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谋断九州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不信

“你怎么来了?”徐础表现得比较冷淡。

连夜驰骋,薛金摇脸色微红,额头布满汗珠,嗯了一声,转身望向蜿蜒行进的大军,说:“我来问个清楚。”

“曹将军说得不清楚吗?”徐础微微皱眉。

“除了让我等你的命令,他什么都没说,哪来的清楚、不清楚?”薛金摇先将师父摘出去,这是她与吴王之间的事情。

“你问吧,然后尽快回去,我不希望降世军再生疑心。”

“他们不会。”薛金摇停顿一下,“至少不会对我生出疑心。”

见面之后,徐础脸上第一次露出微笑,“所以你是降世将军。”他从腰带里取出一块绢帕递过去,“擦擦汗吧。”

“你身上藏着多少这种东西?”薛金摇接过绢帕,入手柔滑,她有点舍不得用,在额上轻轻一拭,稍一犹豫,将绢帕还给丈夫。

“你留着吧,我的确‘藏’了不少。”

薛金摇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将绢帕小心地塞入腰带里,“我想知道两件事,第一,什么时候进攻?”

“初定后日,早晨时你将荆州军引出来,半个时辰到一个时辰之间,我会赶到参战。”

“最多一个时辰?”

“对。”

薛金摇不吱声,徐础道:“还有一件呢?”

“还有一件……你打算让降世军死多少人?”

徐础一愣,“打仗难免死人,为了将荆州军引出来并且牢牢缠住,肯定会有些伤亡,但这不是我的打算,如果一定要定个计划,我希望越少越好。降世军既然认我为吴王,他们就是我麾下最重要的将士,没有他们,我什么都不是。”

“你还有这些人。”薛金摇微扬下巴,指向正在行进中的队伍。

徐础笑道:“洛州军本是降将、降兵,尚未完全归附于我,怎么能与降世军相比?何况数量也不多,还不到三万人。”

“但他们懂兵法、会打仗、知进知退……”

“你怀疑的不是他们,是我。”徐础轻叹一声,“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和降世军相信我没有私心呢?”

“我相信你。”薛金摇小声道,将目光移开,很快又转到丈夫脸上,心中突然涌出一大块柔情,那是她曾经耻笑别人拥有的东西,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产生,“无论你说什么我都相信。”

“我只想打赢这一仗,击退荆州军,立刻退守东都,别无它念,更没有故意陷害某些人的想法,请你相信我。”徐础感受不到妻子的柔情,只觉得那双眼睛里满是探究,令他紧张,如芒在背。

“这一仗过后,我带吴人与洛州人往东追击宁抱关,你带降世军西进,平定秦州,如果能顺便夺占汉州,那就更好。按我的计划,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咱们夫妻将在西京重聚。届时半壁江山已入你我之手,纵横驰骋,无局无束,两年之内,可得天下太平。”

薛金摇脸上再次浮现笑容,眼中的探究少了许多,“你真这样打算?”

“嗯,这是我想过许久的计划。梁王必须留在我身边,全军之中,除了你,谁还能独当一面?所以你该明白,我不希望看到降世军损失太多,我还指望你们替我西征呢。”

“其实……这一战之后,我想交出降世将军之号。”

“为什么?嫌它不够威风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自己不配做一名统帅。原先是我想得太简单,以为打仗就是比谁更勇猛,听曹将军讲授兵法之后,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愚蠢。我想明白了,我宁愿交出兵权,做一名女法师,做……你的妻子。我可能永远做不到牛天女那样,但会努力模仿,学她至少比学兵法要容易些。”

徐础没料到妻子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呆了半晌,脸上露出笑容,“失去你这样一员大将,我不知该找谁来代替,何况降世军只认你,别人……”

“总能找到合适的人,胜利越多,吴王的威望越高,降世军很快就会明白,跟随吴王夺得天下才是正途,至于谁做统帅,并不重要。”

“你意已决?”

“我早就想好了。”

“好吧,随你的心意,你可以做女法师,做我的妻子,以后一直留在我身边。我先找人统领降世军,等幼王长大,再还给他。”

“那时候你已经大功告成,天下只有吴军,没有降世军,有什么可还的?保留他的王号,让他过上……你从前的生活,也就够了。”

在薛金摇眼里,大将军的儿子必然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身上随时都能掏出干净而柔软的绢帕。

“他会过得比这更好。你愿意相信我了?”

“我一直都相信你。”薛金摇上前一步,与丈夫近在咫尺,目光中露出一丝古怪的贪婪,“我一直都相信你,甚至相信你的谎言。”

“嗯?”

“不不,你千万不要误解,我会回去督促降世军,后天一早全力出战,将荆州军紧紧缠住,等你率兵过来将他们一网打尽。我只要你一句保证。”

“什么保证?”

“善待我弟弟。”

“当然,我刚才已经说过,而且有你在……”

“我要一句保证。”

徐础寻思一会,开口道:“无论如何,我会善待幼王。”

既没有立誓,也没有具体内容,薛金摇却很满意,“我走了,后天一早?”

“后天一早。”

“一个时辰以内?”

“以内。”

薛金摇大步离开,路过众卫兵时,扭头向唐为天道:“降世棒告诉我,你的棍棒是远房亲戚,算不得一家人,很快就会无故碎裂。”

唐为天大吃一惊,紧紧抓住自己的棍棒,“不远,一点都不远,它们是……”没等他想出亲戚关系,薛金摇已经走远。

薛金摇翻身上马,纵骑跑来,在坡下高声问:“我是你的妻子,天下皆知?”

“天下皆知。”徐础回道。

薛金摇调头离去,很快消失在行进的队伍中。

徐础站在坡顶不动、不语,唐为天刚要跑过去,被谭无谓拉住。

“你去不合适,肯定说错话。”谭无谓扶剑走向吴王。

“我怎么会错话?吴王最喜欢跟我聊天。”唐为天极不服气,却没有跟上去,解下腰间的棍棒,仔细查看,怕它突然断裂。

谭无谓走到近前,拱手道:“吴王说服降世将军了?”

徐础点下头。

“那就万无一失了,也不能让外人以为吴王有意拖延,后天先派一千人过去参战,鼓舞降世军士气,他们坚持得越久,吴王越容易击溃荆州军。”

“她……”徐础有些奇怪,看向谭无谓,“谭将军是在给我出谋划策吗?”

“算是吧。”

“这可真是稀罕事,谭将军怎么改主意了?”徐础笑问道。

“大势所趋,吴王这一战击败荆州军,才是真正的解围,晋军、淮军必不敢来攻,邺城孤掌难鸣,也只能退兵求和。从此以后,吴军西征、南进无不势如破竹,邺城再多的神通,也将无计可施。我不能说吴王此后一帆风顺,至少已有争鼎之资。”

“晋王怎么办?”

“我会劝晋王归顺吴王,三劝不成,我也只能放弃。但是唯有一点,无论如何我不与晋军交战。”

“天下广大,自有谭将军驰骋之地。”

谭无谓长叹一声,“还好降世将军是名女子。吴王真有远见,让她做降世将军,换一个人……呵呵,吴王怕是没那么容易取得信任。”

“她不信我。”徐础喃喃道。

谭无谓一愣,“怎么可能?看降世将军的样子……”

“她不信我,但是仍然会带降世军出战,为我缠住荆州军。”

谭无谓又是一愣,随即笑道:“原来降世将军还是一名痴情女子,吴王运气真好。”

“她令我心中有愧。”

“嗯,那又怎样?”

“让这么多人送死,谭将军……不当回事吗?”

“死而无益才叫送死,死而获胜,这叫兵法。吴王怎么突然变得多愁善感了?你想要一名对兵卒生死特别在意的将军?那就不要用我。天下为棋盘,将军以兵卒为棋子,帝王则以苍生为棋子,吴王若是受不得我的做法,以后更受不得你自己。”

谭无谓摇摇头,小声道:“我是不是改变主意太早了?”

徐础向稍远处大声道:“唐为天,过来!”

唐为天高兴地跑来,“什么事,大都督。”

“骑马去追降世将军。”

“是,叫她回来吗?”

“不用,告诉她计划未变,但是务必等我命令,不可擅自率兵出营。”

“降世将军没那么听话吧?”

“传我的话,别的不要管。”

“好咧。”唐为天撒腿就跑,下坡翻身上马,去追降世将军。

谭无谓脸上喜色全无,“吴王在犯大错误,你这样可不值得我追随,而且你会害死更多将士。”

“我并未改变主意,只是……降世将军嘴上说愿意,谁知她心里怎么想?我得安抚一下,免得她改变主意。”

“原来如此。”谭无谓笑着拱手,“请吴王恕我刚才无礼,安抚人心,尤其是女人的心,我的确比不上吴王。好在后日就有结果,降世将军应该没工夫多想。帝王无情,吴王算是做到了。”

“帝王无情。”徐础心里并没有感到轻松,负担反而更重。

你若是过不了这一关,凭什么争夺天下?徐础暗暗训斥心中的软弱,望向薛金摇消失的方向,安慰自己,妻子不至于傻到甘愿求死。

不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