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谋断九州 > 第四百三十六章 砸石

药方居然是“砸石头”,听者无不意外,甘招尤为困惑,“太医说我现在要少下床,尤其不要出屋,以免邪风入侵……”

“太医说出病因了?”

“没有。”

“蜀王可觉好转?”

“也没有。”

“此乃庸医也,譬如两军交阵,我军稍弱,且退路已断,又无友军驰援,当此之时,蜀王是选拼死一战,还是退避观望?”

“当拼死一战,敌强我弱,观望越久,我军士气越弱,本有三分胜算,也会丢得一分不剩。”

徐础拱手,“恭喜蜀王,既存此心,沉疴可愈。那位云游道士曾对我说过,自己的病还要自己来医,所谓郎中,不过是指路之人,所谓药材,不过是引路的标志,病者若无自强之心,小患亦成绝症。”

“有理。”甘招被说得兴起,这就要下榻,旁边的车全意忙凑过来,低声劝道:“蜀王不要大意,天下名医,我金都城得其半,他们……”

“他们谁也没医好我的病。”甘招穿上鞋子,身子微微摇晃。

车全意伸手搀扶,声音越发低微,周围的人却依然能够听见,“蜀王忘了那次下毒?直到现在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徐础虽是蜀王故人,但已多时未见,他从贺荣人那边……”

“徐公子不止送我金玉良言,还于我有救命之恩,我不信他,还能信谁?鸡公不认得徐公子,心存顾虑,我不怪你,但是这件事要由我自己做主。”

车全意绰号“鸡公车”,只有蜀王敢于当面称呼。

甘招艰难地迈出一步,车全意不敢再劝,只得紧紧搀住,向另一名宫女示意,要她过来帮忙。

徐础道:“自己的病要自己来医。”

甘招深以为然,推开车全意与走来的宫女,慢慢地走向徐础。

徐础看了一会,转身打开房门,外面的风吹进来,秦州已起凉风,蜀地温暖,风中也有一丝寒意。

甘招有些畏惧,停下脚步道:“徐公子,我又感觉冷了,心慌得很,是不是应该多披件外袍?”

“恭喜蜀王。”

“啊?这也值得恭喜?”

“寒意、心慌,乃是引蛇出洞的迹象,蜀王三分胜算变成四分,因此恭喜。”

甘招笑着点点头,继续往前行走,到了门口,扶门框休息片刻,抬腿迈过门槛。

徐础在前面引路,偶一抬头,瞥见甘招身后两道愤恨的目光。

车全意带着诸宫女,紧随蜀王,寸步不离,只是不敢伸手搀扶,别人的目光都盯着主人,只有车全意时不时看向徐础。

徐础冲他笑了笑,车全意扭过脸去。

走下台阶时,甘招没踩稳,向前扑出两步,引来身后一片惊呼,但他没有摔倒,重新站稳,向徐础笑道:“想当初一同策马扬鞭,现如今我却病成这个样子。”

“病虎亦是虎,爪牙尚存,群狼见之避让。”

“呵呵,徐公子总能说到我的心坎上。”甘招努力挺身,“砸哪块石头?”

“最贵的那一块。”

“最贵……徐公子是让我砸宫中奇石?”

“想治此怪病,没有便宜的疗法。”

“我倒不是嫌贵,只是……益都王好不容易搜集到手,就这么砸掉有点可惜。”

车全意上前一步,小声道:“徐础说他十一岁离开大将军府时生病,那时哪来的奇石让他砸毁治病?他分明是在信口胡编。”

甘招看向徐础,脸上也有几分疑惑。

徐础笑道:“这位大人还一直没有介绍。”

甘招道:“他是尚书令车全意,人称‘鸡公车’,徐公子称他‘鸡公’就好。”

“原来是鸡公,失敬失敬。”徐础拱手道。

车全意脸色一寒,轻轻地哼了一声。

甘招笑道:“尚书令不喜欢‘鸡公’之称,除了我,别人叫不得。”他扭头向车全意道:“徐公子不同他人,曾与我一同称王,有资格叫你一声‘鸡公’。”

车全意神情立缓,轻声道:“称呼是小事,为蜀王治病才是大事,不得保证,我放心不下。”

甘招笑道:“鸡公虽然与我相识较晚,但是一心为我着想,常常几日几夜不睡,时时守在我身边,随唤随到,入益以来,我多借其力。”

“我乃丧家之犬,得遇新主,有家可投,自然要紧紧看守,不容半点闪失,其实是我借蜀王之力。”

甘招大笑,显然很喜欢听这些话。

徐础也笑道:“蜀王得鸡公,想必也是神意。恕我冒昧,请问鸡公去过东都吗?”

“去过。”车全意在蜀王面前不敢表露恨意,但是语气立刻转为冷淡。

“去过大将军府?”

“那倒没有,可徐公子说过,你生病时已搬离大将军府。”

甘招插口道:“我去过,里面有几座假山,比这里要差许多。”

“蜀王去时,东都已乱,楼家三子楼硬已将府中值钱之物通通搬走。”

“假山也能搬走?徐公子知不知道运一块巨石过来要花多久?短则三五个月,长则六七年,便是如今,还有几块石头在半路上没运到宫中。”车全意嘲讽道。

“大将军府里的奇石的确没有这里多,也没有这么大,但是若论贵重,却未必输于益都王。”

甘招点头表示赞同:“大将军当年征战四方,灭国无数,肯定抢到不少宝物。”

车全意仍不肯放过这个破绽,“徐公子十一岁就离府,大将军舍得送奇石给你治病?”

“当然不舍得,可这个治病的法太奇特,大将军听说之后也感兴趣,送来几块石头让我砸,治病还在其次,就是想看看道士是否撒谎。”

“所以没将最贵重的石头送来?”

“没有。”徐础张开双臂,“瞧我现在,依然体弱多病,便是当年的病根没有尽除,道士说,大将军爱石不爱子,留下遗憾。”

徐础看上去的确不够健康,车全意再无话说,甘招道:“这里贵重的石头很多,徐公子挑几块砸砸?”

“时机已过,再砸无益。蜀王现在觉得怎样?”

“不那么心慌了,但是仍感体虚,站在这里我都觉得两腿有点发软。”

“事不宜迟,蜀王若不想留下遗憾,当砸最为贵重的石头。”

“鸡公,你对这里最熟,哪块石头最为贵重?”甘招问。

车全意无奈地回道:“奇石不像别的东西,没个市价,而且许多石头本身不值钱,但是搬动耗时,运费是身价数倍……”

徐础给出一个主意:“益都王当初最喜欢的石头,其中注有王者之气,给蜀王治病当有奇效。”

“益都王最喜欢……要算是菩萨宫里的那一座吧。”

甘招占据金都城之后,将王府各处庭院全都换上新名称,菩萨宫便是其中之一,马上道:“正好就在隔壁。”

“那里是王后的寝宫,不宜带外人进去……”

徐础绝不能让自己脱离蜀王的视线,给车全意私下进言的机会,“这就麻烦了,我可没本事隔墙治病,虽说药方就是砸石头,但是若没有我指引……”

甘招急不可奈,上前握住徐础的手腕,“凭你我二人的交情,哪里都去得,王后不愿见外人,就让她待在屋子里。”

“还需一柄结实的铁锤。”徐础道。

“鸡公去取铁锤。”甘招命令道,与徐础携手出院。

菩萨宫也是一座独立的院子,房屋没那么高大,庭院更开阔些,正中间耸立一座七八尺高的假山,与宫里其他岩石相比,个头算是极小,造型却最为古怪,仿佛一道凝固的波浪,连浪头的白色水花都惟妙惟肖。

甘招原有妻子,现在的王后却是后娶的益都王之女,的确不爱见人,派宫女出来问安,本人没有露面。

车全意匆匆跑来,见蜀王与徐础只是观赏假山,没有交谈,稍稍安心,“铁锤马上送来。我仔细想过,宫里还有更贵重的奇石……”

“就是这一座。”甘招已经对徐础深信不疑,“我能感觉到,你们感觉到了吗?这座假山里的确有王者之气,益都王当年肯定经常围着它行走。鸡公,这座山可有名头?”

“怒浪惊涛,亦叫海上雪。”

甘招连连点头,向徐础道:“我经常从这里经过,只觉得它长得怪,若非徐公子指点迷津,怕是永远也体会不到其中的王者之气。”

“我能给眼明者指路,若是盲人,我说再多也是无用。”

“哈哈。鸡公,你能感受到吗?”

“与蜀王相比,我便是盲人,哪里能够感受到王者之气?”

两名女兵抬来一柄铁锤,轻轻放在地上。

甘招双手握持锤柄,颇觉费力,脸上憋得痛红,车全意道:“蜀王小心,不可太过用力。”

徐础却道:“两军交锋,不可示敌以弱,前锋锐,全军尽钝。”

甘招举锤砸石,那石头长得古怪,比寻常石头却要脆弱许多,一锤下去,倒下一片,碎砾飞溅。

“小心……”车全意还要再劝。

甘招却在兴头上,挽起袖子,挥锤一通乱砸,想起自己从前只是一名小吏,如今却在敲砸益都王生前最喜欢的奇石,心情不由得大好,连手中铁锤也不觉得太沉重。

十几锤下去,假山已毁掉过半,甘招也因此气喘如牛,再也挥不动铁锤,双手握住锤柄,又试两次,还是抬不起来,脸色却越来越红,忽然从嘴里挤出两个字:“不好。”说罢一屁股坐在地上。

车全意大惊,马上道:“徐础该死,害我主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