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 八百七十章 人造编号,人造猎杀!

空间震颤,在象征神秘侧法术能力巅峰的第二零骑,于现实罗马上空启动那个由成百上千法阵构架成的庞大奥术刹那,

模拟场景,立于拔起的威斯敏斯特市区之顶,巨大狭间里听到夜笙的轻喊和华凌的惊疑,古槊横扫逼退编号怪物疯涌,

方术使感到颠覆他常识的景象正在出现!

而就在他们此刻上空,拄着手杖英伦绅士般的燕尾服身影,抓住时机挣脱奥术禁锢,压低高礼帽的帽檐下的半张年轻脸庞露出微笑,

然后下一秒,

看着模拟场景里的伦敦出现在现实!!!

像是身处的世界突然变成盒子一晃,一个如同车厢急停的空间震颤后,原本黄雾沉积如同海底般的场景里,

突然涌进了风的存在。

“这是...!?”

泰晤士河上流沿岸,在魔术师身边突然停住脚步,大叔喃喃不可思议的感受着他们此刻的所在,抬头看着满天浓重黄雾开始流淌缓缓稀薄!

格林威治的天象台,纤弱的身影踉跄的跟着少女从阳台翻下,约塔握着能量枪立刻就感觉到黄雾吹动,参加者的感知在慢慢恢复!

“方然....成功了!?”

“不!不对劲!还没结束!”

电光射出闪耀蜿蜒,击杀竟然都游荡到这来的一只D级编号,直觉告诉自己危机还没解除,青柠一把抓住他手腕在黄雾里朝着一个方向冲去!

“约塔,抓住我,我们去找夜笙姐!”

平静仅仅持续了数秒就结束,空间波动感再次袭来,

仿佛车厢震颤的后退,一切回归原位!

然后在现实里整座伦敦震惊刚才数秒全城断电,以及窗外黄雾升腾的这一刻,

模拟场景里所有散落在各处的参加者身影,全都在惊诧中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久违了的开阔景象!

南伦敦西南,在黄雾消失之后被周围四只游荡的C级编号瞬间发现,能力激活的勉强闪开攻击,苟彧不可思议的惊异:

“孟大哥...这究竟是...!”

“情况不对!小或!我们先去安全的地方!”

同样对这个景象难以置信,孟浪直接抬起圣银的十字弩,尖端花纹铭刻的弩箭钉死所有编号腿足的同时,抓住他飞身跃起从这条街区脱离!

“场景已经恢复原位!奥术阁下成功了,快离开这里!”

枪声开火阻截着狭间里涌出数量越来越疯狂的编号怪物,赫歇尔对着夜笙和方术使凛声轻喊,看着两人分别抓起华凌、宿群飞下威斯敏斯特的‘山峰’,

同样打算离开前,转身面对朝他们追击而来的编号怪海,尊贵雍容随着早已不再年轻的容颜刻进骨骼血脉,上百支一模一样的皇家宣言在她空中的身影边排列成环,

所有银纹华美的纤长猎枪,在她扣动扳机时一齐开火绽放光芒!

“笙姐!刚才的那是!?”

俯冲气流中挣扎大喊,华凌看着突然消失的黄雾以及突然放任不管的编号怪海惊异茫然,听着她的话语酒红色长发在风里飘荡,

夜笙眼瞳里嫣红燃烧,她看了一眼模拟场景已经隐隐变暗的湛蓝天空,深吸了口气轻喊声急促:

“来不及解释了,小凌,宿群,先去找局里的大家,确认所有人安全!”

不理解状况为何,惊奇方术使为什么从刚才就一脸肃然,夜笙神情话语里有着暗夜将至的急切,

然后松开他们的手回到地面,华凌和宿群下一秒就看到,恰好是编号怪海疯涌的巨大狭间之上,

浓重的黑暗毫无征兆的席卷汇聚!

沉重压抑,漆黑无光的景象里,暗能肆散出恐怖不详的气息!

这一幕灾难般的画面突兀的出现在模拟场景之中,让此刻场景里所有人都忍不住惊然的仰望,

而仿佛是一前一后追着而来,空间波动再次出现的这一刻,

大地女神传送的巨型五芒星和一扇扇次元空间门接连浮现!

黄雾已经消失的现在,一道道强大的A级气息闯进所有人的感知!

空间转移,从外界现实的罗马一瞬间来到模拟场景的伦敦,看着暗能汇聚的‘诞生’节点已经出现在了这里,

站在仍在运转的圆环机器前,赫米菲斯眼眸睁大在能量乱流中狂然大笑:

“即使在暗能汇聚节点已经即将锁定伦敦,这个过程不可阻止的情况下,也能将局势逆转,”

他看向面前不远处的空中,克洛提德握着琥珀法杖、侧开裙摆荡漾奥术光纹的优雅身影跟着大地五芒的传送出现,苍老大喊的声音里赞叹惊然。

“没想到竟然能用场景交换数秒钟的现实,真是令人惊叹的技艺,不可思议!!”

并非阻止暗能汇聚过程,而是直接用替代品取代了遭遇危害的目标,在刚刚过去的十几秒钟里,用模拟场景的‘伦敦’短暂替代了现实的伦敦,

不仅‘接’走了暗能汇聚的节点,而且同时让黄雾消失,

看着眼前实现了这种天马行空的第二零骑,永远挂着优雅神秘的微笑,让你想象不到任何能让她慌张的破绽,

赫米菲斯再次意识到为什么过去的一百年里,她会被誉为整个欧洲夜战世界的世纪天才!

“不,比起结社打造出暗能水晶,同时在暗世界和现实世界收集暗能,最终创造出达到人类未至领域的人造编号,”

琥珀镶嵌,已经延伸成相称高挑身形的巨大法杖上亮着奥术繁秘光环,听着工房主仍旧狂热笑着的大喊,

克洛提德那双金色弥漫的眼眸随着轻笑的话语压低:

“我这只不过是种小小的魔术而已。”

“的确,假如是有这样‘小小’的手段充当底牌的话,不光能探知我们的计划真相,而且无论进行到什么程度,都能完美从容的应对,”

“以能用‘奥术’本身作为称呼第二零骑的实力,这貌似并不让人意外...”

听着这和事实完全不相符的自谦,赫米菲斯眼里闪过一丝探询的质疑询问:

“不过无论如何我都想知道,不夜宫究竟是怎么能打开这么大的暗世界狭间?”

如果没有场景里这么庞大数量的编号怪物存在,即使那数秒钟场景取代了伦敦,暗能汇聚的节点也不可能被吸引更改,

假如说结社计划的产物是人造的A级目标的话,那不夜宫出自克洛提德之手,这个‘小小的魔术’所展现的,

就是人造的猎杀场景!

模拟场景的伦敦之内,编号怪物的海洋从威斯敏斯特的‘山顶’奔涌而下,如同黑色的密集水流,上方暗能阴云密布,

完美的再现猎杀场景的灾难景象!

“询问魔术背后的手法,可是很没礼貌的事情。”

听到赫米菲斯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关键问题,克洛提德也是轻轻一笑的点出此刻局面的核心。

“比起这个,我觉得你还是更担心一下你身后的机器比较好。”

在艾德里安、费米勒、崔妮蒂和凌沨几人,都是听到她这句话之后,无比戒备不知会有什么效果的奥术之时,

明明计划已经出现重大变数,但仿佛并没有什么担心神色的赫米菲斯,苍老声音低低的笑笑:

“呵呵,的确,只要在这里破坏掉暗能的运转,那无论出现什么能量暴走都不用担心,”

然后他的声音突然挂着意味莫名、像是早已知道什么的微笑:

“但是,那种可能真的会发生么?”

而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克洛提德琥珀法杖上一个奥术光环直接亮起!

身为这个模拟场景二分之一的创造者,夺回了奥术构成的那一部分权限,空间移动的控制下,守护在机器光环旋转前执行官们还没来得及反击就直接消失!

除了,

仍然停留在正前方,死线侧抬起银色机械的右手,合金手指勾着细线封闭成菱形固定空间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