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会谈(上)

旅店之内,立在天井棕榈树下的中年人叫做阿贝德-拉赫曼,削瘦,沉稳,严肃,下巴上留着一撮尖胡子,皮肤棕红,穿着灰黄色的长袍,戴着头巾,是伊斯塔尼亚人典型的形象。

此人正是沙之旅舍的日常经营者。这里虽是佩内洛普王室的产业,但阿菲法的姐姐作为公主自然不会事事亲力亲为。不过她让此人代为看照此地,也足见后者能力不凡,并深得大公主信任。

只是方鸻自认自己没见过对方,对方也没见过自己,这突如其来的关照,当然让他有一丝疑惑。出于礼貌,他还是上前向对方致了谢。阿贝德以一种平静中带着谦恭的语气答道:

“公主殿下让我代为感谢各位对她妹妹的照顾。”

方鸻闻言这才有些恍然。不过阿菲法才离开几天,那位大公主就知道这件事了,看起来对他们的动向也早已掌握,不过这算是对她妹妹无礼的温和警告,还是感谢呢?还是二者兼而有之。

方鸻暗想,这位大公主的手腕看起来很高明啊。

阿贝德向一边伸出手:“各位是在这里预约了客人,请跟我来。”

方鸻不由和大猫人互视一眼。一边的唐德敲敲手杖,开口道:“我就不和你们一起去参加那个无聊的什么会面了,这大厅风景不错,阴森森的,我看待在这里不错。”它将手杖往臂弯一插:“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好了。”

方鸻有点无语地看了大厅一眼。能当着主人的面,将阴凉透风、采光良好的旅舍大厅说成阴森森的,这家伙纯粹是来找事的吧?却没想阿贝德看到后者,不但丝毫没有芥蒂,反而忙毕恭毕敬走上来行了一礼道:

“术者大人,能让您满意是鄙地的荣耀,请稍待片刻,我马上让人为您安排最好的位置——”

唐德丝毫也不客气,只傲慢地轻轻点了点头,仿佛一切理所当然。

直看得方鸻翻了一个白眼。

阿贝德给唐德安排的地方,还有另一位死灵术士也在。那里其实还有不少位置,但对方看到唐德,二话不说自动起身,便主动准备让出这个地方。而在方鸻看来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巫妖,此时却主动开口道:

“何必离开,既然是同僚,不如留下来谈谈?”

那死灵术士是个当地人,闻言大喜过望,赶忙挥挥手赶开仆人,亲自毕恭毕敬为唐德拉来一张椅子,像是一个侍者一样立于一旁。唐德对此也无所谓,它口中客气说坐下,但对方不愿坐,它自然也不会再多废话。

方鸻看到这一幕,才不由有些意外地看了这位巫妖一眼。

他看到对面那死灵术士袖边儿上的三条紫色的饰带,这说明其至少也是一个三十级以上的亡灵咒术师,这样的人在当地应该小有一些名气,但没想到在这无良巫妖面前竟小心翼翼像是一个小学生一样。

方鸻这才第一次感到,虽然对方在船上时常干一些诸如与唐馨斗嘴、用恶质小法术作弄天蓝、艾小小一类十分‘无聊’的事情,但一位巫妖,毕竟也是一位巫妖啊。

死灵术士是一个孤独的职业,一生当中大多数时间与死者为伴,在大多数地区名声狼藉,在一些地方甚至还受到通缉。因此在这条路上,一切自然是实力优先,何况唐德作为一个一百多岁的老妖怪,在这一领域上的确算是一位大师‘人物’了。

当然在他印象当中,真正的大师应当是像卡拉图那样子的,成熟又稳重。

安置好唐德之后,阿贝德才带着一行人前往旅店后的庭院之中。而通往庭院的大厅处正陈列着一台因罕兹四型,方鸻不由多看了一眼,这种人首马身的半人马型构装,正是魔导构装学派之中的巅峰代表。

由于知道这台构装的价值,他不由暗自咋舌这旅舍不愧为王家的气派,三百七十多万里塞尔的魔导构装,竟当作陈列品放在这个地方。阿贝德回过头来,正看到他神色,也不倨傲,只平静地介绍道:

“这是当地工匠总会送给鲁伯特公主礼物。”

“不过它还不是这里最昂贵的展品。”

听了方鸻陈述这构装体的价值,一旁帕克不由咋舌道:“三百七十多万里塞尔,那得是多少钱啊?这还不是这里最昂贵的展品?”

阿贝德这才指引他们看向一旁,立于大厅正对面的木雕,那看起来像是一座图腾,当正中镶嵌着一枚流转着沉沉光芒的红宝石。

帕帕拉尔人走过去,横竖绕着图腾走了两圈,一脸的不信:“就这黑漆漆的木头柱子?”

“帕克丢死人了,那可是精灵大师的作品,”没想到开口的,却并非阿贝德,而是一旁的艾小小:“图腾上的红宝石,是焰之心,当年在艾尔帕欣的大拍卖会上拍出过一千三万里塞尔的天价呢。至于现在嘛,更是价值连城。”

帕克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忙多看了那红宝石两眼,回过头一边不敢置信地问道:“多少万?”

阿贝德也回过头,看了艾小小一眼点点头:“这位小姐说得不错。”

“小小怎么知道这个?”方鸻有点好奇地问。

“我和我爸正好参加过那场拍卖会,当然嘛,我们只是受邀去参观的,”艾小小吐了吐舌头:“我家可没那么多钱。”

方鸻这才恍然。他倒是知道自己表妹这位好友家境还算殷实。

不过能得到这样跨界邀请的机会,即便是作为观光者的身份,也至少是有一定社会地位才行吧?只是对方家中也不知道是什么关系,他听他表妹说,艾小小一家平均每两三年就要到艾塔黎亚来一次的。

这一次,也正好是带上了唐馨,所以他才能在这里见到两人。至于之后成为正式选召者,也是阴差阳错的关系。他还听说,艾小小的父母,好像对此也没有反对的样子。

而他舅舅舅妈,好像对这件事也默认了。

倒是奇怪得很。

一行人绕过高大的构装体,向后走去,帕克还在后面一路小声嘀咕:“艾德,你认为那宝石真那么值钱?我是说……那家伙不是唬我们吧?”

方鸻斜了他一眼:“艾小小也唬你?”

“她一个小丫头懂什么,人云亦云也说不定,”帕帕拉尔人在身上搓了搓手,黑漆漆的眼珠子四下转动着,有点小不安地说:“我觉得,那么价值连城的东西,会好端端放在那个地方吗?”

“……呃,我是说,它真不会被偷走吗?”

方鸻一看他这个动作,就知道这家伙在打什么盘算:“你在想什么?”

“啊,我没有!?”

“……我是问你在想什么,不是问你有没有。”

帕克小眼珠子一转,顾左右而言他道:“厄……我的意思是,我什么都没想。”

方鸻才不信他,指了指那高大的构装体:“你猜那宝石为什么要放在这个地方,即便是最次一级,因罕兹四型也是伪龙骑士构装。还是说,你想亲自试一下,纯魔导向的伪龙骑士构装是什么水平?”

“没有没有,”帕克赶忙摇头,然后补充了一句:“那我们……不是,我是说盗窃者先把那个什么因罕兹四型先偷走不就好了,那东西也蛮值钱的?”

方鸻不由翻了一个白眼。

他忽然之间觉得,有点什么东西来转移一下这家伙的注意力也是蛮好的,省得一天想着怎么惹麻烦。

经过这个小插曲,一行人才总算来到旅舍庭院之后,并远远看到了等在那里的VE俱乐部的人,与与他们一起的超竞技联盟的官员。那一行人一共七人,除去其中三人西装革履,一看就是来自地球方面的人之外,另外四人应当是选召者。

而这些选召者当中,有两个是不久之前方鸻见过的蓝白色战袍,另一个则穿着一身方鸻十分熟悉的装束——‘’

而三个选召者之中,还有一个穿着一身方鸻比较熟悉的战袍——‘Ragnarok’的浅纹霜火战袍,看起来正是奥丁公会里的人,只是不知身份,方鸻此前也没见过对方。还有一个人,应该是本地的冒险者,大约是对方雇佣的向导与保镖一类的人物。

因此方鸻的目光,主要放在另外六人身上,

说起来,他对弗洛尔之裔倒没什么好奇的。不过认真说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与超竞技联盟打交道,至于上一次在梵里克那个,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自然不能代表着联盟本身。

事实上他后来也明白,自己当时根本也还未进入的联盟的视野,那个所谓的‘官员’,背后其实不过是普德拉罢了。

而这次,却不大一样了。

他在梵里克搞的事情,不仅仅是对各大公会,对于超竞技联盟本身,也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恐怕正如苏菲所言,这会儿联盟上上下下的工作人员,不管被动还是主动,都应该知晓了他这么一号人物的存在。

因此,才会有这一次的会面。

他很清楚弗洛尔之裔这些大公会的行事风格,但对于联盟,或多或少还存着一些敬畏之心。这也是每一个新晋选召者,在面对联盟这样的官方组织之时,所必然的心态。

更不用说,方鸻本身就不是什么科班出身的选手,对于这个在星门宣言之后一手建立了超竞技这一运动的组织,更是存着一分好奇之心。

这也是他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对方看起来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但也丝毫不着恼的样子。那个VE俱乐部的高层年纪不大,最多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带着一副银丝眼镜,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伸手对他说道:

“请坐,艾德先生。”

方鸻几人一一坐下,目光则在另外两人身上巡弋,三个人年纪都不大,也不知哪一位才是联盟的官员。

那带着银丝眼镜的年轻人先介绍自己姓李,是来自VE俱乐部的管理层。

然后对方话锋一转,才提到:“弗洛尔之裔与艾德先生先前有一些误会,但其实不过是小事。艾德先生是国内的选召者,而Ragnarok也是国内知名的公会,大家说白了其实都是自己人。”

“眼下国内各大公会在浑浊之域失利,在几场外战上也表现十分不佳,加上上一代明星选手纷纷退役,正是需要后起之秀之际。在这个时候,国内赛区有了艾德先生这样一位新人,也算是一种幸运。”

“艾德先生可能还不知道吧,外界现在皆在拿你与Loofah小姐相比。艾德先生也是炼金术士,也是战斗工匠,应当也想要达到冥、达到Loofah与Virus小姐那样的高度吧?”

方鸻微微一怔。

他还以为这场会面会剑拔弩张,但没想到真让苏菲说中了,对方一上来先给他灌了一通迷魂汤。只可惜,这些场面话要是是丝卡佩小姐,或者精灵小姐说出口的,他说不定都已经得意得要飞起来了。

但在这些人面前,他还清醒得很。他很清楚对方的目的,虽然倒也不是不怀好意——但正如他也很清楚自己的回答一样,一旦两者无法达成一致。这些人恐怕,就不会是眼下这个样子了。

当然,对方要真有银色维斯兰,或者Elite那么大度,他说不定还高看弗洛尔之裔一眼,不过方鸻心中其实清楚弗洛尔之裔是绝不会与银色维斯兰、与Elite一样的。否则,也不会有当初黎明之星那么多事情了。

想到Elite,他不由又想到那位冰山女士——说起来自从依督斯一战之后,对方已经好长时间没来找过他了。

对方来找他的时候,他有些烦不胜烦。可对方忽然之间失踪了,他又隐隐有些失落了。倒不是说他待价而沽,真要准备加入Elite,只是总觉得自己被看低了一头,那种感觉还是相当恼火的。

当然,这种小心思也是人之常情,方鸻还不至于因此而患得患失。

他此刻静静地等待对方的下文。

果然,不出他所料。他默不作声,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对方略有些意外之下,也不得不直接上肉戏。那年轻人轻轻咳嗽了一声,才说道:“艾德先生,我就实话实说了吧。”

“你的天赋很高,我们很看好你的天赋——以你的天赋,要达到Loofah小姐,甚至达到冥女士,达到Virus女士那样的高度,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

“但你也清楚,天赋只是一方面,任何一个大公会,要培养一个如冥那一级的选手,至少也要拿出几分之一的资源来。这对于一个大公会与俱乐部而言,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而对于没那么大的公会与组织,更是天文数字。”

“我知道,以你的天赋,国内来找你的公会肯定数不胜数,有一些也开出了令人心动的条件,”年轻人推了推眼镜片:“不过你可要看准了,有些公会口头条件开得高,但他们是否真能拿出这个资源来呢?”

“而我们弗洛尔之裔的实力,你应该清楚吧?作为一个老牌俱乐部,我们在与选手的合约这一块儿上,还是十分可靠的。至少从没出现过任何劳务纠纷,在这一点上是有口皆碑的。”

他一边说,一边拿出一纸合同来:“简单的说,艾德先生。弗洛尔之裔希望与你将过去的恩怨一笔勾销,并诚恳邀请你加入我们,我们承诺开出最优越的条件,培养你跻身一线选召者——”

对方轻轻按了一下合同:“这份合同,无论放在任何地方,甚至包括在我们几大公会内部,也是十分优厚的了。”

方鸻默默看了那合同片刻。

那合同看起来像是一页纸,但其实不过是系统产生的投影,是一页光窗,一份电子合约。

对方没有说谎。

这份合同的确也算优厚——

但当然,比起苏菲主导的银色维斯兰那边对他开出的条件,其实还差得远。

银色维斯兰当时可是明说了——而且是银色维斯兰的会长亲自给他的答复,可以拿出类比于苏菲享受的条件,来培养他。而要知道那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可是其本公会出身的嫡系,再加上军方的关系,按关系来说自然要比他亲近得多。

但即便如此,银色维斯兰还是给他开出了如此优厚的条件。要是苏菲不是他的好友,听到这样的条款,多半也要抑郁一阵子吧。

而他还是决然地拒绝了银色维斯兰的提议。

也自此之后,无论是银色维斯兰也好,还是苏菲也好,也再没提过让他加入银色维斯兰的事情。原因很简单,对方也不可能开出更高的条件,二来,应当也是感受到了他的决心。

他当时没有心动。

这会儿自然更不可能。

他问苏菲倘若自己一直在弗洛尔之裔的对立面,会如何?当时苏菲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但这个问题,看起来马上就要成为一个真切的问题了。

他从合同上移开目光,抬起头来,看向对方,然后轻轻摇了摇头:“不必了。”

那带着银丝眼镜的年轻人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不过方鸻的回答似乎还并未完全出乎对方的预料。他想了一下,才问道:“艾德先生,有一些事情,我可能没有和你说得清楚。”

“眼下艾塔黎亚正在发生一场剧变,在这场剧变之中,会产生许许多多的机会。事实上,你应该听说过联盟今年对于自由公会的整合一事吧?”

方鸻略有些意外地看着对方。他当然听说过这件事,还亲身经历了,这事情导致联盟在外面一片骂名,对方居然拿这件事来和他说事?

对方再推了推眼镜:“我知道,这个‘调整’在外面有一些不太好的名声,不过事实上并非是像传闻那样,联盟是要打压自由公会与自由选召者。艾德先生对于联盟可能有一些误会,但对于联盟来说,自由选召者也是选召者实力的一部分,与公会组织其实并无区别。”

“那为什么你们还要那么做?”方鸻这才第一次主动开口问道。

“原因很简单,这涉及到一个‘分配’的问题。”

“分配?”

“艾德先生应该听说过,今年联盟与星门港,从各大公会,甚至包括二三线公会之中选拔出一批优秀的选召者,放出了一大批通往第二世界的名额的事情吧?”

方鸻眼中闪过一道光。他的确听说过这件事,不过是从红叶那里听来的,只是版本与这个有些不同。红叶当时与吴迪他们前往宪章城执行任务,正是为了参与这一选拔。

听说她和吴迪都拿到了这个资格,只是后来公会整合,塔波利斯宣告‘解散’,这个资格还作不作数,还是两说。

只是在红叶的描述当中,这似乎是军方主导的。而现在听来,联盟似乎也参与其中。

当然,对方究竟有没时候真话,也还不一定。

……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