祂抓住。

裂缝之上,似乎叠加着另一幅涂鸦,纯粹的黑暗虚无中,一道道释放着强烈神性光辉的“阴影”不断出现,祂们围绕着那些巨人手臂,似乎即将爆发一场战争。

当这定格画面,充斥唐奇心灵的这一刻。

所有的眩晕感都被他强行镇压,剧烈心跳或是惊惧念头,都无法阻止唐奇进行极限思考。

他预想过自己能从极乐的“涂鸦作”中获取一些隐藏在历史迷雾背后的隐秘信息,但此时此刻,真正洞悉时,他依旧免不了惊骇,一如当初他知晓起源神族存在时的反应。

“那尊被挖去眼球的巨人,是起源神族的一员,祂的眼球是被同族挖去的?”

“起源神族曾与诸神爆发过战争?”

“如果这是真的,那为何在各大典籍中都没有任何记载,仿佛根本不存在这一段历史,即便可能被隐瞒,以我与拉斐尔之间的关系,祂至少会进行某种暗示。”

“若是连拉斐尔的记忆都可以被篡改,那起源神族的力量该有多么可怕?”

“从这画面看,起源神族的成员不止两位,之前隔着神秘洪流,在至暗宇宙中所窥视到的景象显示:那被挖去眼球的巨人,终究还是被抓回去了,起源神族的其他成员则还在黑泥中沉睡?”

……

“嘭!”

唐奇脑海中的诸多猜测还在蔓延时,被他遏制的眩晕感潮水般反涌,他的心神直接被推了出来,后退一步时,眼前所有的色块都消失了,极乐的涂鸦作重新恢复微缩宇宙的模样。

他自己,则一脸疲惫的站在高塔实验室中央处。

纷乱的念头,最终浓缩为一道疯狂推测:

“之前还可能有所误会,现在有着足够的理由相信,我的特殊能力与那尊被挖去眼球的巨人有关,祂很可能是起源神族的成员之一,祂因为某种原因背叛了神族,起源神族与大灾变有关,且很可能与诸神有过一次战争,但这段历史又被莫名抹去?”

呢喃低语,唐奇再次看向那微缩宇宙。

一尊因意外困于“时空气泡”的半神级生物,祂窥视到了让整个神秘侧都不敢置信的历史真相。

而唐奇,是现任主人。

只是这个时候,他遭遇了拒绝。

伴随着注视,一道反馈信息传来:因为他的阅览,致使极乐的涂鸦作出现了一些不稳定迹象,若再强行阅览,很可能使得作品崩溃。

被拒绝的唐奇呼吸微微一滞,更多隐秘真相在眼前,却不能继续窥视,足以让任何博学者都抓狂。

“我的动作并不粗鲁啊?”

唐奇一边吐槽,一边思考能不能用神力帮助它恢复时,

突然,他的身后。

愚人船撞开涟漪,越来越像是“黄金精灵”的妖精自还处于现实世界的另一端蹿了过来,飞快的,告知了唐奇一个情况。

几乎是立刻的,唐奇面色一变,跨上愚人船,即刻回归塞壬号,归属于他的客房。

回归瞬息,他感应到了时间的真实流逝。

“我在梦幻国度,耗去了足足三天,因为阅览极乐的涂鸦作?”

唐奇确认自己被“偷”去了三天时间,同时立刻明白缘由。

然后,门户被敲响了。

“笃~笃笃!”

已被妖精预警过的唐奇,随手一挥,房门自动打开。

正抬手打算敲第四下的汤姆·拉奇,有些尴尬的站在门前。

不等他开口,外面更大的动静传来。

船体微微震颤,汽笛轰鸣,白茫茫的蒸汽喷薄而出,遍布塞壬号各处的广播喇叭内,一道满是磁性的绅士声音传来,那属于塞壬号船长“托马斯·安德鲁”。

“尊敬的各位乘客们,塞壬号将在十五分钟之后,正式抵达克诺瓦岛,并在停靠锚地休整一个白天,目的地为克诺瓦岛的乘客们,请允许本人代表塞壬号,感恩你们一路上的陪伴……”

“这就到了?”

唐奇先是惊讶,但很快反应过来,他被无声偷去了三天时间。

从三个小家伙的通知,加上此时汤姆·拉奇的讲述可以得知。

三日前,唐奇回房,阅览极乐的神秘涂鸦作。

最关键的那一幅图画,看似短暂,实则他在里面经历了足足三天时间。

不过有些出乎唐奇意料的是,这三天里面,塞壬号未曾遭遇任何灾难性事件,似乎遇上“密斯卡塔塔”以及君主章鱼,已经耗尽了塞壬号所有的厄运。

塞壬号安然渡过了藏匿着各种海怪的危险海域,于一月四号清晨时分,到达位于阿特兰大洋中部的克诺瓦群岛。

唐奇心底浮现这信息的同时,他一边装作整理行李的样子,一边心神正与二号唐奇连接着,快速梳理这三日间神秘侧发生的一切。

唐奇需要确认,他没有错过之前设定好,要实施的大计划。

梦幻国度,高塔实验室。

二号唐奇端坐着,他脑海中正进行着感应,他最先确认的,是他“放养”了三天的熔炉巫师们,是否都还全须全尾的活着。

他的身侧,数个怪异机械风奇物正发出“哒哒哒”的声响,大量资料、卷宗被喷吐出来。

很快的,他获知了结果。

信息反馈回来,二号唐奇嘴角勾起笑意。

他感受到了惊喜,三天时间的放养,那四十位熔炉巫师非但没有出现伤亡情况,正相反的是,每一人都出现了明显的实力增长,其中少数几人,进度极为夸张。

这结果,让唐奇对于那预定计划的实施有了更强信心。

睁开双眼,他又看向那一叠堆积起来的,有着针对性的资料卷宗。

他直接伸手,取来最上层的一页纸张。

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字体,描述的是一件悬赏任务,颁布方为……光明教会。

……

十五分钟之后,塞壬号上不需要排队的贵宾出口,外形像是学者教授的唐奇,正与花花公子汤姆·拉奇一起走下扶梯。

后者正喋喋不休的,炫耀着三日之内他的成果。可怜那位临时女友“乔”,只占据了汤姆·拉奇一天不到的时间,次日清晨,她就被汤姆·拉奇以性格不合打发了。

“唐学士,我觉得需要改一改你枯燥且毫无乐趣的生活方式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愿意将我研究多年的《两性之间心灵与肉体交流技巧》的论文赠送给你。”

“与现实世界那些虚伪无知的专家不同,我汤姆·拉奇的论文里,包含了各种魔怪、超凡生物,你甚至能在里面看到与‘幽魂’的交流诀窍,相信我,那具有非常高的学术价值。”

在汤姆·拉奇半是炫耀,半是劝诫的语气中,唐奇那即将正式踏足克诺瓦岛的身影,忽然微不可察的一顿。

同一时刻,梦幻高塔实验室,二号唐奇正拿着一页纸张,看着上面显示出的任务信息,眸中暗红光焰闪烁,脸上罕见浮现出一种期待已久的事即将成真的兴奋之色。

“汤姆学士,其实我的生活方式也非常刺激,只是与你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样。”

“现在,我们需要弄清楚这里的分部到底发生了什么?”

话音落下,唐奇加快了一点速度,他的身影脱离扶梯,穿透克诺瓦岛清晨湿润的海雾,正式踩踏在了克诺瓦群岛特有的灰褐色鸟粪土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