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反叛的大魔王 > 尾声(2) 不需鲜花插满头,衬着年少急景(终)

(三合一更新,欠更六)

宽敞的礼堂过道里响起了一阵惊叫,原本挤在一起,正在朝外面走的学生们迅速的散开,像是躲避突然飞溅过来的水花一般闪身避让,顿时走廊里围绕着成默和颜亦童空出一大块。

猝不及防的丁嘉烨被颜亦童推的后退了几步,“咚”的一声靠在了贴着木纹装饰材料的墙壁上,金色的复古金属眼镜都歪到一侧。

然而丁嘉烨就像没有看见颜亦童一般,他盯着成默,将眼镜扶正,立刻又调整了姿态向着成默冲了过来,向他挥拳。

站在成默身侧的颜亦童,立刻挪了一步,张开双手,像在玩老鹰捉小鸡一般把成默护在了身后。

幸好这个时候付远卓和孙大勇也赶了过来,两个人身后全都是跟着高二(9)班的人,付远卓和孙大勇高喊着“让一下”挤出了人群,一左一右迅速的抓住了情绪有些失控的丁嘉烨,劝说道:“别打架!别打架!”

“MD,成默你有种别躲在女生的背后!我们两个单挑.....”被付远卓和孙大勇两个比他强壮的多的人夹住的丁嘉烨,根本挣扎不动,只能喘着气对成默叫到。

成默拍了拍颜亦童的肩膀,示意她让开,颜亦童回头看了眼一脸平静的成默,仿佛丁嘉烨愤怒的视线,围观人群看笑话的表情,以及后面过来的同班同学不解的眼神,这一切完全不存在一般。

成默如此淡定让颜亦童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她倒不是怀疑成默,而是害怕成默因为他人的误解而受到伤害,至始至终颜亦童都不认为成默是陷害沈老师的人。

颜亦童侧过身子,站到了成默的身后,让成默得以和丁嘉烨面对面。

这个时候整个过道里像被人按下了消音键,只有各种各样的色彩在流动,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到了成默那颇为瘦弱的身上。

成默并没有看其他人,只是从容不迫的对丁嘉烨说道:“丁嘉烨,你这样做只会让沈老师更为难,如果你真的有脑子,就少给沈老师添麻烦.....”

成默的话,让正用鄙视的目光瞧着他的丁嘉烨,稍稍楞了一下,他咬了咬牙,须臾之后,问出了所有人都好奇的问题,“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对于成默来说这是一个他无法回避的问题,如果要掩盖住沈道一存在的事实,他必须给自己一个动机,让别人相信,他确实有充分的理由去做这些事情。

于是成默轻笑了一声,淡淡的说道:“我其实很喜欢沈老师,但我更好奇一个善良和美好的灵魂是否能应对人心的丑陋,我和你们不一样,我不会被道德和规则所奴役,所以我就设计了这个社会实验.....用它来检验你们这些平庸的人是不是会轻易的被操纵。”

成默的说法,让不少人觉得莫名其妙,这比刚才他在台上做的检讨还无厘头,让不少人都在笑,觉得成默一定是在信口胡言,只有高二(9)班,以及一些了解付远卓竞选真相的人才知道成默所说的并不算奇怪。

成默摊了一下手,“你们实在无需大惊小怪,这个过程真的很有意思,让我发现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社会中,高知名度的人物都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即便你们没有受到委托,也会基于自以为是的道德观和好奇心,监视着他们,当发现对方有一点点道德上的瑕疵时,你们就会用语言、用微博、用微信、用转发等等方式给以对方惩罚,这好比日以继夜地进行史丹佛监狱实验......大家明明没有那个义务,却受到使命感和道德感的驱使,变得更具攻击性更容易被操纵.....这说明了学校并没有赋予你们独立思考的能力,你们完美的证明了这一点....”

这下成默的话引起了一片哗然,毫无疑问,这是公开群嘲了!

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不过没有人打断成默的讲话。

成默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个世界上,有着许多对人性深处充满好奇之心的人,因此,我对自身所做的实验,并不感到懊悔和沮丧。如果你们问我:做这些事情是否值得?我的答案只有某种遗憾之情。”

成默的回答让丁嘉烨有些震惊,那些了解成默的人则在沉默,其他不太了解成默的吃瓜群众,则用看神经病的目光看着成默。

站在孙大勇身边的马博士不愧是最佳捧哏,睁大眼睛,万分惊愕的说道:“所以.....成默你是故意考零分,就是为了到九班来完成你的计划的咯?”

成默对马博士天马行空的自动脑补能力感到佩服,瞥了马博士一眼,继续说道:“很抱歉让沈老师成为了牺牲品,不过,我已经修正了我的错误,并为此付出了代价,而你们这些在一旁把一切当做笑话来谈论的庸众又付出了什么呢?.....确实我制造了谣言,可扩散这些谣言,把给沈老师的伤害成倍放大,让她遭受了本不该遭受的伤害的......究竟是我?还是你们这些看客呢?”

“这些是需要你们去反省的....”说完这些话,成默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转身向着大礼堂的出口走去,所到之处,那些已经完全茫然了的学生们自觉的让开,对成默行注目礼,片刻之后这些人才反应过来,不论成默的所作所为是什么动机,他们都是被愚弄的对象,这让绝大多数人更加的愤怒。

假设说成默坦诚他就是喜欢沈老师,就是想要博得沈老师的关注,因爱生恨,这样的正常逻辑,众人反而很容易接受,甚至可能会因为成默的悬崖勒马对成默产生些许同情。

但成默如今所说的理由,让有些人会稍作反省,但却让更多自认为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的长雅学子们,深深的觉得受到了侮辱。

“这个成默,还真**过分.....实在是太自以为是了!”

“说话真恶毒,看他那副吊样,还真以为自己超凡脱俗的很.....”

“哇!明明就是对沈老师的侮辱,还说的这么清新脱俗,实在太不要脸了.....”

“呵呵,说不定他就是为自己找一个借口,实际上他就是喜欢沈老师,因爱生恨。”

“看他这样子还完全不知道悔改!还责怪我们?”

“活该被停学吧!这种人不开除就是对他的仁慈了!”

.....................

成默在这些纷纷扰扰的议论中走出了大礼堂,秋天的阳光并不算炫目,照在人的身上也没有什么暖意,他看了看台阶上正在向下走的汹涌人流,不少人正回头看他,向他投来了鄙薄的目光。

成默在心想世事真无常,前些天他在这里被谢旻韫加冕了光环,还是万人羡慕和憧憬的对象,但还没有过完一个学期,他就成为了人人喊打的对象。

不过,无所谓了,反正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这所留给他不少美好记忆的学校。

成默按照恒定的速度向下走,这时颜亦童和付远卓追了上来,在楼梯上一左一右夹住了他。

“成默!你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差劲了!”颜亦童冷着脸说道。

成默没有立刻去看颜亦童和付远卓,他知道刚才那一套说词未必能让颜亦童付远卓相信,他必须想清楚该如何打发颜亦童和付远卓,有朋友就是这一点让人觉得麻烦,必须顾及他人的感受。

成默刚想说句抱歉的话先应付着,就听颜亦童气呼呼的接着说道:“成默,你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朋友.....下次做什么能不能和我们商量一下?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承担......”

成默的内心感到了一丝温暖,他却依旧只能对颜亦童说“对不起”,关于沈老师的事情,是沈老师的秘密,而不是他的,他没有权利随意的拿出来分享,他在心里叹了口气,随后轻轻说道:“真对不起,在这件事上隐瞒了你们......”

“你可别对我们也说是你的社会实验!”付远卓皱着眉头问,他到不怀疑成默的实践能力,只是这其中有些事情不符合逻辑,比如成默在追查谁是神秘粉笔画的作案人的时候,那种态度是认真的,他不认为成默能演的那么好。

成默没有说话,他也不是不能自圆其说,但有些犹豫该不该说谎。

颜亦童似乎看透了成默的心思,扶着成默的胳膊,在成默背后踢了付远卓一下,“就你聪明!”

付远卓看到颜亦童去抓成默胳膊的动作,就知道颜亦童要做什么,立刻假装受到惊吓般的慌忙跳开,“你干嘛踢我?不是说好了形成联合统一战线,让成默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吗?你怎么这么快就背叛了革命!!!!”

颜亦童理都不理付远卓,望着成默的侧脸甜笑,“不好说就不要说了,谁心里没个什么小秘密.....如果什么事情都需要向朋友解释,那也活的太累了.....像我就很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就是庸颜,也很不想解释你为什么要弄成这样一幅样子去上学.....我记得你就从来没有问过我这些问题.....”

付远卓看了看颜亦童,又看了看成默,假做无奈的说道:“成老师啊!别说对不起,只要你搞大路之前,提前说一声,让我们有点心理准备就好了......这被你一惊一乍弄的,跟做过山车一样,我的小心脏承受不了啊.....”

成默没有立刻说话,他第一次觉得颜亦童是有大智慧的人,这样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朋友,他想起那些天他们一起在秘密基地生活的日子。

闹的时候颜亦童能够和他们一起闹,大家一起玩《英雄联盟》的时候,她玩辅助从不抢人头不说,时刻看着地图提醒众人,眼从来不断,操作失误立刻主动认错,很多时候不是她的错都主动跳出来背锅,逆风不停的鼓励队友,顺风又不停的夸奖队友,每个漂亮的击杀她都是第一个大喊6666的,赢了游戏她比谁都开心。

成默又想起自己学习的时候,颜亦童从来不打扰他,即便她不想学习,也只会坐在一旁安静的玩着switch,或者看漫画,等他将书合上的时候才会马上转过头,嬉笑的问他累不累,要不要捶个肩膀按个摩什么的,如果成默不嫌她烦,她就会扯着他问这问那,可怜兮兮的叫他陪她玩一小会,当成放松......

其实成默觉得这样轻松平凡的高中生活,才真的符合他的想象,至于和谢旻韫在欧洲和K20上的经历,在欧洲的一切他也挺美好的,不过谢大小姐似乎并不明白平淡这个词的意思,和她在一起完全不像是普通高中生,成默无时不刻都处在谢旻韫的高压之下,她的身份、美丽和学识,让成默一点都不能放松下来,始终都会给成默一种紧迫感。

而K20上的经历,很刺激,但他并不想过那种刺激的生活。

莫名的成默觉得自己正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选择休学就是选择了谢旻韫和高压生活;而选择不休学,则是选择了颜亦童和轻松愉快的生活。

成默并没有为这道选择题而纠结,因为,他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

即便他是天选者,他也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被时代的大潮裹挟着向前。

“谢谢。”成默低头说,之所以低头,是因为他不想被颜亦童和付远卓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哟!啥时候变这么客气了,这可不像你.....喂!不是被本小姐的知书达理感动到流下了泪水吧?”颜亦童笑着弯腰,去窥探成默的面孔。

成默强行板着脸,“达理是挺达理的,但知书就差的远了!”

“谁说的?”颜亦童叉着腰装作生气的样子道:“漫画书也是书好不好,本小姐可是B站会员考试能够得九十五分女人.....成默你敢和我比答B站会员考试题目吗?”

“你赢了!”成默轻笑着说。

颜亦童欢呼雀跃了起来,得意洋洋的说道:“所以说,每个人都有知识盲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作用.....我虽然笨笨的,但是我也有我的作用.....我能做你.....们的开心果啊!”

付远卓咳嗽了两声,本来想说:“你把们字去掉”,但想到颜亦童不准他开他和成默的玩笑,怕破坏朋友关系,便只能作罢,转而说道:“现在的问题是成默被停学了啊!我们要想办法帮忙让成默恢复恢复上课啊.....”

“对!这个才是头等大事!”颜亦童连忙点头。

“我觉得成默,你应该好好的跟沈老师道个歉,争取沈老师的原谅,然后我在让我爸跟校长好好说一下,应该问题不大,我爸这点面子应该还是有.....”付远卓认真的说。

“我暂时还不想上学,实际上我的身体现在有点小问题,需要做些调养.....”成默说。

颜亦童立刻就紧张了起来,抓着成默的胳膊问:“不会吧?哪里有问题,医生怎么说的?要不要去湘雅看看,我们陪你一起去.....”

成默摇了摇头,“没什么事情,稍微休息几天就好,你们不用担心。”

“真没事么?这个可千万不能隐瞒我们哦!”颜亦童拦在了成默的前面,看着他一脸严肃的说。

付远卓也道:“对!成默身体事情可不是儿戏,你有什么情况,我们也能帮忙想想办法,病肯定是越早治疗越好,不能拖的.....”

“嗯!小卓子说的对!”这次颜亦童没叫付远卓副作用。

成默点头,再次勾着嘴角笑了起来,“真没事。”

这天他把这一年的笑容都要用完了。

颜亦童拍了拍胸脯,“那就好!”

此时三个人已经快要走出了校园,大门口就在不远处,这时后面传来了沈老师有些沉重的声音,“成默!”

成默回头,看见了沈幼乙白皙的脸颊的泛着潮红,额角还有细密的汗水,显然她是跑过来的,想到沈老师的身材,跑过来也实在太为难她了。

成默只能停住脚步。

“沈老师!”三个人一起叫到。

沈幼乙压抑着喘息走了上来,冲着颜亦童和付远卓笑着说:“你们先走,我和成默有事情单独聊一下.....”

颜亦童和付远卓说了“好的”,临走之前又叮嘱成默好好认错,在商业街那边吃糖水的李记传承等他,便向着校门外走去。

沈幼乙看着颜亦童和付远卓的背影走远,才笑着对成默说道:“我们去桃子湖那边走一走.....”

成默从笑的方式辨别出眼下她是沈道一,刚才她没有叫颜亦童和付远卓的名字,还是称呼的你们,也说明了这一点,这样的判断让成默稍稍松了口气,他还没有想好该如何跟沈老师解释,才是合适的做法,毕竟沈老师是病人。

成默落后沈道一后面半个身位,跟着她向着学校外面走去,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走过了校门,穿过了马路,来到了铺满阳光的桃子湖栈道上。

沈道一四下望了望,没有发现人,立刻伸手拉住了成默的胳膊,把他朝着师大校门口拖,哪里有一面刻着浅米色星城师范大学的高大石墙,石墙后面是好几排樟树,属于一个非常平时无人会去的隐蔽的角落。

沈道一拖着成默快步朝前面走,冷哼了一声说道:“说真心话,你这个学生是我见过最糟糕的学生,实在太自以为是了!”

听沈道一的口气,成默有些无法判断沈道一目前的状况,只能沉默不语。

等两个人走上了青黄不接的山坡到达了高大石墙的背后,站到了几株还不算高大的樟树下面,从湘江那边吹过来的河风在墙壁周围吹出了两道气流,两侧的樟树在沙沙的摇晃,而正对墙壁背面的樟树则几乎没有动。

沈道一转身看着成默,她的深棕色的瞳孔在眼眶里左右徘徊了一下,“你做的实在不能更好了,但我却没有办法称赞你。”

成默耸了耸肩膀,低头避过了沈道一灼热的视线,看着麻石地板上沈道一的影子,淡淡的说道:“我做这一切又不是为了你,所以也不需要你的称赞。”

“可你做的这一切,也许她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不知道最好,我希望沈老师能这样单纯的生活下去,不要经历什么风浪,不要经历这样离奇的故事,说实话,我希望你能保护沈老师的生活,而不是干扰.....”

沈道一抬起双手伸手捧住了成默的脸颊,让他完全没有办法避开她的视线,她眼都不眨的注视着成默的眼睛,“真是一个笨小孩。”

成默的脸颊上有沈道一手掌的柔软和指尖的温度,实际这种触感并没有什么特别可以说的,然而搭配上沈道一情真意切的眼神,心里的感受的却格外的微妙,像是在冬夜的星空下躺在温泉之中,成默很享受这种冷热交织的温暖,因此他并没有挣脱。

“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伟大,我只是不在意别人的看法而已,再说,刚好我又别的事情要处理,刚好借这机会休学.....”

“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管怎么说,你都还只是一个孩子,如果小西知道你为她做了这些事情,不仅会心疼还会悔恨的,你叫她该如何面对你呢?”

成默淡淡的说道:“如果能不让让她知道就不让她知道呗,就算知道了也没关系....也许我都不会回到长雅了.....”

“那可不行.....要是你不在,长雅得躲无聊,所以你一定得回来,你要不答应我,我只能继续折磨小西了!”沈道一冲着成默狡黠的笑着说。

“别威胁我。”成默说。

沈道一完全没有被成默的面无表情吓到,反而一把把成默搂进了怀里,抱的紧紧的,沈老师今天没有穿高跟鞋,高度和成默差不多,能够很方便的把下巴搁在成默的肩膀上。

“不是威胁,是恳求.....”

成默闻到了沈老师发间的橙花香气,以及沈老师身上蒸腾的略带着湿润的奶味体香,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沈老师对他的一种依赖,成默也不清楚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往往病人就会对医生产生这种类似恋爱的情愫。

但不管是怎么样,成默在没有把沈老师治好之前没有办法放手,于是他只能含糊的“嗯”了一声。

沈老师扶着成默的肩膀,撑开了他,她眯着狭长的眼睛,像猎豹看着猎物,“别让我等久了,等久了我可是会生气的!”

成默无奈的点头,沈老师放开抓着成默肩膀的手,“那好!成默同学,期待下一次的见面.....赶快去你的小伙伴哪里去吧!”

成默没有说再见,转身向着墙壁的外面走去,虽然看不见,他却能感到沈老师那灼热的目光,然而成默并没有回头多看沈老师一眼。他步伐稳定的走出了阴影的范围,像是无所羁绊。

走出高大的大理石墙壁之外,世界陡然变的不一样,沿江路的一侧车水马龙,不远处的操场上有好些学生在奔跑。

成默觉得自己虽然还没有离开,便似乎开始怀念了,人们为什么总在失去的时候才会想起那些曾经不在意的时光呢?想起热衷的游戏,不复存在的操场,青梅竹马的好友.....

也许是因为不论我们如何的怀念,都没有办法重新拾回那些失去的时光吧!

所以,其实,过去和未来都没有那么重要,没有什么比在乎眼前的片刻更加的重要了。

成默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跟沈老师说个再见。

于是成默停住了脚步,回头望向了沈老师的方向,可惜的是,他只能看见沈老师的背影与他背道而驰,走下了青黄色的斜坡。

也许人生只能不停的怀念,即使近在咫尺的流逝,我们都无法挽回。

成默凝视了沈老师的背影片刻,转身继续向前走,但愿错过的再见还有机会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