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谋断九州 > 第七十一章 新王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天祝福也不晚,祝大家节日快乐。求收藏求推荐)

树丛外面传来几声惨叫,随即安静,接着走进来十余名提刀拎枪的人,与之前那些人一样,身上的甲衣这一片那一边,像是乞丐挂在身上的破口袋,只有数人脚上穿靴,其他人仍是草鞋,甚至赤足。

几人过去搬开铁锅,抽离木柴在地上一通捶打,剩下的火堆直接用脚踩灭,四周很快陷入黑暗,空中的星月过一会才能展现自己的微光。

强盗显然被杀,船夫“老四”辛苦买来的酒肉,落到在外人手中。

一共二十来人,坐在地上轮流喝酒、吃肉,用木勺舀锅里的汤喝一大口,没有争抢,也没有谦让,众人沉默地吃东西,井然有序,像是早就商量好似的。

楼础与马维挣扎坐起,心中都很惊讶,这些人的装扮不像官兵,行为却比官兵更规矩,更令人猜不出来历。

食物不多,二十余人很快吃光,没人喊饿。

有人将散落的包袱找来,坐在中间的一个人将铜钱、首饰分成若干分,黑暗中看不清楚,全靠他一把抓,众人轮流起身过来领取,同样也是随手一拣,拿多拿少事后不可后悔。

过冬长袍只有一件,谁都不要,居然扔回楼础与马维身边。

在这些人当中,公平重于一切,负责分配的那人显然是首领。

楼础与马维越看越觉得惊讶,对首领多看几眼,借助星月之光,隐约看出那是一名三四十岁的汉子,体形很瘦,脚上穿着草鞋,身上的甲片不比别人多,周围的空地却要大一些,所有人走到他面前领取战利品时,无不毕恭毕敬。

这些人不知礼节,但是脚步放轻、双唇紧闭、没有任何质疑,显然是对首领既敬且畏。

有人找来被扔掉的几本书,首领似乎颇感兴趣,拿在手里翻了翻,终于开口说出第一句话,“是读书人。”

楼础不顾马维的眼神警告,朗声道:“敢问阁下是何方英雄?”

首领稍稍侧身,面对两名俘虏,“不敢称英雄,在下宁暴儿,暴躁之暴。”

从此人身上完全看不出暴躁的样子。

“诸位也曾是河工吧?”楼础又问道。

一人插口道:“暴儿老哥,跟他啰嗦什么?一刀杀了吧。”

“对读书人要客气些。”宁暴儿一发话,再没人开口,“我们不是河工,乃是降世军前锋。”

听到此话,对面两人大吃一惊,降世军是关中乱民的自称,按照朝廷之前得到的消息,早已溃败不成气候,围攻大将军者乃是另一拨人,没想到竟然出现在这里。

马维脱口道:“你们不是在秦州吗?”

众人冷笑,宁暴儿道:“天兵开路,降世军早已攻破关口,就在我们身后,不日即到。”

马维目瞪口呆,楼础却不太相信,问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宁暴儿不语,其他人也不回答

马维明白过来,宁暴儿在胡说八道,却不敢嘲笑,轻轻咳了一声。

“你来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宁暴儿的语气依然平缓,却已有威胁之意,他周围的人都握紧兵器。

“往前十余里是孟津口北岸小城,往南一日路程即是东都洛阳。”

对面众人又惊又喜,“咱们离洛阳这么近啦!”“孟津口在哪?”“离江东不远了吧?”

宁暴儿抬起手,众人禁声,“你们是何人?”

楼础正想着怎么介绍自己,身边的马维道:“我姓马名维,乃梁朝皇帝后裔,这一位楼……”

“我叫徐础。”楼础决定要用这个名字,并非临时起意,心中琢磨已久。

马维顺着说下去,“这位徐兄,曾亲手在皇帝身上连刺三刀。”

对面众人又是一阵骚动,宁暴儿问:“哪个皇帝?”

“万物帝。”

“万物帝死了?”

“你们不知道?”

宁暴儿扭头向众人道:“听到了吗?狗皇帝死了,这真是……”他想不出该怎么说。

听到一声“狗皇帝”,马维心中大安,“就是前几天发生的事情,你们可以随便去问,此事天下皆知,到处都有徐兄的通缉告示。”

宁暴儿起身,大步走到两人面前,弯腰查看楼础,然后挺身道:“不像。要说写首诗,我信,杀皇帝,我不信。”

“皇帝不是三头六臂,杀他不用多大力气,而且我是补刀。”

宁暴儿大笑,正要开口,树丛外面突然传来喊声,“钦犯楼础,快快出来受降!”

“官兵找的是我。”

徐础、楼础,宁暴儿来不及询问,顺手拔刀,带头钻出树丛,三人跟随,其他人却都隐藏起来。

马维小声道:“这些人居然懂点兵法。”

徐础也纳闷,越发觉得这位宁暴儿不凡。

宁暴儿高声喝骂狗官,大概是遭到攻击,很快带着三人退回来,大声道:“三十来个小枪兵,就想抓你家老爷,痴心妄想!老爷先是左一拳,然后右一脚,把你们全撵到河里喂忘八!”

就这么几句话,将敌人兵力、己方对策说得清清楚楚。

官兵不知其意,见他人少,全冲进来,立足未稳,宁暴儿左手树丛里冲出七八人,虎啸狼嗥,又有人故意晃动树枝,冷不丁看上去像是藏着上百人。

官兵大惊,正惶恐间,宁暴儿右手树丛里射出一箭,夜里没什么准头,未中目标,却足以令官兵魂飞魄散,以为落入大军埋伏,转身就跑,许多人连手中长枪都不要了。

宁暴儿大喝一声,所有人都从树丛里出来,随他追敌。

“机不可失。”马维道,虽说这些人似乎同情刺驾者,他也不想冒险留下。

徐础也是同样想法,与马维背靠背,摸索到绳结,努力解开,外面杀声震天,惨叫声不绝于耳,他一急,反而解得更慢,急忙收束心神,专心做事。

绳子终于解开,马维先将自己脚上的绳子也解开,然后转身给徐础解缚。

外面的战斗还没结束,两人被捆绑得久了,手脚麻木,互相搀扶着起身,从另一头钻出树丛,眼前一片苍茫,没有路径,也没有标记,深一脚浅一脚地在草地上艰难跋涉,只想逃得远一些。

不知过去多久,天边渐亮,两人实在走不动,同时坐在地上喘粗气。

休息片刻,徐础起身四处遥望,“前面好像有路……糟糕。”

徐础缩身,马维大惊,小声道:“他们追上来了?”

徐础点头,他看到几道身影,手里拿着刀枪,应该是宁暴儿一伙。

两人趴在草丛中,不敢抬头观望,只希望不被发现。

没过多久,觉得后背有东西在戳,两人急忙转身,惊愕地看到四人正笑吟吟地看着他们,手中长枪倒转。

一人大声道:“找到了!在这里!”

其他人很快赶来,身上又多几片护甲,腰上有刀,手中有枪,显然与官兵一战大获全胜。

宁暴儿俯视两人,“干嘛要跑?”

“我们……急着赶路。”马维道,与徐础一块站起身,不想显得太过胆怯。

“去哪?”

“去晋阳。”马维突然生出一个想法,拱手道:“官逼民反,诸位英雄何不随我俩同去晋阳?沈牧守正招贤纳士,由我二人引荐,诸位必得重用。”

宁暴儿摇头,“我们天不服、地不管,不受人闲气。”

“你们是江东人士吗?”徐础记得曾听一人说过要去江东。

宁暴儿道:“祖籍江东,迁居关中多年,降世王封我为吴越王,所以我带人去看看封地。”

宁暴儿穿上甲衣也显得破破烂烂,肤色黎黑,面带菜色,居然是位王侯。

“就凭这些人,你们到不了江东。”

马维悄悄使眼色,徐础却不肯改口。

宁暴儿扫视自己的部下,“不怕,走着走着人就会多起来。走吧,你带我们去孟津口小城。”

“去那里做甚?”马维更加紧张。

“我问过了,你叫楼础,大将军之子,果真参与刺驾。”宁暴儿目光落在徐础身上。

“我已脱离楼氏,改从母姓,叫徐础。”

“嘿,随谁的姓我不管……”

“他母亲乃是从前的吴国公主,对你们没有一点意义吗?”马维抓住每一根稻草。

“吴国公主”四字的确有些影响,众人切切私语,全都盯着徐础观看,宁暴儿道:“活吴王尚且无用,何况死公主?走吧,咱们去孟津口小城,夺下来之后,或许可以放你们离开。”

“夺城?就这些人?”马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了?就这些人昨晚将官兵杀得一个不剩。”

楼础后退半步,拱手道:“大王既然志在江东,可愿听我一言?”

“大王”这个称呼生效,宁暴儿居然笑了,“你想说什么?”

“我不知大王因何受封,亦不知大王有何妙策,能够直抵江东。我有愚策,愿大王采择……”

“别拽文,大王我听不懂。”

周围人都笑,马维则是一脸惊惑。

徐础不为所动,继续正色道:“沿河上行,潼关附近十万河工造反,声势浩大,无人统领,与关中降世王名为呼应,实为官军阻隔。大王若有雄心壮志,莫若直趋潼关,以降世王之名笼络反军豪杰。河工多为江东人,思乡心切,必愿随大王东下,借此十万之众攻城掠地,谁敢不从?何必赖二十人之勇夺一小城?”

十万之数是徐础随口编出来的,整个策略却是心中实话。

马维明白过来,也开口道:“河工初反,群龙无首,以大王威名,必得推崇,再等些天,反军推选出统领,即便降世王亲至,也未必能夺其位。”

不只是宁暴儿,连他身边众人也有些心动。

“真有河工造反吗?”

“十万大军……听上去可挺不错。”

宁暴儿打量两人,“降世王身边有军师,我也可以有,你们两个,给我当军师吧。”

宁暴儿从怀里取出几本书,扔给徐础。