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时空之头号玩家 > 第426章 好心行善的施主

倭国信奉佛教与神道教,各种知名的大寺庙大神社非常多,但更多的还是遍布各地的无名小庙和小神社。

有些庙宇和神社小到仅有几间房和一两名神官和尚,单靠信徒的奉纳根本活不下去,平时还需要像普通人一样外出打工才能维持生计。

「童守寺」就是这样一座混得极惨的庙宇。

推开颇具沧桑历史气息,实则是掉漆严重的破旧木门,缺油门轴发出的惨叫惊动了里面一个正在打扫庭院的大和尚。

“这位施主是祈福还是做法事?”

大和尚欣喜若狂,扔下扫帚一个箭步冲到了罗戒面前。

如果不看那几乎都快伸到他脸上的奉纳箱,罗戒恐怕真要被对方的热情感动了。

将一把硬币丁零当啷的扔进奉纳箱,在大和尚那“倒霉又是一个穷鬼”的失望眼神中,罗戒开门见山道:“主持大师,其实我是一名收藏爱好者,尤其喜欢宗教类的藏品。听闻童守寺历史悠久,藏品众多,可否出让给在下一些?”

“哦?原来贵客是古董收藏家,失敬失敬。”

听闻罗戒是来买东西的,那大和尚立刻又眉开眼笑起来。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寺庙的仓库里有一些老物件不假,可大多都是些瓶瓶罐罐的垃圾,还有的干脆就是些旅游纪念品。

要是真有什么值钱的古董,估计早就被以前的主持卖光了,还能一直传到他手里?

于是乎,罗戒在这位童守寺和尚的眼中,立刻升级为不知从哪听到假消息赶着上门来给他送钱的肥羊。

“贵客稍等,我去去就来。”

童守寺和尚挂着和蔼的笑容,殷勤无比的给罗戒倒了一杯不知放了多久的冷茶,提着僧袍和袈裟的衣角,一溜烟的跑向了后院。

罗戒端起茶杯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下意识皱眉,又把茶杯放了回去。

在《地狱老师》的原著中,这个「童守寺」是个很神奇的地方。

明明只是一间快要开不下去的破庙,可里面却藏着无数稀奇古怪的道具。

每次当寺里揭不开锅时,那主持大师就会从仓库里扒拉出一些破瓶子烂罐子,然后给每样东西随便安一个听上去很唬人的出处,当做古董或祈福圣物以高价向外出售。

其实就是行骗。

尽管这里出售的东西绝大部分都是假货,可偶尔也会出现那么一两件真品。

当然,想要找到这些混在垃圾中的宝贝,就要看人品和运气了。

十几分钟后,那大和尚乐呵呵的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个旅行袋大小的布包裹。

“贵客久等了。”

包袱皮摊开,里面露出了一堆不可描述之物。

好吧,并不是说这大和尚带了一包艾薇光盘过来……而是系统为了防止玩家作弊,为这里所有的交易品都施加了认知障碍。

在没有完成交易之前,任何人都无法通过视觉听觉触觉等感官,准确的判断出这东西的大小外形颜色材质,能够看到的只有一片不可描述。

“主持大师,这都是些什么东西?能帮我介绍一下吗?”罗戒试探着询问道。

大和尚故作神秘的双手合十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施主还是自己看吧,佛法讲究的就是一个缘字,随缘即可,莫要强求……”

罗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果然,系统不可能留下这么明显的漏洞呢……

看来只有用「穷举法」了。

「穷举法」,顾名思义,就是根本不做挑选,把所有的东西都买下来,通过扩大范围去增加概率。

毕竟这又不是彩票,有近乎无穷多种组合,「童守寺」就这么大地方,就算藏品再多,有个几百件也顶天了,多买几件总有可能中奖。

当然,这种「穷举法」的前提是有足够多的钱,否则就只能乖乖的摸奖拼人品。

“只要主持大师的价格合适,我觉得我与您的这些藏品都很有缘。”

大和尚乐了,眼前这肥羊……阿弥陀佛,是好心行善的施主,显然是要把他拿来的这些藏品都包圆啊。

开心了还没几秒钟,他又头疼了。

对方话里的意思也很明显,必须要“价格合适”才行,如果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只怕对方会直接扭头便走。

那他可就是弄巧成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这里是十件东西,价值各不相同,施主若是全要,贫僧就忍痛一口价——200万円!”

“100万。”

“成交!”

卧槽!

这大和尚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说好的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呢?

看着对方眉开眼笑的守财奴模样,罗戒忽然觉得自己绝对被这秃驴给坑了……

有了第一次的交易,这位童守寺和尚明显对罗戒的态度亲善了许多。

新端上来的那杯热茶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次还是十件,一口价200万円。”

“50万!”

“150万!”

“80万!”

“成交!”

经过反复数次拉锯式的试探,罗戒终于摸清了这童守寺和尚的底线。

如果是打包团购,每十件最低80万円,而如果是单件购买,每件10万不讲价。

一口气买下了40件藏品后,之前理事长给开出的320万支票揣进了眼前这秃驴奸商的腰包。

“施主,要不留下吃顿便饭吧……本寺的藏品还有很多,等吃完了饭我们继续品鉴。”

见罗戒有要走的意思,这大和尚居然有些恋恋不舍起来。

“不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改日再来拜会主持大师。”

罗戒云淡风轻的装着逼,实则只觉得肝好痛——难怪前世玩家一提到「童守寺」都恨得牙根直痒痒,这特么简直比国产手游还氪金。

童守寺和尚显然也明白不能可着一只羊薅羊毛的道理,双手合十起身恭送罗戒。

一派得道高僧的淡然气场。

就在两人刚走到庭院时,敞开的寺门处走进了一名穿着水手服泡泡袜的少女。

“咦?干爹,这让人看着就不爽的家伙是谁啊?”

少女有着一头漂亮的黑长直,身材容貌也是一等一的,只是脸上画着不合适她这个年龄的浓妆,嘴里嚼着泡泡糖,典型的叛逆少女模样。

“东名,不得无礼!这位夜魇施主是本寺的贵客!”

大和尚生怕自己这刚认的义女把这位大金主给得罪了,急忙沉下脸来厉声怒喝,并暗中不断给少女递眼色,手指搓动做数钱动作。

那高中女孩立刻心领神会,好奇的打量了罗戒几眼,忽然调皮的向他扮了个鬼脸,拎起书包跑进了房间。

如绸缎般光滑的黑长直随着水手服的裙摆左右甩动,满眼跳跃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